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寿龙:总理与网友交流的政策意义--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专家谈温家宝总理与网友在线交流系列之二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寿龙:总理与网友交流的政策意义

2011年02月28日10:44    来源:人民网-时政频道     手机看新闻

毛寿龙: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公共政策与安全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中国政府制度创新研究中心主任。

  2011年2月27日上午,温家宝总理第三次在中国政府网和新华网与网友进行在线交谈。访谈进行了2个多小时,总理回答了网友通过网络和短信提交的20多个问题。总理说,第一次和网友交流,感到有点紧张,第二次感到珍惜,第三次感到责任重大。我估计,网友第一次感觉到是震惊,第二次感觉到是新奇,第三次,觉得自己要真的问总理一些话题。三次网络问政,可以说总理和网友双方都摆脱了初期的不适应,第二次的难得心理,而进入了常态的良性互动的时期。 

  从公共政策角度来说,总理一般会见到三个领域的人,一是他的下属,一般只有省部级干部才可能直接与他见面。在这种情况下,省部级干部是作为下属和他见面的,一般都是工作的部署和汇报工作。在这个场合,公民的问题和对政策的意见和看法,是通过各级政府层层上报传达给总理的。二是记者。记者为了新闻的需要,每年会在记者招待会上,和总理面对面。这时,记者会把自己的读者所关心的问题提出来让总理来回答。还有是普通老百姓。平时,总理经常会下基层调研,深入群众,调研问题。但这样的调研往往牵一发动全局,在层层组织和严格的安全保护措施下,总理要见面的人,很难畅所欲言。总理每年有一次在中南海征求普通民众对政府工作报告的意见和建议。这也需要层层组织和严格的安全保护。总理和网友见面,一没有上下级关系,不存在工作部署和汇报的等级约束,二不需要严格的组织和安保,三不存在媒体的特殊需要,所以,在目前的公共政策体系中,具有很重要的意义:政治家和公民,就问题的优先次序,问题的理解,政策目标的界定,政策手段的选择,进行广泛的交流,从而构成了公共政策讨论和协商的良好的平台,对于实现公共政策的民主性,科学性,公共性,具有重大的意义。而且,目前中国网民数量已经达到4.5亿,手机网民2.77亿。面对如此大数量的用户,总理直接和网友见面,其能达到的影响面不言而喻。

  首先,总理在这个平台上,就网友所关心的政策话题,进行了广泛的交流,从而更好地理解政策话题的方方面面。比如,总理认为,当前的物价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还是一个社会问题,更是一个国际性的问题。物价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现实问题,它还是一个心理问题,通胀预期要比通货膨胀问题更加重要。比如,大学生找工作的问题,总理认为,找工作的不良风气,要坚决反对。大学生在校期间,要勤奋学习,毕业了要创业。政府可以帮助,但主要是大学生要有精神,青年人不能因为挫折而丧失斗志。对政策问题有充分的了解,是高质量的公共政策的第一步。

  其次,在更好地理解政策问题方方面面的基础上,就可以更好地界定政策所要实现的目标。有些政策目标是很直接的,比如提高个税起征点,救助流浪乞讨儿童;有些政策目标是比较模糊的,比如让人民感到幸福,感到满意;有些政策目标是动态的,增量的,比如控制物价,控制房价过快增长;有些只是一个百分比,比如大学生就业率;有些是制度性的,秩序性的,比如确保市场秩序;有些是责任问题,比如房地产商的社会责任,省长对粮食生产的责任。很多政策的目标,应该是长期的,动态的,所以,公共政策也将是长期的,动态的。这说明,公共政策永远不会终结。对政策目标有充分的界定,并了解其长期性,动态性,对于提高公共政策的质量来说,也是很重要的方面。否则,目标确定错误,南辕北辙,公共政策再好,也是白白浪费资源。

  第三,清晰的界定政府、市场、社会和个人的责任。对于任何问题,哪怕是治安的问题,都是个人责任是最优先的,社会其次,然后是市场和政府。所以,每一个人的努力,社会的努力,市场的努力,和政府的努力,一起努力,才会把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对于个人、社会、市场来说,政府解决问题的工具具有广泛性和强制性。一旦运作,影响面大,回旋余地小,搞不好,代价很大,但收益很小,所以,一定要慎重使用。比如就住房来说,个人、社会和市场努力,是第一步。政府的保障房,是最后一步。政府可以加大投入,但大家都等着政府大包大揽,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能的。大多数人,肯定是要依靠自己、依靠社会和市场的努力。市场配置资源,是第一位的。比如青年人的成长问题,青年人如果遇到挫折就丧失斗志,丧失理想,政府任何政策,都是没有办法的。对于农产品来说,生产风险比较大,政府在生产上可以多投入点,省长负责粮食生产,抗旱保丰收,市长组织菜篮子,但是流通还是需要良好的市场,从而减少流通环节的浪费,减少市场成本。

  第四,政策手段多样化,有针对性。有长期的政策理念,有具体的制度保障,也要有针对性的短期的应对措施。比如对于价格问题,长期是市场调整问题,但需要制度保障,让市场有很好的制度基础,有良好的法律秩序。短期里,可以采取适当的行政措施,对于扰乱市场的行为,进行针对性的约束。对于反腐败问题,长期来说要进行制度建设,全面实行财产收入公开,短期里严厉查处腐败案件。目前要做的是,如实申报个人收入、财产状况、家庭主要成员包括子女的从业情况,并且接受审查。对于物价来说,良好的货币政策,是根本性的,建设市场制度和维护市场秩序,是基础性的,其他行政干预,都是针对性的。

  因此,总理和网友直接交谈,对于公共政策来说,是一个意义重大的事情。它不仅有助于形成讨论公共政策的良好的氛围,而且本身就是探讨公共政策的平台。它有助于厘清公共政策的问题,界定公共政策的目标,清晰各个方面的责任,选择适当的公共政策手段。当然,总理和网友两个小时的交流是短暂的,我们期待,有更多的官员,能够就这些政策,或者其他政策,与网友近距离交流,更深入地探讨公共政策的方方面面。只有这样,中国的公共政策,才能真正实现其公共性,民主性和科学性。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邱霈恩:温总理访谈内容三大亮点

    如何看待温总理查处腐败的“第一任务”和“过好五关”

(责任编辑:郭亚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