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脊梁:文胜昌 永不折翼的康巴雄鹰--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雪域脊梁 )

雪域脊梁:文胜昌 永不折翼的康巴雄鹰

记者  扎  西  张  帆  刘志强

2011年06月21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人物简介】

  文胜昌,男,藏族。1988年退伍后被分配到西藏自治区贡觉县公安局工作,他主动申请到偏远地区的基层派出所,一干就是20多年。20多年间,他共破获各类案件18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350余名,调处各类矛盾纠纷2000余起。

  

  “你是高原牧场上的青草,春天到来的时候,为我们带来丰收的希望;你是三岩脚下的一捧清泉,给我们带来滋润和甘甜;你是一只康巴雄鹰,盘旋在蓝天上,为我们三岩老百姓守护平安……” 

  这是一首在西藏贡觉三岩地区群众中广泛传唱的歌曲。歌声追思的是全国公安战线二级英模、西藏自治区贡觉县刑警大队原大队长文胜昌(上图左。资料照片)。 

  “我没事,你们快把人押回去……”

  1988年退伍后,文胜昌被分配到贡觉县公安局工作。报到后,他主动向组织申请到“最偏远、地理环境最恶劣、工作条件最艰苦、群众基础最薄弱、治安环境最差”的三岩派出所工作。他先后奋战在贡觉县三岩、阿旺、拉妥等边远乡镇派出所,一干就是20多年。

  文胜昌刚到拉妥乡时,牧民西巴家的40头牦牛在牧场搬迁中被盗。当时西巴一家人在附近寻找了两天也不见踪影,焦急万分,到派出所找到了文胜昌。十多天后,又黑又累的文胜昌赶着40头牦牛进了村——这十多天里,他带着派出所里除他以外的唯一一位民警,秘密深入到邻近的芒康县、察雅县牧区展开侦查。

  2010年1月18日,敏都乡发生爆炸案。“就是搭上我这条命,也要把案子拿下,不破此案,绝不收兵。”接到命令后,文胜昌立即带着专案组一行赶赴案发现场,每天起早贪黑、翻山越岭、走村入户查找案件线索。

  专案组刚到敏都乡几天,贡觉县又发生了“2·18”爆炸案,县局不得不要求文胜昌两个大案一肩挑。由于劳累过度,文胜昌多次晕倒。每次醒来后,他自己到诊所量量血压、输点液又继续投入工作。

  2010年6月4日凌晨,文胜昌带领抓捕组干警出发抓捕“2·18”爆炸案嫌疑犯。凌晨4时30分,他和同事们成功抓获4名犯罪嫌疑人。在给犯罪嫌疑人戴上手铐后,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而就在此时,同事们发现文胜昌用力按住自己的右胳膊,然后又用手捂着脸,全身抽搐,剧烈地呕吐起来。同事们见状围过来焦急地问他:“队长,你怎么了?!”文胜昌努力让自己的意识保持清醒,他用尽全部的力气,艰难地说:“我没事,你们快把人押回去……”之后,便陷入了昏迷。

  44岁的文胜昌因突发脑溢血倒下,再也没有起来。2011年2月27日凌晨4时零9分,这位敬职敬责的藏族民警与世长辞。

  文胜昌在基层派出所期间,共破获各类案件18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350余名,其中破获重特大案件50余起;调处各类矛盾纠纷2000余起。

  “我不富裕,但很充实”

  2001年,文胜昌的一位战友到西藏旅游,专门绕道贡觉县看望他。离别13年后重逢,双方变化很大。战友复员后回老家经商,已是身家上千万的富豪。战友看着他简陋的家和那身洗得发白的警服,感慨地说:“在部队的时候咱俩关系最好,我也最服你,没想到十多年后你却过着这种日子。要不你辞职和我一起干,包你3年以内开名车、住别墅。何必守在这个穷地方受苦啊?”

  面对战友邀约,文胜昌却摇了摇头:“我也想让家人过上富裕的生活,但每个人选择的道路不同,我既然选择了当警察,就要一直走下去,我不富裕,但很充实。群众信任我,就是我今生最大的财富。”

  虽然生活清贫,文胜昌对有困难的农牧民群众却总会伸出援助之手,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由于他待人热情,平易近人,群众和同事都亲切地称呼他“小文”。“话语不多,但为人耿直。”当地群众说起小文都会伸出大拇指说,“我们有什么困难都愿意找他,他是我们最贴心的人。”

  “我的牛是他找回来的,我一辈子忘不了他对我们的帮助。”西巴得知文胜昌因病去世,悲伤得流下眼泪。

  “等手头的案子办完了就回家”

  20多年从警生涯,文胜昌用青春和血汗书写着警察本色,同时他也失去了太多应有的天伦之乐。文胜昌的大女儿文春圆回忆道:“爸爸每次都说,现在事情有点多,等手头的案子办完了就回家!”

  有一年初冬,在外工作两年多的文胜昌被批准回家探亲。就在他准备回家的前夜,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封堵了回县城的唯一道路。雪一天比一天大,路一封就是数月。冰雪消融,路终于通了,文胜昌迫不及待地赶回家中,刚到家门口就看到4岁的女儿在和小伙伴玩耍,他高兴地喊了一声女儿的名字,女儿转过头,看见一个头发凌乱、胡子拉碴的人正伸开双臂要抱自己,吓得立即跑回了家。

  文胜昌的妻子单真措姆在采访中一直泪流满面:“跟他生活了8年,他在家呆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3年。住院期间,他清醒过一次,让我给他准备好马背套,他说要吃点东西下乡去了……”她一边擦拭泪水,一边不停地抚摸着文胜昌的警服和帽子,一遍又一遍。

(责任编辑:高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