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怀柔区桃山村:村主任涉嫌雇打手"监督"选举--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北京市怀柔区桃山村:村主任涉嫌雇打手"监督"选举

2011年08月08日08:18    来源:人民网-《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村主任办公室已被警方贴上了封条。 本报记者 穆奕 摄
村主任办公室已被警方贴上了封条。 本报记者 穆奕 摄
 几年来,在怀柔桃山村村民眼中,村委会已经变成了一个“匪窝”,村主任涉嫌强行征收耕地、在打手护卫下贿选等,让村民苦不堪言,村民们甚至用村主任的名字吓唬淘气的孩子。7月中旬,因涉嫌恶势力犯罪,刚上任一年的村主任常勇及其手下9名骨干成员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近日,记者驱车来到桃山村进行了探访。

  村主任被抓 村民放鞭庆祝

  今年5月6日,市公安局接到举报称,怀柔区庙城镇盘踞着一个恶势力团伙,他们在村里拉帮结派,仗着人多敲诈勒索,强占别人耕地,还在村里欺行霸市,殴打村民。市公安局对此高度重视,刑侦总队、怀柔公安分局等单位随即成立专案组介入侦查。专案组成员通过调查走访认定,该团伙多为怀柔本地人员,形成了以常勇为首的10人恶势力团伙,在村里横行霸道。由于该团伙人员较多,村民一直敢怒不敢言,有了争端基本都选择息事宁人。

  7月中旬,侦查员在掌握证据后,兵分几路准备展开抓捕。7月14日深夜,一组侦查员在得知常勇在一家按摩房后赶赴现场将其拘捕。随后,民警又在张雪松、崔加林等人的家中将其抓获。与此同时,民警还远赴内蒙古呼伦贝尔等地,将该团伙的其余几名嫌疑人押解回京。

  翌日,民警来到桃山村村委会调查。常勇4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墙上挂着字画,办公桌旁摆放着一个价值上万元的鱼缸。在对常勇调查时,民警发现其名下共有3辆汽车,其中一辆保时捷跑车价值120万元,常勇承认跑车是自己买的,同时其穿的服装也都是奢侈品。在民警问及他每月有多少工资时,常勇思索片刻回答:“3000元。”“我知道有人告我,说我打人,但我根本没打。你们调查我能理解,但不能听一小部分人的。”面对民警的讯问,常勇仍显得霸气十足。

  “今天凌晨,民警打掉了以桃山村村主任常勇和杨明东为首的恶势力团伙,请村民积极检举揭发他们违法犯罪的线索。”当村里广播站广播了这条消息后,村民们纷纷来到村委会门前,有的村民还点燃鞭炮庆祝。“我们终于重见天日了,民警为民除害,这必须庆祝。”一名村民说。

  靠盗土起家 四处招兵买马

  近日,记者驱车来到位于怀柔区庙城镇的桃山村。进入村里了解情况时记者发现,不少村民看到村内来了一辆陌生轿车后,纷纷用惊奇、紧张的眼神在不远处窥视。“大家看到陌生的车很害怕,担心常勇那帮人中还有人没被抓走,又跑回村里了”。村民李强(化名)说,常勇从小在村里长大,初中时便与比自己年长10余岁的杨明东混在一起,“经常搞一些小偷小摸的坏事”。此后,杨明东因涉嫌犯罪被警方抓走。靠着杨明东介绍的村里一些人物,常勇在初中毕业后开始负责帮赌场看场子,从中挣取抽头。

  2005年,村子附近开始修建京承高速。常勇便开始采用威胁和暴力的方法,强行赶走在附近承接土方工程的建筑队,自己将工程揽下。为最大限度获利,常勇开始打起了在村子附近偷土的算盘。常勇雇用了大批工人,开始在村西侧偷偷挖土,再将土运送到自己承接的工地上。此外常勇还将一部分盗来的土卖给周边的砖厂。但好景不长,2006年他因打架被警方抓走。第二年下半年,刑满释放的常勇回到村中,继续干着盗土的营生,并为自己积攒了更多“财富”。“他就是靠偷土发的家,现在村边还有他挖土留下的大坑呢。”李强说。与此同时,常勇在村内及周边找来一些帮手,这批手下多数均有前科,除了怀柔本地人,其他都是东北人。

  此后,记者来到桃山村村西,几个占地十余亩的大坑进入记者的视线。在村东,像这样的坑还有很多。“一边是挖沙的坑,一边是挖土的坑。”村民告诉记者。

  挨家送米面 打手“监督”选举

  去年7月,在桃山村选举村主任之前,常勇特意挨家挨户为村民送上了一袋大米、一袋白面,并要求村民选自己当村主任。如果遇到村民家中无人,常勇的手下便会将同样的物品摆在村民家门外,并同时奉上一张选常勇当村主任的字条。

  李强说,选举当天,常勇手下的一些打手站在会场内,看着村民投票选举。“村民都明白,如果不选他,出了会场肯定就得挨他手下人的打”。在他的暗箱操作下,常勇如愿当上了村主任。“上任之初,我们觉得他还挺好,把村里的坑、路都给填平了。但很快就发现,他把工程都包给了刚刚释放的杨明东。”

  带着村民的说法,记者来到了桃山村村委会。记者看到,如今的村委会内门可罗雀,没有几个月前院内停着多辆无牌汽车、团伙人员频繁进出的情景,而村主任的办公室也被警方贴上了封条。据村委会一名工作人员说,常勇在当上村主任几个月后,便要求村里的一切支出都需要有他的签字,“原来是有村书记的签字就可以了”。工作人员表示,他对常勇并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他脾气比较冲,容易发火,多数人都怕他。另外,几名不是村委会工作人员的男子时常开着一些没有牌照的汽车来到村委会,这些人一下车便径直走入常勇的办公室。

  当被问及村里的一些改造工程是否均有账目时,该工作人员表示,均有账目及合同,目前已被警方拿走调查。但他记得合同基本全是与杨明东的工程队签订的。

【1】 【2】 

 
(责任编辑:周有强(实习))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