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首义,一夜之间清朝黄龙旗不见了--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武昌首义,一夜之间清朝黄龙旗不见了

2011年09月22日09:35    来源:《扬子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熊辉讲述父亲熊秉坤当年亲历的武昌首义。 谷岳飞 摄
熊辉讲述父亲熊秉坤当年亲历的武昌首义。 谷岳飞 摄
  武昌起义实因一场意外而“引爆”,记者武汉采访起义功臣熊秉坤后人

  100年前的10月11日,武汉汉口江边,一个叫鲍布的美国人紧盯着长江对岸的武昌城,年轻人脸上像醉酒一般兴奋。

  在写给美国母亲的家书中,鲍布还是难掩激动之情:“我从来没有想到会看见一场革命,但是现在我正在目睹一场真正的革命。”

  鲍布所指的便是辛亥革命,当时他在汉口一家外国商行任职。直觉告诉他,他正在见证一起大事件的发生。鲍布所言非虚,这场由中国年轻人发起的暴力革命,一夜之间改变中国。

  [1911年10月10日傍晚] 烦躁不安的武昌城

  百年前的鲍布站的位置,如今已是美丽的江滩。置身于此,往对岸望去,武昌城里塔吊林立,一片欣欣向荣之景。

  但是,1919年10月10日的武昌城却是另外一幅光景。当日傍晚,武昌城内,街上人影稀疏,间或有武装巡警经过,街旁的草舍木房,大多房门紧闭。房间之内,百姓多半也是神情严肃,在悄悄议论着前一天发生在汉口的“大新闻”。

  10月9日,在汉口俄租界,革命党人孙武制造炸弹时不慎发生意外,爆炸引来了巡捕,起义机密随之暴露,清廷抄走了革命党人名册,开始在武汉全城大肆搜捕。

  起义已如箭在弦,临时总指挥蒋翊武当日下午发出命令,约定午夜12点、以南湖炮队的炮声为号,各处同志们同时举义。

  隐身在湖北新军中的革命者们,个个磨刀擦枪准备大干一场。当时,湖北新军有16000多人,该军由晚清重臣张之洞一手创建,战斗力仅次于被称为中央军的北洋六镇。

  随着革命党人8年多的渗透,武昌起义前夕,湖北新军中支持、同情革命的已占绝大多数,真正效忠清廷的只有1/3。

  新军成为革命军的主力,这也是武昌首义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的主因。此前,孙中山等革命党人在南方发动了10多次武装起义,其中以黄花岗起义为代表,但均告失败,皆因主力还是留学生和会党,起义者和当地社会关联不大。

  然而,被派去南湖炮营的同志由于遭遇巡警盘查,并未如期将命令送达。是夜,在新军军营里,那些热血的年轻人没有听到南湖的炮声,反倒是一个个不好的消息传来。

  先是起义的临时总指挥部被端,接着是骨干刘复基、彭楚藩、杨宏胜等被捕。10日凌晨,三人被杀害于湖广督署东辕门外,史称“彭刘杨三烈士”。

  彭刘杨三人的头颅被拍成照片,随着告示广贴于武昌城内。随着武昌城门的关闭,一股肃杀气氛开始在城内弥漫。全城百姓人心惶惶,传言清廷要对革命党人大开杀戒。

  惴惴不安中,武昌城渐被黑暗笼罩。

  [1911年10月10日晚] 意外引爆的“第一枪”

  今年80多岁的熊辉是辛亥革命党人后裔,9月的一天,在武昌首义路旁,这位老人向记者描述了辛亥革命前夕,这座城市的烦躁与不安。

  百年前,熊辉的父亲熊秉坤便是新军中的一员,驻扎在武昌紫阳路清新军工程八营内。熊辉家有一座其父的雕塑,雕塑上的那个年轻人剪掉了辫子,手握钢枪,双眼怒睁,斗志昂扬。熊秉坤为武汉本地人,思想先进,时为新军工程八营革命党人总代表。

  “气氛极度紧张”,熊秉坤在其生前所著的《前清工兵八营革命实录》中记载:“前晚营中官兵焦急等待城外炮队发炮,以便起事,然始终未闻炮声信号。而清方军官加紧戒备,对士兵控制甚严”,随着天空慢慢转黑,军营之内,人人开始自危。

  “与其待缚,不如奋斗,死里求生,莫若早起义……”当天下午,熊秉坤奔走各营房,通知同志们当晚7时左右一道发难。

  熊秉坤还乘机和第29标蔡济民等人约定,只要工程八营一发难,第29标、第30标等部便立即响应。

  然而还未到约定的时间,意外猝然降临。工程八营二排长陶启胜出现,他带着两名护兵查营,发现士兵金兆龙居然荷枪实弹。陶大吃一惊,按照规定,士兵的子弹应该上交。陶排长下令缴枪。

  金兆龙见状大喊:“众同志再不动手更待何时?”在当时时境之下,此话不无意味。数十年后,在西方世界,类似的一句话被叛逆的年轻人奉为经典,成为流行——“If not us, who? If not now, when?”(若非我等,更待何人?若非此刻,更待何时?)

  金话音未落,同屋士兵程正瀛便用枪托砸向陶头部。陶见大事不好,放下金兆龙转身出逃,程正瀛连忙开枪射击,射中其腰部,陶仓惶逃下楼去,后死于家中。

  此时,营房内已是人声鼎沸,士兵们蜂拥下楼。熊秉坤适时赶到,吹哨集合队伍,对空连放3枪表示发难,后率众直袭楚望台军械库。

  一时间,黑夜中的武昌城内外,枪炮声四起,首义大幕由此揭开。

【1】 【2】 

 
当年的湖广督署,现为辛亥革命纪念馆。
当年的湖广督署,现为辛亥革命纪念馆。
(责任编辑:李婧(实习))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