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岁县长的简历不能是机密--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29岁县长的简历不能是机密

2011年09月22日08:28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9月6日,河北馆陶县29岁青年闫宁出任馆陶代县长。记者发现闫宁3年里获4次升迁。政府人员称新县长简历是机密,不便公开。有人披露,闫氏近亲属中有两个厅级和三个县级干部。

  当身出寒门的孩子20多岁还在四处求职,或者在职场底层苦苦打拼,为稻粱谋时,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同龄“官二代”“富二代”已经出人头地,成为经济或权力新贵,钦羡、失落、忌妒、怨愤、仇视……公众情绪五味杂陈。

  即便闫宁有多位近亲是有一定级别的官员,也不能证实他们对闫宁的仕途施加了影响,我们宁愿放弃揣度,转而对从其提拔过程中的微妙之处剖切,以期获得有益的启示。必须指出的是,在现行的党政领导干部任用制度下,一个年轻人,3年4迁、29岁坐上代县长交椅,是非同寻常的。

  按规定,提任县级以上领导职务,由副职提任正职的,应当在副职岗位工作两年以上,由下级正职提任上级副职的,应在下级正职岗位工作三年以上。也就是说,从正科级到正县级,即使一天也不落,至少也要5年,闫宁副处不足2年就扶正,显然与规定不合。当然,稍嫌死板的制度也预设了另一条灵活的“绿色通道”,对特殊情况、特别优秀的人才可以破格录用。那么,闫宁又有什么特别贡献,或者特殊才能,达到破格提拔标准呢?

  外界对闫宁质疑焦点恰恰落在此处,当地有关部门不但没有向公众公布他过往的政绩,甚至还将其简历当作秘密,“不便公开”!是他的成绩太突出,怕公开了可能影响其他官员的情绪,还是背后有见不得光的推手,所以不方便公开?不得而知。以当前现实与常识推断,在“一言堂”现象还比较严重的背景下,一位参加工作才数年、主要担任副职的年轻人,多半是很难有大作为的。当地有关部门敢做不敢当,连简历都不敢公开,等于给公众某些不良的暗示。

  党政领导干部提拔,事关公众福祉,是一项公共事务,而不是提拔者与被提拔者之间的私事,公开、透明既是程序正义之必然,亦为底线之要求。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在选举任用制度仍未成熟的情形下,信息的公开、透明在满足公众知情权的同时,导入适当的公众监督,有助于消除干部选拔过程的不公与腐败。党政领导干部任用条例、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等法规对此也作了明确的规范,譬如党政领导干部任前公示就是必需程序之一,各地也都执行得很好,当地岂可置之不理,仍旧暗箱操作?

  于政治伦理而论,越是破格提拔官员,越需要公开透明。什么是张三不是李四,选人者要给公众提供足够的信息,以事实说明被破格提拔者的过人之处,以慰藉公众的信息饥渴,消除公众由信息稀缺而暗自滋生、迅速蔓延的信任危机,同时也安抚同僚们失衡的情绪。

  29岁当上代县长,可以是“神话”——因为才华出众而成为“能者上”的楷模、干部年轻化的样本,但不能是“谜语”——给公众留下一串未解之谜,让社会胡猜妄断,谣言四起,这样对谁都不好。
(责任编辑:高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