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针对干部“能力”的治庸 --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期待针对干部“能力”的治庸 

2011年06月16日08:21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武汉市自4月初在干部队伍中推行的“治庸问责”,因为江汉区财政局的“连坐制”再成焦点。所谓连坐,就是他们规定:室内有上班炒股、玩游戏等违规使用电脑者,除当事人作书面检讨外,还将扣减科室年度目标考核总分,扣除科室人员一个月的年度绩效目标奖。笔者无意对武汉治庸的任何做法评头品足,毕竟在他们看来,那是有着强烈现实针对性的,“吃拿卡要等歪风邪气”,“影响了党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破坏了一个地区的发展环境”。

  这里想要说的是,乍听治庸,以为是要拿能力低下的干部开刀。庸,辞书上有多个释义,一般都把“平常,不高明的”列在首位,也就是“平庸”中的庸。而武汉的“治庸计划”,实际上是“治慵”,针对的是干部的慵懒,当然,“庸”与“慵”有时可以通假。从他们开列的十大“庸懒散”现象来看,针对的都是工作作风问题,因而治的主要是劳动纪律。他们公布的治庸成果也证实了这一点。比如,4月6日,武汉市“治庸办”暗访了该市14家职能部门,发现上班迟到、上网、玩游戏、炒股、聊天和脱岗等现象29起。被查人员有的被调离岗位,有的停职反省,其中处理得最重的,是一名公务员因为上班吃早点而被罚款近万元。

  但我们更期待有一种针对“能力”的治庸,就是坚决裁汰不堪其任的各级干部。

  有人也许要责怪笔者孤陋寡闻,从中央到地方,领导那么多讲话,出台了那么多条例、规定,都强调“着力解决干部能上能下和能进能出”,难道不是针对能力的治庸吗?声音上、文字上的确如此。严格地说,“有能则举之,无能则下之”,两千多年前的墨子已经这样表达了,还不够新鲜,关键是怎样做。有无数地方宣称自己疏浚了干部“能下”的通道,但在现实中,我们看不到——— 或者加上“几乎”吧,别说那么绝——— 鲜活的实例。我们能看到的反而是什么呢?即便是庸官“上来”了,占了一个位置,就可以长出一口气了,只要没有作奸犯科,就没有“下去”的道理,就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相应的级别待遇。等到发现这个岗位实在不适合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得绞尽脑汁给他安置个去处。我们早就官多为患了,这个确凿事实其实正是能上而不能下的生动写照。

  干部的能力如何,无法进行量化,没有貌似精确的指标可以测评,但这不等于无法认知一个干部能力的高低,他的上级、他周边的人们再清楚不过。当然,精明如诸葛亮在用人的时候,也对刘备“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的告诫置诸脑后,说马谡行以为马谡就行,但马谡被证明确实不行,诸葛亮毕竟还有“挥泪”斩之的后续手段。如今对那些确实不行的人,竟有无可奈何的意味,这是使人非常费解的。范仲淹当年裁汰冗员,“视不才者一笔勾之”。有人警告他:“一笔勾之甚易,焉知一家哭矣。”然而不到一年,范仲淹就在因此而产生的强大反对声浪中“仓皇乞身而去”。难道今天我们顾忌的还是这些,从而宁可“一路哭”,也要避免“一家哭”吗?

  但针对“能力”的治庸,终有一天还是会真正到来的吧,只是希望不要等到它成为压垮社会的最后一根稻草之际。( 潮 白)
(责任编辑:高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