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收,重在中低收入群体(民生大计)--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增收,重在中低收入群体(民生大计)

鲍  丹  丁  汀  王汉超

2012年03月04日05:5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 [四川]产业求进  民生改善——地震灾区驶入发展振兴快车道

  • 新闻特写:聆听基层心声  关注民生热点

  • [天津]民生点对点:信息化建设助推医改新发展

  • 两会面面观:今年两会网民最关注社会保障问题


  •   2011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810元,同比增长14.1%;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6977元,同比增长17.9%。

      “十二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五年内,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分别年均增长7%以上,收入增幅超过GDP增幅。

      关键词:扩就业、增收入

      让“腰包”鼓起来


      “提高低收入阶层的收入水平,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是当前我国合理调节收入分配努力的方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民盟中央经济委员会主任郑功成代表认为,这是促进社会公平的需要,当前不同群体的收入基数不一样,只有让中低收入群体收入增幅加快,收入差距才能逐渐缩小;这是经济发展的需要,中低收入群体消费需求受压,影响内需潜力的释放;这更是社会稳定的需要,“提低扩中”能缓解生存焦虑和生活焦虑,从源头减少社会矛盾,维护社会稳定。

      “提低扩中”,增加就业是根本。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委员说:“扩大就业、鼓励创业的政策空间很大。比如给予低收入家庭低息创业贷款,对于吸纳劳动力较多、工资上涨较快的企业给予一定的税收减免等。”

      “提低扩中”,制度保障是关键。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的信息,2010年我国有30个省区市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2011年又有24个省区市上调该标准。朱征夫认为,比照“两年至少调整一次”的有关规定,这样的频率已经到位。但横向比较,我国多数地区的最低工资水平,仍达不到国际上通行的占社会平均工资40%—60%的标准。“调整还应更快些、幅度还应更大些。”他说。

      “底线”要调高,工资总体水平也应当得到提升。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立勇代表说,政府应该督促建立企业职工工资集体协商制度,在保证企业利润、竞争力的基础上,使职工能够分享企业发展成果。他还建议,地方政府可以根据本地经济增长、物价指数和财政收入增长等情况,制定区域和行业职工工资增长指数和机制。地方政府也可适当公布职工收入增速高和低的企业名单,引导企业适时适度提高职工工资。

      关键词:降税费、增补贴

      让负担再轻点儿


      “让中低收入者敢花钱,要鼓‘钱袋子’,也要减‘担子’。”河南省洛阳市老城区烧沟村党支部书记郭中奎代表说。

      要坚决治理乱收费,给中低收入者撑腰。郭中奎指出,目前教育、物流等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领域的乱收费现象严重,直接增加了百姓生活成本。对此,一方面要均衡资源,对于择校费等因公共资源分布不均衡引起的乱收费,须对症下药,从源头预防。另一方面要加强监督管理,推广收费项目透明化,严惩违规行为。

      要充分发挥税收调节作用,为中低收入者减负。2011年我国大幅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令几千万人收益,对减轻中低收入群体负担,扩大中等收入阶层,有着积极意义。“直接税降下来,间接税也应跟进。”朱征夫介绍,2011年我国全部税收收入中来自企业缴纳的税收收入占比高达92.06%。这些税收都被打入企业生产成本,反映到物价上,增加百姓生活成本。小微企业税收负担沉重,不利于它们发挥吸纳就业、增加职工收入的功能。“应当继续推进财税改革,增加劳动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特别是切实增加普通居民的可支配收入。”朱征夫说。

      要加大物价上涨时的救助力度,帮中低收入者抗压。受各种因素影响,进入“十二五”后,我国物价一直上涨。“别让物价‘吃掉’中低收入者幸福”的呼吁持续不断。去年国内多个省市已经建立并启动了“社会救助和保障标准与物价上涨挂钩”的联动机制,效果良好。“这一保障机制的覆盖面仍待扩大。目前受益的主要是低保户,而城乡低收入家庭不属于低保所涵盖的范畴,物价一旦出现连涨,其生活所受的影响立刻会成倍放大。”郭中奎说。

      关键词:缩差距、促公平

      好政策再多些


      “增加中低收入群体收入,说到底,是要缩小收入差距、分好社会财富这块‘大蛋糕’,逐步形成中等收入者占多数的‘橄榄形’分配格局,为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坚强后盾。”郑功成说。

      要缩小差距,必须正视差距。当前我国行业之间、地区之间、城乡之间收入差距很大,此外,“三公消费”、贪污腐败等灰色收入、黑色收入也助长了财富的不合理聚集,加剧社会矛盾。“必须进一步规范收入分配秩序,坚决打击取缔非法收入、规范灰色收入,逐步形成公开透明、公正合理的收入分配秩序。”郑功成说。

      “提低扩中”、缩小收入差距,不能贪功冒进。郑功成提出,我国宜采取中医式“抽丝去病”与西医式“外科手术”相结合的一揽子措施,切实扭转利益严重失衡的分配格局,将财富“蛋糕”分配好。其中,初次分配改革宜积极稳妥、小步渐进,重要的是尽快给人以稳定的预期。再分配涉及公共资源,要在公共支出结构调整上做文章。

      “提低扩中”、缩小收入差距,关键是做好分配文章。张立勇认为,要合理调整财政收入划分格局,逐步实现全国范围内的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要进一步健全社会保障体系,扩大社会保障的覆盖面,提高保障水平;改革要素市场分配制度,除必要的领域外,尽可能引入竞争机制,规范要素市场分配秩序;完善公共资源分配制度,确保教育、医疗、交通、环境、能源等公共资源更多地向农村、向低收入群体倾斜。
    (责任编辑:崔东)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