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税副巡视员受贿内幕:用女儿名字买车买房--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北京地税副巡视员受贿内幕:用女儿名字买车买房

2011年05月03日08:22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近日,北京地税局原副巡视员任依娜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成为北京地税系统窝案中,首起量刑为无期徒刑的案件。

  2010年上半年,北京地税系统多名官员被“双规”调查,除任依娜外,还包括北京地税局原局长王纪平、原运营维护中心主任刁维列,目前尚未公布具体案情。记者调查得知,任依娜涉案的“国标税控机招投标项目”,上述两人也牵扯其中。

  2010年1月27日,北京地税系统一次工作会。

  56岁的副巡视员(副局级)任依娜谈到廉洁问题。她说,“我们一定要充分认识到加强系统党风廉政建设的极端重要性,切实把党风廉政建设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做到警钟长鸣、常抓不懈,严格一岗双责”。

  短短一个月后的一天,任依娜慌慌张张找到北京曜辉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简称曜辉达公司)负责人王岩,要把从该公司获得的400万元归还。

  据王岩证言,任依娜当时说北京地税局退休的局长王纪平被“双规”,并嘱咐王岩,“如果有人问这件事,就死咬住说曜辉达公司跟我(任依娜)没关系”。

  税控机政府采购引来“投机”公司

  北京准备推广国标税控收款机,对税控机生产商和销售商是利好消息。

  位于广渠门内大街的曜辉达公司,工商登记信息显示成立于2007年3月。

  该公司网站显示,曜辉达是北京市地税局指定的销售及维修国标税控收款机的公司。

  国标税控收款机相比普通收款机,最大的特点就是加设了一道“黑匣子”,使得征税部门可以了解用户的交易信息,达到控税的目的。

  2003年10月,《税控收款机国家标准》出台。2006年下半年,北京地税开始准备推广应用国标税控收款机。

  这对税控机生产商和销售商来说,无疑是个利好消息。

  时任北京一家科技公司人员的刘铁元从公司内部得知这一商机,也想从大蛋糕中分一杯羹。

  由于国标税控收款机是政府采购项目,必须在北京地税组织的招投标过程中标才能经营。

  刘铁元得知时任某银行一支行行长王岩与地税人士相熟,两人决定成立一家公司,各占一半股份。

  为掩人耳目,王岩和刘铁元分别找来表弟和弟弟出面做名义股东,两人幕后操盘。

  副巡视员帮忙后不要钱要股份

  “要股份说明她已上心、中标可能性就大。”王岩、刘铁元未提出异议。

  王岩与时任北京地税局副巡视员任依娜熟识。

  北京地税局官网显示,2007年为加强推广国标税控收款机工作,北京地税局成立了“推广应用国标税控收款机工作领导小组”,任依娜具体负责日常工作的组织领导。

  “税控收款机选型”招投标是“领导小组”负责的一项重要工作。

  王岩证言称,在曜辉达公司成立前,就将任依娜约出来谈此事,任依娜表示“回去帮忙了解,你们(王岩等)准备标书。”

  随后,刘铁元得知位于北京的航天信息公司也要参与国标税控收款机招标,与王岩商量“成立公司,代理销售航天信息公司的产品”。

  两人分工,王岩做任依娜的工作,刘铁元则游说航天信息公司。

  “自称与地税局领导关系好。”航天信息公司电子产业事业部负责人说,刘铁元来找他们争做代理商时说。起初,航天信息公司怀疑刘铁元实力,提出跟“这名地税局领导见面后”,再签代理协议。

  这个“见面”要求,是在任依娜办公室实现的,她对航天信息公司投标“表示欢迎”。

  据王岩证言,事后问任依娜中标后需要如何感谢,任依娜提出让自己的侄女到曜辉达公司做事,并持有10%的股份。公司其余股份由任依娜、王岩、刘铁元三人平均分。

  “要股份说明她已经上心、中标的可能性就大。”王岩、刘铁元都未提出异议。

  任依娜也曾对王岩表示,招投标事情已打好招呼。

  “领导打招呼”评标中多打分

  “任依娜是我的主管领导,向我打招呼,我不可能也不敢不答应。”

  被打招呼的是时任北京地税局计财处副处长彭某,她负责具体招投标工作。

  “任依娜是我的主管领导,而且是领导小组负责人。她向我打招呼,我不可能也不敢不答应。”彭某说。

  北京地税官网网站显示,任依娜2006年担任副巡视员之前,曾任地税局计会处处长、信息中心主任等职。担任副巡视员后,分管计会处分管财务处、档案处、票证中心等。

  2007年4月2日,北京地税局“税控收款机税控器和金融税控收款机选型”招标公告发布。

  评标委员会成员中,就有地税局计财处副处长彭某与地税局运营维护中心主任刁维列。

  按照刁维列的履历,成为运营维护中心主任前,曾任地税局征管处副处长、信息中心主任、票证管理中心主任等职,也是任依娜的“老下属”。

  彭某称,她把任依娜打招呼的事告诉了刁维列。评标时,外聘专家问到之前与税务局合作的公司怎样,刁维列选了六七家公司重点介绍,其中包括航天信息公司。

  “如果没有任依娜提前打招呼,没有我在招投标前后给予一定照顾,航天信息公司不可能中标。”彭某坦言,对领导关照过的公司多打了些分。

  2007年5月8日,中标公告发布,航天信息公司与另外五家公司,成为北京(地税)国标税控收款机产品供应商。

  随即,曜辉达公司如愿成为航天信息公司在北京地区的独家销售代理、独家售后服务商。

  公司赚钱后要钱要车要房

  任依娜提出以后查起来不好说,不如用女儿名字买,且不能用支票。

  2007年8月1日起,北京全市范围内推广应用国标税控收款机。

  当年年底,曜辉达公司实现盈利,距公司成立不到10个月。

  据王岩证言,2007年九十月份,“任依娜说女儿从国外留学回来还没有车,意思是让曜辉达公司出钱”。 两人心领神会,带着任依娜女儿、女婿到丽泽桥附近一处4S店看车,选中一辆红色奥迪。

  尽管努力投其所好,还是没办到点子上。

  刘铁元称,本来安排从公司账上取一张39万元的支票,以公司名义买车。

  对此,任依娜很不高兴,提出以后查起来不好说,不如直接用女儿的名字买,而且不能用支票。

  刘铁元只好又提着38万余元现金,到4S店把车退了,改由现金支付、以任依娜女儿的名义购买。

  曜辉达公司盈利后,任依娜开始从账面报销自己的私人开支,每月报销约4万元,从2007年年底到2009年年底,一共报销了108万,包括加油、修车、物业费等。

  2008年下半年,任依娜让女婿接替了侄女到公司监督财务账目。

  事实上,任的女婿很少到公司,刘铁元只是每两个星期将账目带给他看。

  任依娜的“大手笔”发生在2009年。

  当年夏天,任的女婿看中海淀区翠微路的颐源居一套房,要价600万元。

  交了5万元定金后,岳母任依娜主动拿出260多万交首付,并坚持房产写在女儿、女婿名下。

  这钱也来自曜辉达公司。

  2009年,曜辉达公司账面已有1400多万利润,任依娜得知公司维持运营需要三四百万后,提出按4:3:3的比例分掉1000万,她拿走了400万元。

  系统招标牵出多名地税官员

  原局长王纪平被查,涉嫌在北京地税信息系统招投标中收受贿赂。

  拿到这400万半年后,任依娜慌慌张张要还回去。

  此时,她的“老上司”北京地税局原局长王纪平、“老下属”北京地税局运营维护中心原主任刁维列双双被查。

  据《新世纪》周刊报道,王纪平、刁维列被查于2010年1月底至2月初,经有关部门初步核查,王纪平涉案金额为上千万元,涉嫌在北京市地税系统使用的信息系统招投标中,收受贿赂。

  据《北京晚报》今年1月11日报道,政协北京市第十一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撤销了王纪平委员资格,王纪平在担任北京市地税局局长期间严重违纪。

  本报记者调查,王纪平正是“推广应用国标税控收款机工作领导小组”的组长,刁维列则长期分管与税控机采购运营维护相关业务。

  据北京地税局计财处副处长彭某称,该项目评标时,刁维列向评标委员会重点介绍的六七家公司,除了航天信息公司,都是王纪平事先确定好的。

  也就是说,跟刁维列、彭某“打过招呼的领导”,除了任依娜还有王纪平。

  招标方领导一句话价值数千万

  一名业内人士坦言,所以投标企业都舍得花大钱运作。

  领导打招呼就能决定招投标?

  事实上,当年参与评标的,除刁维列、彭某等地税系统内部人员,还有一些专家。

  此次评标委员会中两名专家均否认当时受到地税局或其他评标成员干扰。

  对于评标时刁维列主动介绍,两名专家均称,评标中主动听取招标方的意见很正常,毕竟只有招标方与投标方有过实际接触。招标方的介绍,究竟能对评标起到多大作用也因人而异。

  上述一名专家是财政部专家库中的成员,经常接到评标邀请。他说,评标前一天被随机从库中选中并被通知参加。到场后,看到会场内摆放了一圈的设备,专家们除看标书,主要就是查看、比较各个设备。

  这种情况下,招标方领导一句话,“的确价值数千万,甚至过亿”一名业内人士坦言,所以投标企业舍得花大钱运作。

  北京地税局数据显示,仅国标税控收款机一项(北京地税信息系统包括很多项目),到2007年年底,约7万户商业企业小规模纳税人要推广安装。

  昨日,12366纳税服务热线人员称,今年6月底前北京的小规模纳税人都要装国标税控收款机。公开资料显示,“税控设备市场广阔,未来5年中国税控设备市场的总体需求量将达到2899万台,市值规模达580亿元。”

  北京市律师协会招标、投标与拍卖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主任赵曾海认为,目前招投标市场中,一些行业和部门既是政策的制定者,又是资金的安排者,也是代理机构的遴选者。仲裁者,集决策、执行与监督权力于一体,极易在市场经济中引发权钱交易的腐败行为。

  官场“亚腐败”易滋生窝案

  “当某些部门权过大时,就容易突破底线,而底线往往不是很清晰。”

  2010年5月,任依娜被“双规”,后移交检察院。

  三四个月内,一名原局长、一名副巡视员、一名主任接连被查,地税窝案备受关注。

  窝案的产生,在中国政法大学行政管理系系主任翟校义看来,与官场的“亚腐败”状况密不可分。

  他认为,《公务员法》虽已实施,但一些干部认为“大家都是这样”,这种幻觉就像亚健康一样弥漫,造成有恃无恐的局面,“当某些部门权过大时,就容易突破底线,而底线又往往不是很清晰”,“一些人突破一点,另一些就敢再突破多一点”。

  解决这一问题,翟校义表示公务员退出机制亟待完善。虽然《公务员法》规定辞职、辞退、开除、退休等退出机制,现实中除退休外,其他方式鲜有运用,加之缺乏有效的社会监督,给公务员一步步滑向犯罪创造了条件。

  “中国惩治和预防腐败重大对策研究”课题组组长王明高也多次公开呼吁,尽快完善家庭财产申报登记制度、建立遗产税和赠与税制度以及制定反腐败法。

  据悉,案件审理过程中,任依娜没请律师辩护,判决书认定其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王岩和刘铁元仍在接受调查。

  目前,王纪平、刁维列等人相关案件还在调查中,具体案情均未对外界公布。(记者 张媛)


(责任编辑:袁悦(实习))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