人民网>>时政>>时政专题>>【2007专题】中国共产党85年>>党在我心中>>我身边的共产党员

大山深处护林人
――追记重庆市优秀护林员、垫江县宝鼎林场护林员赵均华
人民网网友:徐小红
  2006年07月10日00:4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二十年,默默坚守大山深处,春夏秋冬寒来暑往,经常每天巡山五六十里,只有孤独与寂寞为伴;二十年,吃不完的苦,走不完的路,换来满山的青葱,再苦再累也值得。

  ……

  带着对大山的眷恋,对那片绿色的深情,2005年,年仅42岁的他走了,走在泪雨纷飞的清明时节。

  他就是共产党员、重庆市优秀护林员、垫江县宝鼎林场护林员赵均华。

  吃了这碗饭,就要站好岗

  ――“护林员的责任就是要看好管好林子,看管不好林子,就愧当护林员。”

  宝鼎林场位于大巴山的支脉东山,在垫江、梁平、忠县三县交界处,绵延几十公里,面积5万亩,堪称垫江的“肺叶”。

  不通电、不通路、没有电话、与外界隔绝,林区的艰苦没法说。

  1979年底,年仅16岁的赵均华接过父亲的“班”,当起了护林员。从此,林区多了一个少年郎。而他这一干,就是20年。

  荆棘小路,峭壁悬崖;一大早出去,晚上饥肠辘辘回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走在护林路上,伴随他的除了一把弯刀,便是枯燥乏味、清冷孤寂。

  “看管不好林子,就愧当了护林员。”干了20多年护林员的父亲的叮嘱,赵均华铭记在心。

  “天作棚,地作床,鸟木为伴”,常年钻山林,睡土沟,成了家常便饭。走远了,走累了,就在林中土沟里打个盹、睡一觉。饿了,渴了,摘野果充饥,喝山泉水解渴。深山老林里走,易迷路,他还要爬上树四处辨别方向。

  当护林员,除了艰苦,还要面对不法分子的斧头和猎枪。当护林员还可能遭到小偷的报复。一次,林场一名护林员被小偷报复,遭到捆绑毒打,让人胆战心惊。而这并没有让赵均华退却。

  为防小偷深更半夜偷树,赵均华时常在夜里巡林。1997年腊月三十,合家团圆时,赵均华却和同伴在巡山守路口。凌晨四点多钟,天上下着雨,一身湿气、冷得哆哆嗦嗦的他敲开了山下一户居民的家门,请求烤火取暖。这户居民十分惊讶:“大年三十还在巡山?傻不傻?”身子刚暖和一点,赵均华又起身出发了。

  “经常半夜醒来,不见人影,他已带领工友外出巡山。”同为护林员的妻子曾宪英回忆起往事,已是泪花点点。

  茫茫大山,如果发生火灾,根本没有办法扑救,为此赵均华巡山格外小心。

  1993年3月,一过路群众乱扔烟头,致使山林着火。赵均华“命令”妻子赶快下山报信,自己孤身一人留在山上扑火。当山下群众赶到时,山火扑灭了,赵均华却精疲力尽,瘫倒在地,眉毛头发烧焦了,衣服裤子烧烂了,身上手上满是血泡和血痕。为了防止死灰复燃,赵均华不顾疲劳,忍着伤痛与大家一起熬更守夜。“林场比他的命还贵。”同事们说。

  虫害太猖獗,不灭不下山

  ――“生产白僵菌的6年中,没有回家过一个春节,没有请过一天假。”

  马尾松毛虫害猖獗,宝鼎林场成了重灾区,戴上了“虫窝子”的帽子。然而林场职工工资都发不起,哪有钱来购买杀虫药。“看到害虫树上乱爬,心里有一种揪心的痛。”赵均华心里暗下决心,“不消灭虫害绝不下山。”

  防治松毛虫的药物是生物制剂白僵菌。赵均华主动找到林场领导,提出自己来生产白僵菌。一无厂房,二无技术,谈何容易?软磨硬泡,他的"固执"让林场领导感动了,他被委以“厂长”的重任。

  没有厂房,他和几个工人一道在大竹林工区修建几间低矮的土墙房作厂房。烘房、土灶、锅炉、铲子,这所谓的厂其实就是简单的作坊,生产条件和设施设备极为简陋。

  没有技术,他白天忙着修建厂房,累得身体快要散架了,咬咬牙挺住,晚上在灯下学习生产技术。遇有弄不懂的,还要向别人请教。

  提取菌种需要僵虫,他漫山遍野寻找,时常被松毛虫刺个红肿,刺痛钻心。他还只身一人远赴涪陵的深山老林寻找僵虫。

  几十个生产环节,一个环节出问题,就会造成所有产品不达标。他常常半夜醒来,翻身起床跑到生产车间察看,生怕有所闪失。

  二级菌种培养,每隔20分钟,要手摇5分钟,持续3天。他每天忙碌16个小时以上,有时一天只吃一顿饭,吃饭时连拿筷子都拿不稳,一个壮小伙瘦得变了形。

  生产白僵菌要用到福尔马林、硫磺、高锰酸钾等药物,硫磺熏蒸消毒,满屋子的辛辣味,进去一会人就受不了,咳个不停。赵均华唯一的防护措施就是一个口罩、一双手套。

  三级生产时,培养的菌种与高温蒸煮杀菌后的麦麸混合均匀,粉尘弥漫。人一进车间,全身上下像刷了一层石灰,眉毛、鼻子都变白了,痰里全是灰尘,难受得很。从第二年开始,他患上了严重的鼻炎,后来发展成了致命的鼻癌。

  在白僵菌厂,赵均华一干就是6年。6年中,他没有回家过一个春节,没有请过一天假。为了搞好生产,他动员妻子将未满周岁的孩子送到娘家。

  每年生产白僵菌所需的30吨煤炭、20吨麦麸都是他和工友们从5公里外挑上山的,15000斤柴草也是他从山上割来的。6年中,每年为林场生产白僵菌20吨,6年共为林场节约资金18万元。

  土法生产出来的白僵菌质量效果比正规厂家生产的还要好,害虫遇到了“克星”,宝鼎林场摘掉了“虫窝子”的帽子。

  阵地是大山,大山就是家

  ――“把家安在山上,把心用在林区,林业工人的阵地就是大山。”

  1984年,赵均华和同场护林员曾宪英走到了一起,从此大山深处有了一对夫妻护林员。把家安在山上,大山就是他们的家。

  赵均华每次下山回到城里的家,住一晚,第二天又急匆匆地赶回山上。女儿小的时候,一年很少和爸爸见上几面,父女见面,女儿觉得爸爸陌生,看到都怕,竟不愿喊爸爸。赵均华既心疼又内疚:“怎么连爸爸都不喊?”在女儿的记忆中,只有在上高中时,爸爸开了一次家长会。去年高中毕业的女儿说,从小到大爸爸没有给她过一个生日。

  洪家沟工区是宝鼎林场最艰苦的一个工区,面积5600多亩,海拔900多米,方圆5公里无人烟,不通电,不通电话,点的是煤油灯,住的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简易木板房屋,从这里下山上山要花上一天时间。1992年,赵均华和妻子来到这里当护林员。赵均华先后担任核算员、工区主任。工区只有几个人,巡山、守林、杀虫,赵均华什么活都要干。赵均华和妻子在洪家沟呆了9年,洪家沟工区没有发生过一次山火。

  山高坡陡路难行。爬到山顶的工区驻地,必经“九道拐”。“九道拐,拐连拐”,悬崖峭壁,爬上去得几个钟头。上山难,下山也难,要梭“梭梭板”。

  寒来暑往春去秋来,风里来雨里去,每天巡山五六十里,在洪家沟工区的9年中,赵均华从未间断过。1992年以来,他和妻子每年至少有300天住在山上。女儿说,自上初中后,每年春节一家三口人都是在山上度过的。

  1995年底赵均华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走在护林路上,他倍感党员身份的神圣,“护林是自己的职责,要对得起这份工资。”

  “工资得的少,工作却不少。”从1982年起,林场职工工资一直没有发齐过。林场职工一个月只有几十块钱的工资,哪能养家糊口,生活陷入贫困。一些工人不愿干了,打起退堂鼓,赵均华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向工人们说,林业工人的阵地就是大山,越是艰苦的时候,越不能当逃兵。

  赵均华带领工人搞种养业,生产自救。他利用林间空地种了苞谷、麦子、蔬菜,并养猪、养鸡、养鸭、养鹅。他还学习养羊技术, 笔记记了几大本,自己养羊六七十只, 成为小有名气的养羊能手。在他的带动下,全场职工养羊几百只,其中林场工人王世华就养羊100只。他还有“羊医生”的美名,林场工人和当地村民请他给羊子看病,他总是随喊随到。

  患病不下山,难舍大山情

  ――“病情好转,再到山上去看看林子,搞搞养殖业。”

  1994年,赵均华患上了十二指肠溃疡,当时正是大忙季节,他坚持不下山,到附近的合作医疗站简单治疗了事。一个星期后,病情急剧恶化,同事把他抬下山,送到县医院治疗。待病情一好转,他又迫不及待提前出院,赶回山上。

  接触有毒物质,长期超负荷劳作,赵均华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1999年3月,赵均华出现眼花、头晕、呕吐,有时连路面都看不清楚。但他认为这只是潮湿环境造成的鼻炎、感冒。他每次下山,都要带回一大包药,吃感冒药大把往嘴里塞。林木抚育间伐,赵均华一天不拉下。当林场领导和职工希望他下山检查身体时,他说:“等抚育结束后再说吧。”

  2001年6月的一个深夜,同事汤承舜巡山归来发现赵均华独自一人在家,正发高烧,视力模糊,无力说话。汤承舜连背带扶把他送下山。医院诊断结果是鼻癌晚期,癌细胞已扩散到大脑。

  得知患了癌症,赵均华却异常的平静,他不想给家人添更多的痛苦,他甚至没将病情告诉女儿,使女儿一直蒙在鼓里。他难以割舍对林场的情和爱,病情稍有稳定,便主动找林场领导和职工,探讨林场解困的办法和路子。他说:“病情好转,再到山上去,看看林子,搞搞养殖业。”

  2004年,赵均华的病情更重了,右眼失明,左眼视力模糊,说话都吃力,经常流鼻血,疼痛难忍。去年3月下旬住院半个月,竟成了最后一次。

  4年治病期间,赵均华用去医疗费10多万元,负债8万多元,但却没欠单位一分钱。他告诫家人:“单位有困难,不要开口和伸手。”

  赵均华在县城的家,最奢侈的东西是一台旧彩电,再也找不出什么值钱的东西了。当记者索要赵均华的照片时,其妻子及女儿竟找不到一张单人照和全家福。妻子动情地说:“因为工作在大山,均华很少照相。”母女东找西找才找到的三张照片,一张是赵均华十几岁时的照片,一张是办理执法证照的照片,另一张是他和妻子到涪陵学习时的夫妻合影。提及照相的事,女儿痛心地说:“去年春节提议照个全家福,开始爸爸还同意,可后来爸爸不愿照了,他是怕浪费钱。”没有一张全家福竟成了一家人心中永远的遗憾。

  茫茫东山,林木苍翠,“绿色卫士”赵均华曾经走过的护林路上,盛开着不知名的野花。风过处松涛阵阵,花儿留香。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王苗苗)
相关专题
· 【2007专题】中国共产党85年
相关新闻:
· 老爸的“党员梦” 2006-07-06 01:30:28.755233
· 六旬“新”党员撑起山顶私立小学11年 2006-07-05 08:03:48.8427
· 干革命的母亲 2006-07-03 08:10:02.852156
· 共产党员怎么能被困难吓倒! 2006-06-29 08:52:36.362031
· 党恩:一辈子不了情 2006-07-04 07:31:19.247972
· 重温入党誓词:党员心中要有党 2006-07-02 05:01:35.258964
· 一个离休老干部的情怀 2006-07-01 08:25:11.596438
· 我人生旅途的指路明灯 2006-06-30 08:44:43.200522
· 做人民的铺路石——一位普通村支书的情怀 2006-07-07 01:11:16.892966
· 一名深山党员与七里公路 2006-06-28 08:27:46.099333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