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9名基层干部骗低保 当地进行有奖治理--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河南9名基层干部骗低保 当地进行有奖治理

2011年07月14日09:27    来源:中国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

  领着国家工资,却想方设法骗取低保金,而将一些家境真正困难的人拒之门外这是发生在河南驻马店驿城区雪松街道办事处辖区里的真实故事。

  一份由驻马店纪检监察系统“队伍建设年”活动领导小组近日下发的简报显示,9名驿城区雪松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涉嫌编造材料、伪造事实骗取低保金,其中1人竟然是该办事处民政所所长。

  有专家指出,由于缺乏一套完善的家庭财产申报和审核办法,加上基层开展低保工作缺乏有效监督、对骗保者的处罚力度不够,导致国家为救助贫困户建立的低保救助政策在一些地方“走了样”,甚至使低保沦为个别干部的“摇钱树。”

  眼下,因为驻马店9名基层干部涉嫌伪造材料骗取低保金,使得该市本来为众多城市贫困人群提供保障的低保制度正面临着一场道德危机。

  举报骗领低保者有奖

  从7月1日至今,一则每天都要在驻马店当地的报纸、电台、电视台刊播的“驿城区关于举报不符合低保条件享受低保待遇的公告”格外引人关注。

  这则公告中称,每举报一个“不该吃低保而享受低保待遇的”,经查实后奖励300元。

  这场低保整肃“运动”缘起于当地纪检监察部门接到当地居民举报后的一次偶然检查。

  今年年初,驿城区雪松街道办事处的居民多次向当地党委、政府部门投诉,反映低保金都被干部“贪污”了,最穷的居民过年没钱买面买油,揭不开锅。

  随后的检查结果,不仅让驿城区纪检监察部门感到震惊,也同样让当地党委、政府深感“此事非同小可”。

  一份由驻马店纪检监察系统“队伍建设年”活动领导小组在内部系统下发的简报显示,驿城区雪松街道办事处9名工作人员涉嫌编造材料、伪造事实骗取低保金,其中1人竟然是该办事处民政所所长。目前,9名相关责任人已被立案调查,其中1人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调查同时发现,雪松街道办事处在低保审批发放中存在6大违规问题:一是该街道民政所没有按照规定的程序办理低保审批发放;二是办事处民政所的工作人员采取伪造家庭成员、隐瞒家庭成员工资收入及死亡真相等方式骗取低保金;三是一些社区干部冒用本辖区居民资料办理低保,将领取的低保金用作办公经费;四是有个别干部以低保核查为由收取低保户的低保证和存折,并私自领取低保金达5年之久;五是街道个别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为亲朋好友办理“人情保”、“关系保”;六是部分社区工作人员违规领取低保金。

  据调查,类似雪松街道办事处的情况在驻马店驿城区并不鲜见,全区下辖5个乡镇、11个街道办事处都不同程度地存在骗吃低保的现象。

  来自驻马店驿城区低保治理专项办公室的消息也证实,此前通过“自纠自查”,全区已发现不符合享受城市低保条件的家庭156户,一批挤占低保名额的冒领者和骗保者已被清理。

  “ 运动式 ” 治理同样遭受质疑

  7月11日,记者看到,“驿城区关于举报不符合低保条件享受低保待遇的公告”依然在当地媒体上继续刊播。

  从7月1开始的“有奖”治理活动,正在驿城区搅起一股“主动退保”风潮,使得当地一些冒领、骗领低保者“人人自危。”

  据河南省内媒体报道说,主动退保者近期大幅增加,都是当地有头有脸的有钱人。当地纪检部门保守估计,冒领者和骗保者超过3000人。

  然而,对此次有奖举报治理究竟能取得多大效果,当地群众却并不看好。驿城区一位连续四年申请低保金都没有成功的下岗职工说,在驿城区,享受低保户的名单长期以来没有公开和公示,这使得大家举报起来难度很大,300元的奖励“看得见却够不着”,基本上还是靠相关部门的“自查自纠”和冒领者、骗保者的“自觉自愿。”

  据了解,由于驻马店近年来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大规模城市改造和旧房拆迁使“人户分离”现象大量涌现,在人口流动非常强的背景下,低保家庭收入的变动情况难以及时掌握,这对于实行属地化管理的城市低保而言,杜绝“骗保”现象并不现实:尤其是基层“熟人社会”的体制下,低保大门一开,谁不愿意每个月多拿点?

  “‘关系好了他就给办,关系不好他就不给你办’在下面很普遍。” 一些困难职工普遍反映说,现在这些主动退保者,只不过是为了“暂避风头”,一旦这种“运动式”的治理活动结束,通过托关系、找门路等“暗箱操作”方式申请低保的现象还会卷土重来。

  三道防线缘何堵不住一个骗保者?

  按照操作流程,低保的审批设置有三道防线:社区居委会、街道办事处(乡镇)和民政部门层层审核。

  “看起来是层层把关,但实际上无论对居委会、乡镇,还是民政部门来说,由于缺乏相应的收集有关居民家庭财产性收入情况数据的权力,核准申请低保者的家庭收入非常困难。” 驻马店一位基层民政官员告诉记者,这是由于低保管理的动态性所决定的。打个比方,有的失业居民可能上个月符合低保条件,但下个月就找到工作,收入增加不符合低保条件了,理应退出低保。而事实上,他们大多不会主动申请退出。

  一方面是调查核实非常困难,另一方面是处理骗保者的手段“疲软”,这是低保发放和管理过程面临的又一窘境。

  此前,驻马店驿城区官员曾在大会上怒斥骗保者:“打手机,开轿车,住大套房子,家里不穷装穷,侵吞低保,良心何在?!”

  然而,随后出台的治理举措却是:设定一个多月的“自查自纠”阶段,在这一阶段里,不该吃低保主动退出的,批评教育;过了这一阶段,一旦发现,从严追究和处理。

  对于如何从严追究和处理,该区的相关部门并没有加以明确。

  郑州大学社会工作系程建平教授分析说,从现实出发,建立一套完善的家庭财产申报和审核办法,加强对低保资金的监管和使用,提前堵住最低保障制度的漏洞,显得尤为迫切和重要,这也需要在法律法规上突破一些障碍。(余嘉熙)

(责任编辑:李镭)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