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试水公务员面试旁听制 有助于打破黑箱操作--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宁波试水公务员面试旁听制 有助于打破黑箱操作

2012年05月11日18:34         手机看新闻

  公务员面试引入市民旁听制度,最大的功效就是有助于打破黑箱操作,使之透明,避免舞弊,做到选拔人才上的公开公平公正

  本刊记者/闵杰(发自浙江宁波)

  考场里人数的众多让陈金杰感到有些意外,尽管早就从报纸上得知今年面试将有市民旁听,但这还是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压力,“第一次面试,原本以为只有两三位考官,没想到有一大排考官,还有一大排旁听员。”

  陈金杰走出宁波公务员面试考场,依然没有卸下紧张。他是中国移动慈溪分公司的一名合同制员工,因为向往稳定的“铁饭碗”,在综合权衡了公务员招考的职位要求和自身条件后,报考了宁波市黄湖监狱的狱警职位。

  4月28日下午,陈金杰和其他24位入围面试的考生一起,被分在了第7组考场,这些考生报考的基本都是狱警或狱医等司法系统的公务员。

  他们几乎清一色的深色西服和领带,精神饱满、动作拘谨、措辞严密。

  感到压力的不仅有考生,对于宁波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陈安平来说,面试是公务员考录所有环节中压力最集中的一环,“无论从考官、考生、社会关注度还是我们行政层面看,公务员面试的重要性、复杂性和敏感性都是不言而喻的”。

  继去年之后,宁波市今年再次实行了公务员面试旁听制度,并通过新闻媒体广泛发布了面试旁听公告。据中共宁波市委组织部干部综合处处长胡虎森介绍,参加这次面试旁听的,不仅有市民在网上自愿报名参加的,还有基层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新闻记者。

  “公务员面试邀请市民参与旁听,虽然还是一个新的探索,但我们希望借此达到两个目的:一是让公务员面试不再神秘,公众可以了解公务员面试的环节和程序;二是公众对公务员考录的各环节进行监督。”宁波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金俊杰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去神秘化

  4月28日中午12点半,已经退休的王义方准时来到宁波市委党校,他是从网上报名的旁听市民中产生的八名最终人选之一。

  王义方曾是宁波一家企业的党委书记,退休后一直保持读报上网的习惯。他曾经几次想报名参加市人大和政协会议的旁听,但一直未能如愿。这次从150余名报名者中被选中,王义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一直想了解公务员面试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刮风下雨也要来。”

  今年,宁波市各级机关公务员招录考试吸引了3.7万名报名者,来角逐1076个职位,报考人数、招录职位数均再创历史新高。近2600名考生进入了面试环节,作为主考点的宁波市委党校,共有585名考生前来面试。

  面试从下午一点半正式开始。考场原本是一个会议室,窗户都被密闭,窗帘也被拉上,对考生可能产生的任何干扰都被屏蔽,整个考场陷入一片寂静。

  为最大限度排除人为因素干扰,每个考生面对的面试题也都相同,考官按照评分表要求进行独立评分,不再追问。1号考生答题完毕后,在一旁就座,考官现场打分,工作人员计算,并继续旁听2号考生的面试,等2号考生回答完毕后,主考官当场宣布1号考生成绩。1号考生从考场离开,同时能得到一张自己的分数单,并以此类推。

  在15分钟的面试时间里,他们要对三个问题发表看法:1.请谈谈对“位”(职位、地位)与“为”(目标、目的)之间关系的理解;2.一个人如何既演好“独角戏”,又唱好“大合唱”;3.有的地方在打造“离群众最近的政府”,对此有何看法,又有何建议?

  在高度紧张的气氛下,大部分考生的回答都显得拘谨和缺乏条理。“深入群众、深入基层”“拓宽问政渠道、加强微博问政”“加强公仆意识、在其位谋其职”等成为出现频率最高的语句。考生回答程式化的痕迹很明显,显然是专门接受了一些培训。

  在7号考场的前13位考生中,最高得分为78.22分,最低分为7号考生的73.12分。因为过于紧张,他刚进门就闹了个“乌龙”,对着考官说,“各位考生,下午好”,惹来旁听人员的一阵窃笑。落座后,他始终低头作答,在长达十余分钟的时间里,没有抬过一次头。

  每一位考生回答结束后,作为旁听人员之一的应以伟都会在心里打一个分数,“最后的得分跟我自己在心里打的分数基本都比较接近,考官还是比较公正的。”

  作为特邀旁听人员之一的浙江医药高等专科学校教务处处长崔山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既然是考试,公务员面试也一定有自己的一套规矩,“相信他们的打分都是有标准和依据的”。

  第七考场的主考、宁波市卫生局副局长金黎萍是第一次担任公务员考试的考官。在长达近五个小时的面试结束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到旁听人员席,和每一位旁听员握手并表示感谢。“这是一个很好的创新,我很欢迎他们,不会感到有任何的压力。”金黎萍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在她看来,作为公务员考官的严肃性体现在,这既关系考生的前途命运,也关系政府的公信力。“考官的素质也很重要,如果考官自身对题目没有准确的认识和把握,打出的分数也势必不准确,对考生就是不公平的。”金黎萍认为,这种公正性还体现在很多细微的方面,比如,考官应该克制自己的情绪表现,“考官皱眉头或者点头,这对考生都是不公正的。要把握好这个度,基本就是普通的眼神交流,既不肯定,也不否定,不给考生这种暗示。”

  细节决定公正

  根据目前的面试旁听规定,旁听人员并无打分的权利,只能“在心里打分”。金俊杰表示,旁听人员表达过参与打分的愿望,但如果对面试打分的原则掌握不好,反而会带来新的不公正性,“他们可以对我们的工作进行评价,但目前还不能对考生进行评价,条件还不成熟。”

  中共宁波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陈安平介绍说,宁波市公开选拔干部已于两年前启用了“大评委制”,基层两代表一委员(基层党代表、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和媒体代表都能参与打分,只是打分权重小一些,“干部选拔和公务员考试不同,涉及的是小干部变大干部,而公务员考试涉及到的是一个人的前途命运”。

  胡虎森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社会各界对公务员考录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在这个领域也不断曝出一些负面消息,因此今年中纪委把公务员考录作为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项工作,“旁听只是我们在推进考录公平、公正、公开方面的其中一项措施。”

  陈安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宁波在公务员考录的制度化建设方面起步较早,涵盖了考官库的建设、选调和培训,全环节的动态信息公开以及全过程的纪律监督。

  所有的制度设计最终需要通过工作细节来坐实公平性和公正性。“对于我们操作部门来说,研究的越具体、越有操作性,才能更体现公平和公正。”金俊杰表示。

  考试时间由前几年的两天改为一天,所有的市区县考试同一天完成,减少时间拖长对考试纪律性的影响。许多考官是提前一两天才得到通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人际关系,执考考场也经过多次抽签产生。每组考官结构由往年用人单位2名考官改为1名考官,减少用人单位可能产生的主观影响。在打分原则上,考官既要掌握原则性,不能随意打出过高分和过低分,又要有灵活性,不能掩盖考生的水平差异。在考试现场,每一位考生从进考场到出考场都有专门的工作人员陪同,杜绝可能存在的舞弊空间。

  第一次参加公务员面试的陈烽对考试的严肃性印象深刻,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想象不出还有什么环节可以存在舞弊的空间,在这种公正性的环境下面试,任何结果我都可以接受。”

  宁波市人社局公务员考录调配处处长丁水德认为,社会对于公务员面试的非议来自过去的不透明,现在要做的就是打破这种神秘性,“就算有亲朋好友甚至领导来找我们,我们也只能把考录的程序和要求解释清楚,相信他们会理解。”

  “我们不能满足于‘不失职’,如果程序不规范,就挡不住利益这道门。这既是上级主管部门的要求,更有来自考生和家长的压力,这是一种倒逼机制。”丁水德说。 ★

(来源:中国新闻网)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