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退休副局长占400亩耕地违规建农庄(组图)--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南京退休副局长占400亩耕地违规建农庄(组图)

2011年06月02日08:16    来源:《扬子晚报》     手机看新闻

  
虽没手续农庄已经营5年了。
农庄大牌楼。
农庄内冷冷清清。


  近日,南京市江宁区秣陵街道周里村村民反映,在2006年江宁区一退休副局长,利用周里村开始新农村建设之机,竟以生态农业开发为名占地400亩,最后多数土地被撂荒后,私建了一座“元湖农庄”,还陆续在园区内盖起了别墅等违建。但就是这样一个占地400亩的农业项目,直到现在也没有得到规划、建设部门的批准。最近因为农民土地流转协议期满,相关部门又要农民签协议土地续转15年,却因为土地补偿价位过低再次引起村民不满。昨天,记者赶往现场采访,江宁区秣陵街道相关负责人表示,因土地续租企业与村民之间的矛盾他们正在积极协调之中。

  农业开发项目险变违建引不满

  昨天上午,记者驱车赶往南京市江宁区秣陵街道元湖农庄所在地调查此事,车沿宁溧大道行至周里村,发现紧邻马路边一个竹制大牌楼,一侧用喷绘布写着元湖农庄,经营项目是餐饮、垂钓、会议、休闲和客房。

  记者经过大门向里行驶百余米后,在路的左侧发现一个占地近20亩、黛瓦白墙的古典建筑群映入眼帘。门口石刻的“元湖农庄”四个字很是气派。庄园内没有客人,一位女服务员告诉记者,山庄生意清淡,服务员也都基本无事可做,记者再问其他问题,这位服务员表示老板张必河不在后便不愿多说。随后记者又在这个占地400亩的农庄里转了一圈,并没有看到其他农庄应有的瓜果飘香,蔬菜葱绿的景象,而多处显得有些荒凉。

  由于无法找到元湖农庄老板,记者在和附近元湖自然村里的百姓聊天时得知,现在被征地农民最觉不满的就是,庄园建立之初,虽然农民手里的土地被以每亩每年400多元的补助流转出去,合同期限是5年,土地流转当时大家意见并不大,因为大家都希望投资老板能按照农业旅游开发的形式,带动周边居民共同致富。但是,后来老百姓看到这个庄园的建立和附近村民的设想差别越来越大,老板不是一心一意搞农业项目开发,而是将400亩土地部分建成配套庄园附属建筑后,更多的土地都被撂荒,再后来当地村民又看到老板开始兴建不少违建和别墅,这让附近村民意见很大。

  “你说说,一亩田一年400多元补助,现在能干什么?本来我们想着庄园成功,我们也能跟着受惠,现在这个庄园被投资老板搞得半死不活,竟然提出再让我们把土地租给他15年,你说我们还会答应?不能因为农庄老板有背景我们就要与他合作,做事于老百姓无利大家肯定不会答应。再说这个庄园从建立之初到现在也没有拿到任何合法手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如是说。

  退休副局长投资建起违规农庄

  在对当地村民的采访中,不少村民一直强调就是因为元湖农庄老板有背景,所以现在村里领导知道分给村民的补偿款不合理,仍在坚持让原来的村民继续将土地流转给元湖农庄老板,而且这次租期一签就是15年。那么这个至今尚无任何规划、建设部门批准,而违规建立起来占地400亩的元湖农庄老板是谁?为何明知农庄手续不全,相关部门还能继续让其存在呢?

  朱启贵是原元湖自然村村长,元湖村也就是“元湖农庄”所在地,周里村的下属自然村。对于“元湖农庄”是如何进村的,朱启贵说,2006年接到周里村原书记王某的命令,要求他动员元湖村村民交出手里的400亩良田,通过土地流转出租给一位名叫张必河的老板,进行新农村的农业开发建设。“我听讲,张必河是东山那边的一位局长,后来退了就到这边来投资,他老婆现在还是我们秣陵街道财政所的所长呢。”朱启贵说。

  对这个“元湖农庄”,朱启贵肯定地表示,这是个没有规划、没有建设许可的违建,甚至连当年的土地流转也没得到相关部门的立项批准。记者试图找到“元湖农庄”主人张必河,遗憾一直联系不上,不过经核实,张必河确实曾担任过江宁区几个局的副局长,如今早已退休,成了一名私人老板,来江宁区秣陵街道周里村,投资占用400亩地建农庄。

  对于村民们的说法,周里村现任党支部书记朱海兵坦承,2006年江宁区秣陵街道进行新农村建设时,要求周里村征地共计1800亩,当时根本没有考虑到400亩地能否得到有效利用,正好张必河引进了农业生态旅游项目,于是便进村了,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最后就建好一个元湖农庄后,其余的农业开发就看不到更大进展。

  至于“元湖农庄”所建建筑,江宁区国土局执法监察大队长苏德成表示,它既是违建,也是违法用地,没有任何手续。之前他们已经对张必河擅自建设的别墅实施了拆除,而农庄的主体建筑,因为张必河的不配合以及各方面的阻力,拆除难度较大。

  街道表态 租地矛盾已化解,违规项目是否取消“不好说”

  对于元湖农庄因为开发不善引起村民不满,最后闹出有地不愿续租给元湖农庄事件,那么元湖农庄所在街道又是如何处理这件事情的呢?

  昨天中午,记者找到了江宁区秣陵街道,该街道高副主任表示,“元湖农庄”确实是2006年,在大家都提倡大力搞好新农村建设时,周里村村委会引进的一个农业生态旅游项目。当时项目引进后,还搞了许多有关生态旅游、农家乐等经营内容,由于开发好,基础设施落实到位,一度还吸引了不少领导前来考察。也许是因一阵风上马的扶持项目,到后来经营状况不理想,违规建起的别墅又拆除,如今“元湖农庄”才处于目前这种现状。

  不过,高主任强调说,这次“元湖农庄”与周里村村民因租金太低不愿再签续约的情况,他们一直在就租金问题与村民进行积极协调之中,目前拟定每亩地租金和农田补助费,由原来的每亩每年400多元,到了现在的500多元,据了解不少村民已经愿意接受。对退休副局长违法占地400亩土地建农庄的事,高主任说他刚刚接手分管土地工作,当初“元湖农庄”搞农业生态旅游项目与村里签了一份20年合同,下一步他们将会对闲置土地恢复农业生产。

  至于山庄无法盈利,投资老板为何仍要续租,一位相关人士表示,其实元湖农庄老板也亏不多,因为一亩地每年400多元的承租价格并不高,老板现在已把土地分租给一些农户栽树,这样多少也能保证收回成本。对于这样的违规项目,相关部门是否会将其取消,得到的答复是“很不好说”。(记者 李海勇 文/摄)

(责任编辑:袁悦(实习))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