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时政>>时政专题>>中国共产党85年>>党员风采>>党史人物

黄静源 敢为工人争利益
  2004年06月04日13:10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黄静源

  黄静源,又名家祝,乳名古生,别号执谦,1900年6月13日生于湖南省郴州(今郴县)良田工渡水的一户农家。黄静源6岁入私塾,后考入郴州天府中学。他读书用功,成绩优异,书法出众,笛子也吹得好。

  1918年春,黄静源初中尚未毕业,就到衡阳考入湖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不久,他结识了比他高一年级的同学蒋先云。这年秋,黄静源加入了蒋先云等发起组织的学友互助会。会员经常在三师前面的沙滩集会,一起抨击时政,议论革新。如果有人来了,他们就下河游泳或躺在沙滩上日光浴。久而久之,他们把这种集会称为“沙子会”。

  1919年夏,当五四运动的消息传到衡阳时,黄静源十分激动。他在教室挥笔疾书“坚决反对卖国的二十一条”、“同胞协力,誓死争回青岛”、“背城一战,力挽青岛”、“头可断、血可流,青岛不可丢”等十张标语,落款都工工整整写上“黄静源”三字。他还刻印了罢课宣言、学联周报,并带领一队学生,到农村演出《哀台湾》等时事新剧,发表演说,痛斥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军阀政府的卖国罪行。在开展爱国学生运动中,由于他表现出色,得到各校学生的支持和信任,并先后选他为湖南学生联合会的文牍干事、总干事。

  1920年8月,毛泽东等人在长沙创办文化书社后,黄静源和蒋先云、贺恕、屈子健等人立即在衡阳三师筹建文化书社书报贩卖部。他还联络郴州旅衡的进步学生,以“游学”等方法,分别到耒阳、郴县、常宁、桂阳、宜章、临武等县推销文化书社出售的《共产党宣言》、《阶级斗争》、《新青年》、《湖南学生联合会周刊》等书刊,促进了新思潮在湖南各县的传播。

  同年冬天,黄静源和蒋先云来到长沙,经毛泽东、何叔衡的介绍,他们俩人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回到衡阳后,他又在国文教员恽代英、陈书农的指导下,于1921年春,与蒋先云一起组织了进步团体“心社”。他还热心参加社会活动,编辑《明星》、《先锋》和《三师周刊》等刊物。就在这一年秋,当毛泽东在夏明翰的陪同下,来到衡阳了解青年运动情况时,他和蒋先云等经毛泽东的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2年春,蒋先云等受中共湘区委员会的派遣,分赴长沙、安源等地从事工人运动,黄静源则负责三师学生中的党团工作。4月29日,当毛泽东又一次来到衡阳时,他请毛泽东给各校教师、学生和青年讲解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史和当前社会问题。他将毛泽东写在黑板上的要点和讲解的内容,一一记在笔记本上,反复领会。按照毛泽东的意见,他将“心社”成员“悉数转为社会主义青年团员”。

  1923年4月,三师爆发了一次反压迫、要民主,驱逐反动校长的学潮。为推动这次学潮的发展,黄静源起草了《湖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革新校务宣言》,控诉反动当局政治腐败,压制民主,克扣学生伙食,大批开除学生等罪行。他还与一些同学奔赴长沙,与省学联取得联系,通电全省中等以上学校于6月1日举行总罢课一天,以声援三师学生的正义斗争。后来在舆论的压力下,省长赵恒惕不得不撤换三师校长,并答应被开除的53名学生分别复学或转到第一师范学校继续读书。

  这年下半年,黄静源没有继续求学,他应长沙稻田女子师范学校校长徐特立的邀请,到该校任教。他先后教过国文、英文、历史、体育、社会学等课程。

  1924年春,黄静源被中共湘区委员会派去安源路矿从事工人运动,主办安源工人子弟学校第七校,并兼任俱乐部株洲办事处主任。这时,工人运动暂时转入低潮,反动势力猖獗,而有的俱乐部成员和工友对前途丧失信心。为了改变这一情况,他到职以后,在路矿工人俱乐部总部的支持下,挑选了一批有能力和办事公道的工友充任交际委员、讲演委员、纠察委员,恢复了俱乐部的各种活动。

  为了办好公共福利事业,黄静源常常提倡勤俭办一切事业的作风。他劝职员资助失业工人;发动俱乐部成员拾捡木头、木屑、煤焦,作煮饭烤火之用,减轻农民负担。他常告诫工友,如果“我们希望军阀和帝国主义替我们国民谋利益,是如祈祷上帝一样无效。我们的痛苦,要靠我们自己去解脱。我们的幸福,也要靠我们自己去图谋,用奋斗争来的平等、自由和幸福,才是真正的平等、自由和幸福”。

  1925年初,黄静源当选为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副主任,并主持安源工人子弟学校第七校工作。白天,他安排校务,组织教学,进行家庭访问,为工人子弟解决各种困难;晚上到俱乐部处理日常事务,或者到工人夜校讲课。他讲课时,常常先提些问题,让大家回答。然后结合实际讲清道理。如讲“劳工神圣”的道理他就先提问:“房屋是谁人盖的?”“田地是谁人种的?”“铁路是谁人建的?”“火车是谁人开的?”等大家有了答案后,就容易听懂劳动创造世界的真理,认识到劳工是“神圣”的,应该享有自己做人的生活权利。他还为俱乐部写了《安源工人俱乐部之歌》的歌词,歌中唱道:“创造世界一切的,惟我劳工;被人侮辱压迫的,惟我劳工。世界兮,我们当创造;压迫兮,我们须解除;造世界兮,除压迫,团结我劳工。”

  1924年7月以后,安源路矿当局拖欠工人的工资达3个月之久,年底又以亏本为借口,取消工人年终双薪。为此,1925年1月15日,安源路矿工人在中共安源地委和刘少奇的领导下,举行了第二次大罢工。他们发出罢工宣言,要求照发年终双薪,限期发清欠饷,并包围了矿局,把矿长、处长等人围困在总公事房里达两天两夜,迫使矿局请求安源镇守使李鸿程出面与俱乐部负责人进行谈判。黄静源决定由自己带两个工人前去,并对劝阻他的工友们说:“不要紧,咱们有理在手,怕什么!”

  工人们不放心,他们在安源至萍乡的路上,每隔半里设个岗哨,如果镇守使对黄静源下毒手,岗哨将消息迅速传回来,他们就要把矿长处死,把矿井炸掉。

  当黄静源带领两位工人走进了戒备森严的镇守使衙门。他神色自若,坐在大厅里,面对李鸿程大声责令立即停止罢工的威吓,冷冷地说:

  “那就请李镇守使自己出马吧!”接着,他义正词严地指出,“安源万余工人,日夜辛苦地做工,所得工饷已经很少,按月发给,供养家眷还远远不够。可是,资方自去年7月以来,未发欠饷半文。工人痛苦,实不堪言。万余工众,饥寒交迫。工人愤激难抑,不奋起罢工,还有何法?”

  李鸿程无言以对,只好派副使前往安源,要资方发给欠饷。这次罢工终于取得了胜利。

  1925年五卅惨案以后,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在黄静源等领导下,又掀起声势浩大的声援斗争,他们成立了“青沪惨案雪耻会”。后来又组织“湖南全省五·七国耻纪念宣传大会”,与安源理发工会、缝纫工会及安源市民举行了数千人的游行示威。安源工人前两次罢工的胜利与这次五卅运动中所表现的激烈行动,引起了帝国主义、军阀和资本家的恐惧。8月,汉冶萍公司总经理盛恩颐在日本顾问的策动下,打着“携款清偿旧债,发清工人欠饷”的招牌,由上海来到萍乡,阴谋对安源路矿工人进行大规模的镇压和屠杀。

  盛恩颐到安源后,接到了江西军阀方本仁的密令,要盛恩颐“领派军队封闭俱乐部,拘拿首要,如敢抵抗,准予枪杀毋论”。盛恩颐随即秘密派出矿警,伙同镇守使署的军队突然戒严,封闭了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

  9月21日凌晨2时许,黄静源在工人俱乐部与干部和积极分子刚开完会,电灯突然熄灭,狗叫声由远而近。他向窗外一望,发现全矿区的灯也全熄了,俱乐部周围晃动着黑影。一会儿,大门口传来“砰砰”的砸门声,俱乐部被敌人包围了。

  他当机立断,要大家赶快从后面的水沟里撤出去,自己留下来应付一切事变。大家都不肯走,他恳切地对大家说:

  “我不能走。在这样的时候,我更不能走。我是俱乐部的负责人,敌人没有抓到我,会更疯狂地屠杀工人,我不能让工人受更大的损失。留下来是我的责任,你们快走吧!”

  当他看到大家谁也不愿意先离开,仍然执意地催自己走时,他只得紧握着同志们的手,沉着而激动地下达最后的命令:

  “同志们,现在是千钧一发的时候了,我以党组织和俱乐部负责人的身份,命令你们马上离开这里,快,从后面的水沟里撤出去。”

  工人们一个个含泪离去。他掩盖了同志们走过的脚印,烧毁了秘密文件,然后大步向二楼平台走去,以转移敌人的视线。这时,凶恶的敌人已经砸开大门,冲了进来,黄静源被捕了。

  住在餐宿处的四五千工人从睡梦中惊醒,听说黄静源被抓走,俱乐部被封闭,个个义愤填膺,振臂而起。他们从层层的武装包围中冲出来,喊着“保卫俱乐部”,“抢救黄副主任”的口号,直奔俱乐部。凶恶的敌人对着赤手空拳的工人群众开枪扫射,当场打死打伤段志华、李福成等多人。正在井下工作的工人闻讯后,愤怒地举起岩尖、斧头、铁棒,冲出井口,与反动军警展开搏斗,并将20几个监工和工头囚禁窿中,作为抵押,要求释放黄静源。

  疯狂的敌人,架起机枪,对出井的工人进行扫射,几十位工人又倒在血泊之中……

  黄静源被押到萍乡镇守使署,镇守使李鸿程对他软硬兼施,妄图从他身上找出安源地区党组织的线索,将共产党一网打尽。他宁死不屈,巍然屹立,严词驳斥敌人对工人运动的诬蔑。当他听到李鸿程说他“组织乱党”时,立即驳斥道:

  “我黄静源身为俱乐部的负责人,俱乐部为安源12000多名工人的谋利造福,这是光明正大之事业,何谓乱党,哪里有违法?”

  李鸿程说:“什么?你们办工会,挂赤色俄国列宁的像,不是组织乱党活动……只要你今后不再跟工人一起捣乱,我就可以立即放你。”

  他理直气壮地回答说:“办工会,是为了工人的利益。咱们工人阶级组织起来,反对帝国主义、军阀和官僚资本家的压迫,是应该的,是必要的。正因为工人兄弟被你们这般东西剥削得一无所有,所以他们才穷。我黄静源是穷人的兄弟,今天脱了牢笼,明天又要去搞工人运动。就是你们把我杀了,也还有人要搞,你们阻止不了!”

  经过20余天对黄静源的严刑拷打,反动当局仍然一无所得,便以“传播赤化,扰害治安”的罪名对他下毒手了。10月16日下午,黄静源被反动军警从萍乡押到安源山下路矿工人俱乐部门前大操坪,沿路群众见他满身是血,无不悲愤流泪,纷纷涌到俱乐部的操坪周围。黄静源站在大操坪中一个土堆高处,环视四周的工人兄弟和父老乡亲,用铿锵有力的声音说:

  “工友们!不要难过,不要流泪,革命总是要流血的。杀了一个黄静源,还有千万个黄静源!”接着,他面向刽子手的枪口,大声质问监斩官:“我犯何罪?”监斩官用枪指着黄静源吼叫:“死到临头,你还搞赤色宣传,你还要喊打倒帝国主义吗?”

  黄静源大声高呼:“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恢复俱乐部!”“中国共产党万岁!”“工人阶级万岁!”

  刽子手们从未见过像他这样镇定自若、气吞山河的“犯人”,也十分害怕越来越激发周围工人群众的愤怒情绪,于是在一片慌乱中急忙开枪。第一枪没有打中,黄静源的口号越喊越响亮,监斩官下令放排枪,黄静源才饮弹倒地,壮烈牺牲,时年25岁。

  黄静源壮烈牺牲后,敌人将他的遗体钉挂在墙壁上,扬言要暴尸三天,不准收殓安葬。但工人们不顾敌人的威吓,当天夜里就用“鬼叫”等巧妙方法,冒死将烈士的遗体抢了出来,用大衣裹着,用竹轿子连夜抬行了80多里,到达醴陵八里坳时,才用棺木正式殡殓,并为烈士遗体照了相。

  烈士的灵柩运到醴陵车站,醴陵县各界人士不约而同地前来向烈士致哀。长沙各进步团体派出代表组织迎柩团,于10月19日偕同烈士的亲属,前往醴陵迎接灵柩。由醴陵至株洲沿途各站的群众,都鸣锣放炮,向烈士致敬。当灵车到达株洲时,各界群众1000多人等候在车站迎接,并备牲礼祭奠。灵柩运到长沙时,到车站去迎接的工、农、学各界及市民有两万多人。接着,有中共湖南区委领导人李维汉、易礼容、夏曦等和1000多名革命群众参加的抬棺游行。26日,长沙各界群众数千人,由省总工会委员长郭亮率领,在教育会坪召开了追悼黄静源烈士的大会。会后,各界群众再次举行盛大的追悼示威游行。

  1926年12月,中共湖南区执行委员会,为湖南人民公葬黄静源等四烈士发布了追悼宣言。湖南全省第一次工农代表大会决议,将黄静源等四烈士公葬于岳麓山。

(责任编辑:李镭)
相关专题
· 中国共产党85年
请注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精彩推荐:
卡斯特罗月薪几十块
卡斯特罗月薪几十块
目击:解救被劫女子
目击:解救被劫女子
丝绸之路模特大赛
丝绸之路模特大赛
罕见的两虎争斗场面
罕见的两虎争斗场面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