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时政>>时事观察 2007年05月22日09:02

 
  宏观调控,听起来似乎与普通百姓相距甚远,许多人认为那是国家考虑的问题,与己无关,实际上,它距离百姓生活又是如此之近,或间接或直接地影响着每一个人的工作、学习和生活。我国仍处于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中,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还不成熟、不完善,受市场机制及其他因素的影响,经济运行不可避免会出现过热或偏冷趋势,必须通过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来加以调整。 <<<详细

调控重要,但改革更重要
  

我国的宏观调控为什么比较频繁

  改革开放以来的六次紧缩型调控:6次紧缩型的宏观调控,时间段分别是:1979―1981年、1985―1986年、1989―1990年、1993年下半年―1996年、2003年下半年―2004年、2006年至今。  
  第一次的经济过热,起初表现为投资过热和国民经济重大比例关系严重失调,随后财政用于消费的支出大幅增加,形成大量财政赤字,导致国民收入超分配。

  第二次至第四次经济过热,都是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的双膨胀,社会总需求超过总供给。

  第五次宏观调控对于过热的部分行业来说,是及时的调控;而对于整个经济运行的全局来说,则是见势快、动手早、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的主动调整。

  第六次宏观调控主要针对房地产、低层次的产能过剩,包括治理环境污染,另外投资增长过快、信贷投放过大、外贸顺差过大是2006年困扰中国经济较为突出的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李义平教授:我国目前相对频繁地宏观调控,实际上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有着其存在的天然合理性。在一个时期内,我国经济发展过程只能是“走钢丝”,太“热”了,适当地压一压,太“冷”了,适当地促一促,并最终伴随着经济体制的成熟,过渡到一个稳健的发展状态。<<<详细  

  国家行政学院副院长韩康: 在保持经济稳定增长的情况下,需要认真研究如何改变目前增长结构中不合理的东西。在这里,第一需要重视的就是合理调整国民收入的增长结构,这是一个影响全局的问题,宏观调控效率遇到了既定增长结构的刚性制约。<<<详细

中央的调控与地方的“逆向调控”博弈
  

宏观调控更重要的是调整复杂的利益关系

  “什么行业该保什么行业该压”、“哪个地方经济过热,哪个地方经济不热”,都存在很大的争议,各地方都希望“调别人、保自己”,因为各自都站在各自的利益立场上。如讲房地产热,所有的地方都不承认当地的房地产过热或有泡沫,但房地产热或泡沫的区域性很强,发生房地产泡沫的地方经济实力强,而政治上的话语权更强,结果调控找不到目标,即使找到了目标也会受责备,说你“行政干预”,说你“乱调”。这些矛盾或难处在“一刀切”的参数调控下反而不会发生。各种利益冲突使重视短期效应的宏观调控难以应对,并大大地削弱了宏观调控的效果。<<<详细

中央防“大起”,地方“永不落”

  中央提出防止经济由“偏快”向“过热”发展,避免经济出现“大起大落”,地方则解读为主要是避免投资和经济增长的回落,一旦投资增长回落,马上全员“反击”,从而使经济增长持续处于“偏热”状态,使经济结构矛盾继续发展。比如一些地区投资增长一旦开始回落,地方政府马上会采取各种行政、经济等手段加大投资,人为地阻碍经济的合理调整。在这些地方政府的工作中,经济增长只能加速或保持,而不能放慢。“防大起大落”变成了中央防“大起”,地方“永不落”。<<<详细

行政手段对与错
  

现阶段宏观调控中的行政手段有其必要性

  一些主体,例如约束软化的国有企业、地方政府等还不会对经济信号作出灵敏的反应,由于产权方面的原因,他们也没有足够的资格对扩张的消极后果负责。因此必须有行政手段,甚至包括对严重环境污染和资源浪费、房价狂涨的问题实行问责制。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奢谈经济手段,并且从根本上反对行政手段,那实在是不了解中国国情。<<<详细

行政手段不是问题根本,根本在于重点调哪里

  许多人指责宏观调控过多地运用了行政手段,效果自然不好。我以为,这不是问题的根本,根本在于重点调哪里。先知道调哪里,确认哪里出了问题,然后才是考虑怎么调的问题。我认为,造成此轮投资过热的根本原因是长期存在两个“过度增长”问题,即房地产的过度增长和出口过度增长。<<<详细

政府应该冷静观察、谨慎出招

  搞市场经济就应该让市场机制充分发挥作用,经济的冷暖和要素配制的余缺,市场都有自我调节机制。治大国如烹小鲜,政府应该冷静观察、谨慎出招,给市场调节留有充分的余地,千万不要代替市场调控,急急忙忙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详细

中国版宏观调控:效果还不错
  

宏观调控并没有把房价调下来?

在进入到2006年后,政府意识到,房价调控其实仅仅是房地产诸多问题中的一部分,甚至可能不是最重要的部分,相比之下,房地产的公共制度,房地产的发展模式问题可能更需要去清理。于是2006年,中央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历史性的新文件,力图扭转房地产的发展方向,使之从单纯的效率导向转为效率与公平兼顾,从单纯的增长导向转为发展与民生并重,从严重的收入分配不公平的模式转向共享收益的和谐地产,这样的做法本意是好的,也赢得了许多专家学者和民众的叫好。

假设没有宏观调控,中国的房价究竟会涨多高?

  这一点,我们很难估算,但可以对比两个数据。一是上海房价在没有宏观调控前曾经飞涨,二是股票市场没有针对性的宏观调控,因此在2006年的飞涨。根据这两个对比数据,可以相信,如果没有宏观调控,全国的房价有很大的可能都会像暴涨时期的上海或者暴涨的股票那样猛涨,也就是说,会比现在涨得更厉害,更加让人不可接受。而现在,房价虽然还在涨,但价格的上涨已经受到抑制。这就是宏观调控的效果。<<<详细

基层声音

地方政府的苦恼

  地方政府自然是哭声一片。宏观调控来了,地方经济怎么发展?项目停了,影响到其他行业怎么办?于是,一边唱着科学发展观,一边继续要项目。
  在投资体制改革没有完成的情况下,我们的政府始终也是投资主体,所以宏观调控在一定意义上是政府对自己的投资行为进行调控。(周晓)

地方逐利冲动使房价调控难以到位

  房价不断上涨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房地产市场被地方政府当作支柱产业来发展,注定了中央的宏观调控难以奏效。中国的经济并非完全市场经济,政府拥有的资源影响着市场,这种畸形的市场经济转变为权力经济,导致房地产行业成了地方官员追求GDP与创造政绩、开发商寻租获得暴富机会的行业。普通老百姓成为最后的埋单者,地方官员不希望房价下降。(宁波一干部)

切忌用搞运动的方式来进行宏观调控

  在目前这种形势下,宏观调控是必要的,是要经常进行的。政府应该建立科学的宏观经济运行监控体系,加强对经济运行的监管,及时采取恰当的调控措施,使宏观调控常态化,防止经济的大起大落,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切忌用搞运动的方式来进行宏观调控。各类微观主体也要以正常心态对待宏观调控。(陈佳贵)

不怕调控 怕不调控

  宏观经济的强劲增长是引发调控担忧的根源,但同时也是市场实现“无泡沫化上涨”的根本保障。基于对我国所处工业化、城市化初级阶段和国际竞争力的更为深入地分析,我们更倾向于认为,适度的调控不仅无害于经济的较高速度增长,反而是赢得更长时间繁荣的根本保障。一句话,我们不怕因为经济强劲增长带来的调控,怕的是经济增长动力衰减之后的不再调控。(上海一干部)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雷阳)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