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高层亲密“触网” 地方领导心牵“网事”

    2008年6月20日,在人民日报社创刊60周年之际,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来到人民网强国论坛与网民在线交流。胡锦涛说,强调以人为本、执政为民,因此想问题、作决策、办事情都需要广泛听取群众意见,通过互联网了解民情、汇聚民治,也是一个重要渠道。
    “这不仅是对网络民意的肯定,更体现以人为本执政理念的自信与勇气。”人民日报发表的题为《当总书记也成为网友》的评论指出,只有20年历史的互联网,给传统中国人带来的,除了生活方式的变革,更有执政理念的更新。网络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生活的有机组成部分,成了具有广泛代表性的民意聚集地。
    胡总书记亲自“触网”,对于推进中国网络问政的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重视网络表达、倾听网民心声,正是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的“保障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的进一步落实。互联网以其开放、平等、迅捷的特性,日益成为公众参政议政的新渠道。【详细】

2008年6月2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在人民日报社主办的人民网“强国论坛”工作平台,通过视频直播同广大网民在线交流。

地方创新探索不停步 微博涌现名人迭出

    曾以电视直播的形式检验政府整改践诺情况而引发强烈关注的武汉市,今年5月又举行了国内首个网络问政会,市城管局、市城建委、市房管局负责人齐聚现场接受众网民质询。仅第一场主题为“违章建设与保障房质量”的问政会,就吸引来20余万网友点击,留言也超过了8000条。
    有勇气直面网民疑问的并非只有武汉市的官员。2008年10月11日,中共睢宁县委召开第十四次常委扩大会议,并首次由网络直播会议全程。县委书记和县长在摄像机面前,当场回答了网贴和电话提出的问题,这一切都被记录在“今日睢宁”网的直播页面上。
    现在,“有问题上网”成为江苏睢宁县很多市民解决身边困难的选择。据统计,睢宁县的网络论坛仅在西祠胡同就有80多个。积极推进网络问政发展的原睢宁县委书记、现苏州市纪委书记王天琦认为,网络不是洪水猛兽,官员要学会从虚拟社会中寻求问题的现实解决。【详细】

广东河源市在2009年、2010年分别凭借“公仆信箱”和“公仆微博”入选“广东网络问政十大经典案例”。

网民从围观走向参与 网络监督受肯定

    2003年3月,一个大学毕业生的意外身亡成为互联网上仅次于非典报道的热门新闻。在广州街头闲逛的湖北青年孙志刚,因未随身携带暂住证被警方带去盘查,朋友几次保人未果,数天后因所谓突发“心脏病”而猝死在收容站内。
    事件经披露后,网上迅速掀起议论热潮。网民剖析事件细节,质疑孙志刚死因,并直指收容遣送制度的不合理性。最后,在媒体、学者和网民的共同努力下,事件真相得以查明,乔燕琴等责任人被处以重刑,《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也在不久后被废止。该事件成为网络问政方兴未艾之际最具代表性的案例。
    此后,2005年佘祥林杀妻冤案、2009年“邓玉娇刺官案”、农民工“开胸验肺”等一系列公共事件的调查过程中,网民对新闻的快速传播、及时跟踪和热烈讨论,极大地推动了有关部门的调查效率,并最终改变了事件主人公的命运。【详细】

在23.7万条网民意见影响下,个人所得税法起征点终于由3000元调至3500元。

专家谈“网络问政”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

    在互联网时代,网络问政正在逐步变为各级党政机构和政府治国理政的一种常态,也成为政府获取民意,问计于民、问需于民、问政于民最有效的途径和手段。如何使网络问政规范化、制度化,使之不是一种随意的行为,而变成一种切实可行的制度?按照笔者看法,在把网络问政制度化方面,我们至少需要从三个方面努力: 首先,要切实解决党政机构和官员对互联网本身的认识,消除一些不必要的偏见和误解。 其次,要把需要进行网络问政的议题、形式、时间等,通过制度化的形式确定下来。 第三,要通过网络问政这样的形式,培植和引导网络舆论的健康发展,并及时向社会反馈政府改进、吸纳的情况。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

海南大学传播学研究中心主任毕研韬

    在“微博时代”的背景下,微力量的崛起一个重要表达就是网络问政。一是政府部门应高度重视微博的作用,主动征求网民意见,推动科学决策,受理网民诉求,并及时在网上公布处理结果;二是加强微博的组织建设,建立专门的经营团队,并给予一定的权限,特别是在请示与授权之间取得平衡,对涉及本部门的重大突发公共事件,第一时间在网上发布权威信息;三是讲究运营策略,如吸引专家等第三方力量进来互动,在语言上要亲民,不要用办党报的心理去开微博,过多使用官方语言,不要板着脸太严肃,少用感叹号,少用语气太长的语言。

海南大学传播学研究中心主任毕研韬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单光鼐

    从上世纪80年代的省市长热线,到今天的党政机构和官员微博,是一个历史的进步。热线电话是点对点,而微博是点对面,更重要的是,微博是一种平等而迅捷的沟通,需要领导干部更新话语体系,学会与人民群众用生活化、口语化的语言沟通。党政机构和官员微博是密切党群关系、干群关系的新方式。微博交流力戒空话套话,应该从家长里短、人情事理入手,体察老百姓的疾苦冷暖,对网友的批评要有宽容的心态。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单光鼐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建顺

    网络问政是一种很重要的沟通渠道。作为官员也好,作为一般民众也好,都需要彼此互相沟通。因此,网络问政的意义很深远。具体来说,网络作为渠道的重要性主要在于其便捷经济,在一定程度上还具有表达的自由性,让人们能及时充分乃至深思熟虑地反映相关问题。网络极大地提高了公民参政议政的热情,促进了行政行为的民主科学。从另一方面来讲,网络问政对于政府的施政行为也带来了很大的便捷。”杨建顺说,政府官员网络问政渐成趋势,体现了一种观念的更新,说明多种决策手段正在逐步运用到政府的施政方针中来。如果政府官员能够充分利用网络手段的话,那么意义是非常重大,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建顺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

    从短期来看,对网络民意表达的“制度性回应”是一个必须给予高度重视的问题,应当加强对民意的吸纳、回馈、说理制度。“缺乏这些制度和机制,问政就会成为长官意志的点缀,爱听的听,不爱听的可以听而不闻,网络的参与和表达,都将陷入浅表化、符号化。从长远看,网络问政的有效推进,关键依赖于所有参与者真诚沟通的心理和行动。网络问政的参与者(包括政府和民众)表达要超越情绪化,在网络上形成理性的争辩和讨论。网络参与有时类似于“化妆舞会”,从参与角度而言,参与者身份明确化是有益的。但网络参与者不愿“实名”表达,可能存在一系列对参与权法律保障的不信任。因此,需要强化对这方面的法律保障。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