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寿龙点评“新疆接流浪儿童回家”:流浪儿童需要家庭呵护--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毛寿龙点评“新疆接流浪儿童回家”:流浪儿童需要家庭呵护

2012年04月29日10:53    来源:人民网-时政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中国政府制度创新研究中心主任毛寿龙。人民网记者翁奇羽摄影。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中国政府制度创新研究中心主任毛寿龙。人民网记者翁奇羽摄影。
  人民网曲阜4月29日电 由人民网、人民日报政文部联合主办,中共曲阜市委、市政府承办的第三届地方新政论坛今天上午8:30在山东省曲阜市召开。本届地方新政的主题是“政府创新的动力与可持续性”。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中国政府制度创新研究中心主任毛寿龙对“新疆接流浪儿童回家”这一地方新政案例进行了精彩点评。

  他表示,新疆自治区政府来讲,下那么大的魄力,把全国的流浪新疆籍儿童接回家,下那么大的力气把他们送给各个机构去做,而且也联合社会的力量,包括国际组织的力量,把这个事情做好,我觉得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大事。

  毛寿龙说,地方政府创新需要顶层设计,地方创新的动力来自于哪里,我们更多是把本职工作做好,但要突破相关政策的时候,尤其是要花更多的财力用于民生方面的时候,尤其是要把这些工作做得更加细致、作为一项长期的任务来做。

  “我看这项工作是2012年年底完成,外面就见不到新疆籍儿童。我想新疆籍流浪儿童消失了,但是其他籍的流浪儿童还是存在的。即使这个工作做好了以后,我们会发现很多能力已经超出政府的能力,很多小孩接回家的话,依然会成问题。出来以后,他要再回去的的确确是非常困难。我去一些孤儿院的时候,他们就说这些孩子要抚养,真正把他们养成的话需要家庭。”毛寿龙介绍说,国际上流行的做法,尽可能把这些孩子找到一个好人家是最重要的。但是要找到也非常困难。而且涉及到很多民法的问题,寄养、收养,会涉及到财政纠纷和相关继承的问题,所以也需要在相关的制度上有一个突破,也就是说你可以成为这个家庭的成员,但是有非常复杂的民事关系。我曾经见过这样的,政府出钱,这个家庭就是政府建立起来的,而且抚养费都是政府给的,但是是以家庭的形式出现的,住在一起,是作为这一户家庭的成员之一,也得到政府和社会的关爱,一方面有联系,有这样一个家庭,这个家庭给这个孩子提供政府和社会所没有办法给予的一些东西。

  毛寿龙说,从我们政策创新来讲,可能需要有很多方法。还有一点,要把这项工作做到家,我认为是一个社会学的问题,或者是家庭教育的问题,不是一个政策和法律可以解决的问题。所以,我们讲什么时候是有限政府,我们政府做不了的不能做。但是什么时候是有限政府,我们政府能做的把它做好。很多东西我们做不了的时候,是需要有外在的力量来做的。怎么把这个事情做好呢?如果通过机构化、规模化的一种方式,甚至是集中力量办大事,用事业的方式来做可以缓解问题,但是真正解决问题、长期解决问题,最后需要落实在很细的工作上面。我们政府组织适合做大规模的事情,但不适合做非常小的事情,而且是非常细致的,跟个人的情感有关系的一件事情。

  这件事情要做下去的话,我们需要有些政府的制度创新,这个制度创新是跟在大规模的关联化机构的基础上有一些工作小组或者效率单位,或者是一些法定机构,或者是政府外包的一些行为,我们把挣的财政设为一部分民生资金,进行外包,社会组织尤其是社工、有爱心的人来做这个事情,可能会更好一些。
(责任编辑:盛卉、肖红)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