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政协建议推积分落户制 考核科技贡献等指标--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北京政协建议推积分落户制 考核科技贡献等指标

2011年06月21日08:14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北京政协建议推积分落户制

  考核科技贡献、在京时间等指标,计算非京籍人才“积分”,达标可落户

  本报讯 以科技贡献、专业技能、在京时间等指标为考核项,计算非京籍人才的“积分”,积分达标即可落户北京;为发挥消费对拉动经济的贡献率,建立机关事业单位收入正常增长机制,提高最低工资标准。

  昨日下午,政协北京市第十一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加快首都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若干问题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提出了上述建议。

  建议停建洗浴中心

  “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是解决首都人口资源环境矛盾的迫切需要。”在昨日的常委会上,市政协相关负责人表示,市政协委员、各民主党派成员和专家学者,成立了5个课题组,对12项北京市转移经济发展方式具有重要影响的课题,开展了110余次调研活动,形成了12份专项报告。

  昨日审核通过的《建议》,集合了该12个专项报告的主要建议,涉及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水资源管理、行政体制改革、中心城疏散等社会热点问题。

  针对摇号新政实施后二手车产业受到的影响,《建议》提出,北京应尽快制定二手车交易实施细则,拓宽二手车外销渠道,打破交易困局;对于正在进行的中心城功能疏散,须采取行政强制辅以经济制约的措施,清理过多的行政办公、高度叠加的公共服务、低端产业;而面对北京日益吃紧的水资源,应停建洗浴中心、滑雪场、高尔夫球场。

  医保基金受公众监督

  对于“看病难看病贵”,《建议》也有涉及,拟借助“建立公开透明、科学有序的医保基金使用决策机制”,缓解这一难题。

  意即借鉴发达国家经验,建立公众质询和建议反馈平台,医、患、保三方共同参与医保政策决策,医保基金收缴、使用、结余等情况,均须定期向社会公布,接受社会监督。

  可筹建北京市文化委

  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应与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并行,《建议》认为北京应加快转变政府职能,“把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作为衡量干部政绩的标准”。

  文化创意产业为近年来北京的重点,对此,《建议》指出,为达成以“大文化”统筹北京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格局,北京可整合相关部门职能,组建北京市文化委员会。

  关键词1积分落户

  人才攒够积分可落户北京

  【建议】

  根据不同机构特点,完善现有人才评价体系;根据重点扶持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实际,制定引进高层次人才和急需技能人才的分类评价标准。综合考虑科技贡献、专业技能、在京时间等多方面因素,试行人才引进的积分制度,申请人员在达到既定的积分后,可获得进京户口指标。

  【解读】

  “一名北漂大学毕业生,现在没达到所谓的人才标准,但不等于几年后就不是北京需要的人才。”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表示,人才“积分”落户制度,可在进京指标日趋缩进的人口调控大背景下,形成客观、量化、透明、公开的人才落户制度,“是不是人才,不是职能部门的人为、主管判断,而是量化考核,公平公正”。

  “进京指标不应该只面向高层次海归等高端人才。高级蓝领、高级护工,也是人才,也应该有落户北京的机会”,他说,高级蓝领、高级护工等人才,不同于高层次海归容易识别。但北京的人口调控,不等于只吸收高端人才。

  “各个方面的人才,北京都需要,而且各类人才也都应该有落户北京的机会。因此,北京急需一个人才落户的考核体系,"积分"落户制度就是要达成这样的目标。让那些北漂人才,看到融入北京的希望,避免人才流失”。

  关键词2收入增长

  机关建收入正常增长机制

  【建议】

  深化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提高国有企业普通职工收入;引导民营企业提高就业人员收入水平;建立机关事业单位收入正常增长机制,适时调整工作人员工资;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加大公共财政投入,消除群众消费的后顾之忧。收入与CPI等指标联动。

  【解读】

  在国贸一合资企业上班的陈秋认为,自己没有希望,“机关事业单位很容易做到,政府下道公文就可以了。可我们这些体制外的人员,恐怕没有机会了”。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则表示,非公企业工资增长机制的建立和实施,难度虽然远大于机关事业单位,但是也可以通过工资集体协商这一市场经济的通行做法,“关键是,非公企业的工会,要真正发挥作用”。

  他认为,非公企业涨工资应按市场机制出牌,但政府应采取多方面措施帮助非公企业,提升效率做大蛋糕,“比如税费减免,创造有利于提高劳动生产率的环境。收益增长了,非公企业才有能力提高员工待遇”。

  关键词3中心城疏散

  中心城人口疏散慎建高楼

  【建议】

  中心城过多的行政办公、高度叠加的公共服务、低端产业等,必须采取行政强制辅以经济制约的措施,加以清理;慎建高楼,避免聚集新的人流和交通流;采取冻结立项和规划审批等行政手段,实行最严格的批后监管制度,严格控制不符合首都功能的无序建设、产生负面影响的相关功能;促进功能疏解和机构外迁。

  【解读】

  “若干年前,北京就决定中心城区停建高楼,可遗憾的是,一栋栋高楼还是拔地而起。”北京市社科院研究员白志刚表示,紧锣密鼓推进的中心城区疏散,有三个风险点。

  “只疏散人口,没疏散机构,这是第一个风险点。”他说,居民疏散也就是人口疏散,只是中心城功能疏解的一部分,而更重要的是,国家部委和北京各委办局等机关事业单位外迁,学校以及医疗机构重组,“这样才能缓解城市病”。

  白志刚表示,人口疏散后的空地用途,系中心城疏散的最大风险点,“很多单位都有人专门负责跑规划,这应该是中心城区见缝插针建高楼的原因。”

  白志刚担心京味儿也会随疏散而消失,“这也是一个风险点。四合院、胡同,这是北京的历史风貌。如果四合院的居民全部疏散掉,京味儿也就不复存在了”。

  新闻背景

  广东十万外来客落户

  拥有近3000万流动人口的劳务输入大省广东,在户籍制度改革上率先破冰。

  2009年底,广东中山出台《中山市流动人员积分制管理暂行规定》,首先探索“积分排名入户制度”。按照制度设计,流动人员的学历、职称、社会保险、社会服务、荣誉称号等都可置换一定分值,累积的分值将可能为他们换得梦寐以求的“城镇户口”或“子女入学指标”。

  2010年6月7日,广东省政府出台《关于开展农民工积分制入户城镇工作的指导意见(试行)》,正式在全省推行“积分入户制”。目前,已有10.4万名流动人员通过积分制入户城镇。

(责任编辑:高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