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忠县原副县长涉受贿 庭审称对不起瘫痪妻子--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重庆忠县原副县长涉受贿 庭审称对不起瘫痪妻子

2011年05月06日08:20    来源:《重庆晚报》     手机看新闻

  
忠县原副县长王开健被控受贿百余万受审


  当庭声泪俱下念悔过书:

  对不起瘫痪在床的妻子

  质疑开发商“做假人情”:

  卖给我的门面不是低价

  妻子坐轮椅旁听,庭审结束后夫妻俩隔着护栏深情拥抱


  “悔过书”摘录

  在我33岁时,妻子却因风湿性关节炎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此时,女儿刚上小学一年级,我是既当爹,又当妈……

  20多年来,我带着病妻全国奔走,从未放弃过任何治疗的希望……我曾背着患病的妻子登上过长城,曾带着她去过天涯海角……


  健康是福,平安是福,我却痛失所有的幸福。

  4日,曾任忠县副县长的王开健,因被控受贿100余万元,在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王开健对检方的指控基本无异议,只是对开发商低价卖门面给他一说有异议:“我买的门面和市场价一样,开发商根本没有低价卖给我,他卖的是一个假人情。”

  庭审即将结束时,王开健还声泪俱下地宣读“悔过书”,并与坐在轮椅上前来旁听的病妻抱头痛哭。

  老板朋友扎堆,有人送他两套住房

  现年58岁的王开健,案发前系忠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他还曾担任忠县建委主任、武隆县副县长、忠县副县长等职。

  市检察院第二分院的起诉书显示,向王开健行贿的多达9人,均系建筑领域的老板。比如,忠县某建筑公司老板方某,多次向王开健行贿,还送给他两套住房。

  检方指控,1996年至2000年期间,王开健担任忠县建委主任,利用职务便利在方某所在公司综合楼立项审批、选址等方面予以帮助。方某为感谢王的关照,在2000年初将位于忠县县城、总面积230平方米的两套住房送给王开健。后经鉴定,这两套住房当时市场价13万余元。

  2001年,王开健升任武隆县副县长,分管城建等工作。方某的事业也拓展至武隆县,承建了武隆县城市生活垃圾处理场工程。

  起诉书显示,王开健对方某同样是关照有加。因此,在2004年春节的一天,王开健以女儿在广州买房差钱为由,收受方某15万元。

  此外,方某还利用逢年过节、王家婚丧嫁娶等时机,多次向王开健行贿。

  起诉书显示,1996年至2007年下半年,王开健在担任忠县建委主任、武隆县副县长、忠县副县长、忠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期间,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17.9506万元。其中,人民币92万元,住房两套(价值13.077万元),门面一间(价值2.9619万元),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9.9117万元向请托人购买门面一间。

  检察机关当庭发表的量刑建议是:应以犯受贿罪,对王开健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

  被控低价买房,质疑开发商“卖假人情”

  王开健对检察机关的指控基本无异议,但他辩称收受的部分钱财是朋友之间的礼尚往来,不应该定性为受贿。他还称,他和方某就是多年的朋友。

  “王开健多次给方某的小孩压岁钱,还曾到学校去看望他们。王开健受经济条件限制,无力对方家给予等额的回礼。”庭审中,被告的辩护律师刘召奎这样辩护。

  庭审中,辩控双方争议最大的是王开健低价买门面一笔。

  检方指控:2001年,王开健担任忠县建委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对当地一房产开发公司在项目规划许可、建设施工等方面予以关照。2003年初,王开健以18万元的价格向该公司购买了一间约30平方米的门面。经鉴定,该门面当时市场价为27.9117万元,王开健变相收受对方9.9117万元。

  对此,王开健的辩解是未给对方予以帮助;买门面时,自己已到武隆任职,不知道该门面当时的市场价格。

  被告律师刘召奎对这笔指控的质证意见是———不排除开发商“卖了假人情”。因为根据他调查,有不少市民在该公司同期购买的同一地段门面,每平方米价格仅五六千元,鉴定显示门面当时价格每平方米9000元的结论,不客观准确。

  刘召奎的提法,得到了王开健的认同。“就低价买门面一事,其实我也一直想说,怀疑开发商卖了假人情。”王开健在最后陈述时这样说。

  法庭将择日宣判。

  王开健念悔过书

  一家人哭得

  一塌糊涂


  依照法律规定,被告人有自行辩护的权利。但自行辩护环节,王开健的发言并未为自己辩护,取而代之的却是声泪俱下宣读了事先准备的“悔过书”。

  “今天,我站在被告席上,心情格外沉重。当了27年的领导,是自己未把握人生方向,最终跌入深渊,对不起党组织的培养,对不起家庭……”言及家庭,王开健声音哽咽。

  “在我33岁,自己风华正茂时,妻子却因风湿性关节炎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此时,女儿刚上小学一年级,我是既当爹,又当妈……”此时,专程从广州赶回来的女儿和轮椅上的王妻熊某失声痛哭,王开健也是泣不成声。但他还是坚持把这份精心准备而又饱含深情的“悔过书”读下去。

  “20多年来,我带着病妻全国奔走,从未放弃过任何治疗的希望,而且花费巨大。”王开健说,妻子一度不想拖累家人,曾偷偷服用安眠药试图自杀,他及时发现,并向妻子承诺,永远不离不弃。

  “我曾背着患病的妻子登上过长城,曾带着她去过天涯海角。”王开健说,他说这些并不是想开脱责任,而是责怪自己没有处理好家庭美德与国家法律的关系。现在自己深陷囹圄,他时常在妻子从轮椅上摔倒的恶梦中惊醒。

  “健康是福,平安是福。但我却痛失所有的幸福。”王开健称,作为家庭顶梁柱的他除了不能照顾病妻,不能为年过八旬的岳父母尽孝外,还要让家人担心。对此,他深感痛心。

  在庭审结束后,法庭也鉴于王开建特殊的家庭情况,特许他和家人进行了一个短暂接触。

  此时的王开健饱含泪水,他快步走向轮椅上的妻子,隔着护栏和妻子深情拥抱。

  “你要保重身体……”女儿也紧紧抱住父亲,用嘶哑的声音向父亲承诺“我会照顾好母亲”。(记者 唐中明 通讯员 程建勇)


(责任编辑:袁悦(实习))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