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设立医院管理局 既独立于国资委又平行于卫生局--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成都设立医院管理局 既独立于国资委又平行于卫生局

2012年05月21日09:3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新闻背景】

  从名称上说,设立医管局,成都并不是独家。“管办分开”以来,全国类似机构也有一些。

  从实际上看,成都医管局设有独立党组,既独立于国资委,又平行于卫生局,这一点,全国独家。

  在全国其他地方,有的承担出资人职责的机构是事业单位,比如无锡;有的是卫生行政部门的二级机构,比如北京。

  成都医管局成立两年多,有何举措?有何作为?有何成效?本报记者深入成都,进行了现场采访和探究。

  【核心提示】

  成都管办分开,给医院充分放权,包括:发展规划权、财务自主权、资本运营权、机构设置权、班子组阁权、职工聘用权、涉外事务权、设备采购权等八项权力。

  医院权力越大,监管越不能松。10多项指标,第三方评估,一月一考核,大范围公布,监管更严格。

  如何继续放权,如何继续严管,成都改革与探索并未结束。

  一问是否真的放权

  成立医院管理局,是成都市公立医院改革的重要一步。可是医管局的成立,能保证医院的自主权吗?最后的结果会不会只是多了一个“婆婆”,让医院的上级管理机构更加复杂,医院的自主性更受限制?

  成都的医管局可谓是全国“独此一家”。不同于其他地方类似机构是事业单位,或是卫生行政部门的二级机构,成都的医管局与卫生局是平行单位,与国资委合署办公,但设立有独立党组,相对国资委是独立的。

  管办分开两年多,都改了什么?

  第三人民医院院长赵聪说,改革后医院拥有发展规划权、财务自主权、资本运营权、机构设置权、班子组阁权、职工聘用权、涉外事务权、设备采购权等八大自主管理和发展的权力。

  比如班子组阁权,院长不仅能任免科室主任,而且能确定班子成员。第二人民医院院长徐俊波聘用了3个副院长,以岗位进行管理。

  比如机构设置权,赵聪根据医院需要,把19个职能部门缩减为11个部门,干部竞聘上岗,一年一考核。

  改革后人员的行政级别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赵聪本人的行政级别只保留在医管局里。其他编制内人员的行政身份统一保留存档,但不依据身份上岗、不依据身份取酬。医院医务人员如果转任行政部门或者调离,根据档案身份办理,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成都市医管局管辖了11所市级公立医院,全部进行了放权改革:扩大医院自主管理权限——推行院长组阁制——建立医院法人治理机制——建立现代医院制度。

  为何要把权力给医院?成都市医管局局长娄进说,“只有规范的、竞争性的市场才能让医院有改革动力。管办分开,实质就是建立现代医院制度,最终让人民群众受惠,使医务人员满意。”他说。

  二问是否放松监管

  在采访期间,记者和各位院长一起,经历了一次季度指标“晾晒会”。一家医院因为各项主要指标相对落后被点名批评,在会上作检讨。

  “医管局是服务机构,履行出资人职责。我们把改革总目标分解为看得见、摸得着的十多个具体指标,一月一‘晒’。”娄进说,医管局还将进一步简政放权,加强权力监督制约。

  同是监督,医管局和卫生局的监管职能如何划分?

  娄进介绍,医管局的核心职能不仅包括选聘院长,考核院长的业绩,还要保障国有资产安全。卫生行政部门主要承担医疗卫生发展规划、资格准入、规范标准、服务监管等行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

  2012年初,在成都市各大媒体上,由卫生局委托成都市调查队进行的,对55家二级乙等以上医疗机构的评估结果被公布,并排了名。“这是第一次委托社会评价机构进行规范的调查,也是第一次在这么大范围内公布,以后还要长效进行下去。”成都市卫生局副局长刘培毅说。

  她说,如今的卫生局对医院的管理更多的是全行业管理,包括医疗机构间的合作以及对医院的质量控制和评价、群众满意度调查,还有一些群众关心的指标的监管。

  从两年改革情况来看,成都市公立医院改革具备了内在动力,患者、医务人员的满意度提升。然而,相应的监督约束机制仅靠医管局、卫生局、一些群众评价的制度仍然难以使监督发挥到位。政府投入、医保等方面的制度,能否实现有效制约?

  记者了解到,出资人对公立医院基建、人才培养、科研等方面投入仍然相对不足。

  娄进表示,应进一步完善各项顶层设计,包括药品流通体制、物价定价机制、人事体制、民营资本进入等,使公立医院“公益与效益双赢、公平与效率兼顾”,确保公立医院的公益性方向。

  三问改革是否到位

  “还权”的结果显示,医院的服务质量和效率得到“双升”:

  2010年,市管公立医院新增工作量相当于新建一所三级医院;2011年,市管公立医院医疗供给继续保持20%左右的速度增长,前三季度基本完成了2010年全年的工作量。

  第三方调查结果显示,2010年,患者的综合满意度为78.2分,2011年上升到80.5分。

  医务人员是改革主力军,他们是否支持改革?

  在第一人民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刘洪正在忙碌。以前,刘洪每天提前半小时下班,拿着人人一样的奖金。“我现在工作量是以前的五倍,奖金每月能拿到几千元,收入比以前翻了两番。更主要的是,感觉到真正在做一项事业,而不是混日子。”他说。

  众所周知,以前公立医院运行效率较低,管理不规范,工作量较大,但医务人员积极性不高。如今工作量增长,管理成本降低,带来了医务人员的收入增长,干事的环境正在形成,积极性有所提高。

  统计数据显示,改革之前,医务人员的年平均收入为6.4万元,如今超过了9万元。

  记者在采访中感受最深的是,成都公立医院改革的效果不仅仅在于效率提高了多少,业务收入增加了多少,更重要的是尊重了医院和医务人员的首创精神,医院和医务人员主动改革的意愿比较强烈,由此释放出的医院生产力也是许多没有“还权”的地方的医院所不能比的。

  总结两年的运行,相关人士表示,放权还不够充分,政府还需要进一步简政放权。

  目前,成都正在制定有关文件,进一步放宽医院自主管理权限,包括扩大医院的财务、物价、基建、职称等方面的自主权。
(责任编辑:仝宗莉、段欣毅)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