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束政府采购:单向度的限价注定是徒劳 --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约束政府采购:单向度的限价注定是徒劳 

2011年11月23日08:44    来源:《检察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近日,国务院法制办就《机关事务管理条例》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条例规定,政府集中采购货物和服务的价格应当低于同类货物和服务的市场平均价格。在满足机关运行基本需求的前提下,应当采购中低档的货物和服务,不得采购奢侈品、购建豪华办公用房或者超范围、超标准采购服务(11月22日《人民日报》)。

  衡量一项规定是否管用,关键看所采取的措施是否有现实的可操作性。虽然对政府采购进行限价的初衷是为了避免“只买贵的,不买对的”的现象,但问题是,作为限价标准的“同类货物和服务的市场平均价格”如何确定?究竟是以所有同类货物或服务的平均价为依据,还是通过抽样统计确定?

  如果是前者,这本身就是一个需要很大成本的事情,而这一成本虽然不一定直接计入采购价格,却会以各种形式计入采购成本。至于说通过抽样统计来确定平均价,更是给了采购者“操纵”采购价格的可乘之机。这种情况下,采购者完全可以选取一组价格比较高的“样本”来变相突破平均价的限定,使得自己虽然“只买贵的”但并不违规。

  除了平均价在确定上存在的“技术性问题”外,对政府采购的这一限价令所面临的一个更大的问题是,这是一种单向度的限价,由于缺乏必要的外部监督,从而很容易流于形式。如果限价的监督主体是采购者自己的话,所谓限价标准很容易就变成一个轻而易举的数字游戏。如果限价的监督主体是采购者的上级机关,也存在一个信息不对称和监督过远而力度不够的问题,所谓内部监督就很容易成为走过场监督。

  更为关键的是,即便姑且假定采购者能够按照低于平均价的要求执行,难道就意味着采购过程不存在奢侈浪费吗?事实上,在公共财政的支出问题上,是否奢侈浪费,不是看一笔具体支出的数额高低,而是看这笔支出与政府购买的货物或服务是否等值。换句话说,如果不是“物有所值”,那么哪怕没有超过限价标准,也是一种隐性的奢侈浪费。

  从这个意义上讲,对政府采购的监督,应当是一种动态的监督,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对每一起政府采购进行“性价比”衡量,而不是事前以“一刀切”的方式划定一个标准。毫无疑问,对于政府采购有两个天然的最佳监督者,一是参与政府采购的竞标者,二是通过纳税提供给政府采购资金的纳税人,只有充分保障这两类主体的监督权,将单向度的限价变成双向度的监督,才能真正约束起政府采购。

  要实现这一转变,一方面要强化预算监督,让公众在预算资金的总体安排和具体使用上拥有充分的话语权,能够通过预算监督看紧政府的钱袋子,让政府采购不敢“只买贵的,不买对的”;另一方面要保障政府采购竞标者的公平竞争权,因为任何一起“价高质劣”的政府采购,都会伴随着权钱交易对其竞标者公平竞争权的肆意侵害,赋予利益相关者救济权才能对采购者以无处不在的监督。志灵
(责任编辑:高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