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心病”并非无可救药 --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官心病”并非无可救药 

2011年10月11日10:16    来源:《长江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又一起官员自杀事件进入社会视野:10月6日下午,绍兴市计生委主任叶锦茹,从绍兴国际大酒店14层纵身跳下身亡,年仅50岁。

  仕途不错,儿女争气,家庭幸福,知情人士对其自绝纷纷感到不解和惋惜。警方表示,已排除他杀可能;叶留下两封写给家人和同事的遗书,称不堪忍受病痛折磨。

  食五谷六米,谁没个三病两痛?叶患的不过是腰疼病,肯定是不好受的,但不至于生不如死,何况值得珍惜、留念的远远大于这点痛苦。自杀的门槛如此之低,正是人们的不解之处。

  自杀不是稀有事件,但鉴于自杀者的不同身份,像叶锦茹这样的官员自杀,应有更沉重的社会警示意义。近年来媒体披露的官员自杀,已非个案。从级别上看,从普通科员到厅局长,还有主政一方的首脑;从诱因上看,或仕途受阻,幕僚争斗,腐败事发,或家庭失和,病痛緾身,情感失落;自杀方式则五花八门,上吊,溺水,跳楼,卧轨。

  相比于庞大的干部队伍,官员自杀的绝对数微乎其微。但有调查表明,自杀官员的背后,紧跟着为数不少的精神抑郁、心理有疾者,如果得不到有效调适与救治,他们很可能步其后尘,走上绝路。经验证明,自杀不是偶然的选择,而是郁积的暴发,病态的极致。

  《南方周末》将官员心理疾患称之为“官心病”,很形象,很贴切。所谓心病,主要不是生理上而是心理上的,是精神世界而非物质世界出了问题。但不论是肉体还是灵魂,心有疾,轻则痛苦,重则夺命。

  观察不同个案,官心病似有良性、恶性之分。良性者,体现为工作压力大,力不从心之感愈来愈浓,深陷被问责的愧疚与忧虑而难以自拔;职务升迁方面,执着于以正当路径追求仕途上进,但往往机遇不佳,空间逼仄,由此而抱怨不公,灰心丧气。这样的人,多是理想主义者;而理想主义者的官心病,主要是一个自我调适的问题,怎么想,怎么比,很重要。职位就那么多,给别人你认为不公,给你也未必众人都服气。你羡慕别人仕途顺达,在更多人眼中或许你就是幸运者;何况官位之外,生命还有更重要的意义。

  恶性官心病则表现为,身在体制内,却蔑视体制所系的一切正当约束;享用着体制赋予的权力和诸多福利,却肆意践踏这个体制得以存在的道义基础。攫取权力,不齿于买官卖官也不惮雇凶铲除拦路者;贪占财富,敢取民脂民膏也有胆挖国家墙脚;道德沦丧,不讲廉耻更不怕千夫所指。可以说,如此官心病已名副其实病入膏肓,指望其自我救赎而自愈是不现实的。

  有人说,制度不健康,心理难健康。我怀疑这种说法的准确性。谁能举几例“不健康的制度”,哪一款哪一条规定做官就能权力通吃,为所欲为?与其说制度不健康,不如说健康的制度已被不健康的执行搞得扭曲变形。事实上,官心病可能症状表现不一样,但主要病因大体相同:信仰迷失,欲望亢进。所有苦恼、焦虑、不满、抱怨、愤懑、暴戾、迷惘、绝望,无不由此而生。

  当然,官心病不是无可救药,更非不治之症。重拾信仰(不是那种宣誓于大庭广众而是内心遵循的行为准则),能使人于困境、逆境中保持淡定平和、乐观进取之心;平抑欲望,能引人宁静致远,拒绝诱惑,情趣干净,胸怀广阔。只是我们必先设法满足两大前提:创造一个健康的官场生态,让官员可以且乐意保持健康的信仰,而不是徬徨摇摆、进退失据;以健全、刚性的制度,敦促所有官员都能守住健康人格的底线,而不是身陷囹圄才有迟到的忏悔。□ 大林
(责任编辑:高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