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剑雄“裸晒”经费,能否带来“连锁反应”--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葛剑雄“裸晒”经费,能否带来“连锁反应”

禾 刀

2011年03月15日14:48    来源:《羊城晚报》     手机看新闻

  3月10日,一则网帖在全国各大网站转发: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葛剑雄,将2009年图书馆的经费开支对外公布。此事也被众多微博网友转载。为何要公布开支情况?3月11日,葛剑雄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钱少时腐败不起来,然而钱多了制度却没有跟上来,公开财务支出的目的就是为防止腐败,接下来还会公布2010年度图书馆经费开支。葛剑雄说,他公开公务接待费用后,会带来“连锁反应”。(新华网3月14日)

  主动“裸晒”各项开支费用,继四川巴中白庙乡后,复旦图书馆无疑又一次带了好头。但不知是否过于书生意气,还是低估了潜规则对既得利益者的强大魅力,葛剑雄寄望于“率先垂范”,便能带来“连锁反应”,未免过于盲目乐观。殊不知,曾同样树起“裸晒”公务开支大旗的白庙乡,在经历短暂的舆论欢呼之后,反倒令当地陷入领导机关不愿去不敢去的尴尬,一些项目和经费落实也特别困难。

  当然,不管出于何种考虑,公开总是有益的,一方面表明,即便身处体制内,如同葛剑雄这类人仍然愿意信守和秉持社会良序;另一方面亦表明,“裸晒”让公众对公共经费开支大体走向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从而为引领公众监督走向深入奠定了一定基础。

  不过,若就公开内容细节来看,在没有刚性制度约束之下,像购书中的巨额回扣、图书馆招待费用之类的潜规则,完全可能以一种近乎合法的灰色收入“外衣”,堂而皇之地流进一些人的腰包。《半月谈》的一篇文章道出了普罗大众的切身感受,即“中国人‘活得累’,大事小事托熟人送红包”(2010年12月8日)。这恰恰是监督制度最急需发力之处。

  灰色收入对应的是权力滥用潜规则,潜规则的背后实际是权力自肥的利益驱动。这也就是说,尽管我们对白庙乡和复旦图书馆的“裸晒”报以热烈的掌声,但不得不承认,这种发端于个别主要领导的自觉行为,并非制度的必然意义。至少在被舆论一片叫好声环绕的白庙乡身后,我们几乎看不到踊跃的自发的后来者。“裸晒”之所以如此倍显孤独寂寞,实质是因为牵涉到一些人的既得利益。而在每一种利益的背后,往往又意味着一支支不可忽视的改革阻力。这也意味着,只有“裸晒”上升为体制内不得不遵守的刚性制度,才可能避免白庙乡式的“孤掌难鸣”。

  3月14日,在会见参加“两会”的国内外记者时,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坦承,当前“最大的危险在于腐败。而消除腐败的土壤还在于改革制度和体制”。不讳言腐败的危险性,这本身就是一种形式的公开,而公开恰恰是廉政建设走向全面和深入的重要前提。从这层意义上讲,尽管我们对个别“裸晒”现象可抱以巨大热情,但只有明确公共开支的制度性“裸晒”义务,才可能带来社会的“连锁反应”,促进全社会的廉政建设。

(责任编辑:潘柳娟(实习))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