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海上皇宫房屋主体拆除完毕 无证存在8年--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深圳海上皇宫房屋主体拆除完毕 无证存在8年

2011年04月22日08:15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未拆除前的“海上皇宫”。陈文才 摄
    

  4月20日,“海上皇宫”中庭平台的房屋主体已被拆除完毕,这座海上建筑8年前建造就没有获得海域使用权证。本报记者 周亦楣 摄
    
“海上皇宫”主人郭奎章说,他申请海域使用权8年未获批。
    
4月9日,“海上皇宫”正式开始拆除。屋中还摆着硕大浴缸。


  ■ 核心提示

  4月8日,“海上皇宫”开始被深圳龙岗区农林渔业局拆除。

  这座位于深圳海面的豪华“浮岛”,从2003年建造起,就没有海域使用证。8年后,它被拆除,但依旧留下一连串疑问。为什么没有海域使用证的“海上皇宫”得以生存8年?为什么会有广东省领导批字可“先试先行”?为什么不符合整改规定的“海上皇宫”能获得垂钓证和养殖证?为什么养殖证又被收回?对于这一系列问题,深圳龙岗区农林渔业局均拒绝回答。

  “岛主”郭奎章则表示,他们不是有意违法,而是一直在申请使用权。“海上皇宫”虽被拆了,但具有探索海洋产业、探讨完善法律的价值。

  4月18日,“海上皇宫”中庭平台上的房屋主体拆除完毕。这意味着“海上皇宫”真正倒下了。

  如果从2003年无证动工时算起,这座违章建筑的倒下用了8年时间。期间,它经历了“先试先行”、“被罚71万元”、“获得养殖证”、“要求被拆解”等一系列波折。

  “海上皇宫”是一座豪华海上“浮岛”,漂浮在深圳龙岗区南澳东山湾的海域上,有不少商界名流、知名人士,甚至是政府官员都上过该岛。于是外界有猜测认为,违章“浮岛”的存在是因为权力和财富结合的结果。

  “岛主”郭奎章在接受采访时,否认了这个猜测。他说,他们不是有意违法,而是一直在申请使用权。郭奎章还认为,“海上皇宫”是属于社会和公众的财富,它具有探索海洋产业、探讨完善法律的价值。

  海上宫殿突破政策边界

  郭奎章在2003年申请建造海上浮岛,但现行法规没有对海上附着物作出相关规定

  龙岗区东山湾的海域上,聚集着上百个渔排,那里是当地渔民和潮汕渔民的养殖区。2003年郭奎章有了一个设想,他想将养殖渔排建成酒店度假村。

  “这在全国是史无前例的。”郭奎章说。

  郭奎章向记者出示了一份《我的海我的梦———吸引世界目光的超五星级梦幻岛》规划鸟瞰图。

  按此规划,整片东山湾海域将建成二十多个海上浮岛,郭奎章将成为占地十万平方米的“梦幻岛”岛主。而“海上皇宫”只是其中的一个。

  郭奎章随后向龙岗区海洋局打报告。他得到的回复是,国家还没有关于海上附着物怎么批的相关法规,也没找到相关依据。

  郭奎章还是决定先建一座海上浮岛作为试验田。

  据郭奎章回忆,“海上皇宫”建设过程中,并没有受到相关部门的阻挠。

  “根本不需要手续,建也没人管。”郭奎章称,每天几百个工人大张旗鼓地建设,海洋部门不可能不知道。海洋局“只管别淹死人了,偶尔边防来查一下身份证。”

  此后,2004年四五月份期间,郭奎章又将“海上皇宫”开建第二期,规模扩大了一倍左右,面积达到7000多平米,整体投资约1个亿。

  据一位曾赴“海上皇宫”采访的记者描述,整个“海上皇宫”充满了东南亚风情。主体建筑是一栋两层的泰式楼房,屋内摆满了皮质盔甲、油画、与真马大小接近的木雕马、金黄色的工艺水壶、孔雀标本、古典计时钟等各种装饰品。此外,还有游泳池、赛马场、音乐房,岛上还养殖了藏獒、孔雀、德国进口的马匹等。

  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从事房产的郭奎章,对“海上皇宫”颇为满意。

  4月13日,郭奎章告诉记者,建设过程中,他一直向龙岗区海洋局、深圳市海洋局、广东省海洋局递交申请,要求发放海域使用证。他说给予的回应都是无法可依,不能发证,“等有了法律,再给办证。”

  省领导批字“先试先行”

  坊间猜测郭奎章与时任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局长李珠江私交甚好;郭予以否认

  辉煌的“海上皇宫”建成后,郭奎章并未将其纳入公司化管理。他说,当时他只是将这座浮岛,作为朋友聚会的场所,不对外经营。

  2006年前后,“海上皇宫”以发展“休闲渔业”为名,向龙岗区海监部门提出海域使用权申请。但未获通过。

  2007年6月11日,“海上皇宫”命运出现重要转折。

  这一天,龙岗区农林渔业局以“深龙农字【2007】66号”下发了《关于申办开发海上休闲渔业项目的批复》。该批复称“原则同意你公司经营海上休闲渔业项目。”

  “相关部门给了指示,要我们成立公司,正规经营海上休闲渔业项目。”刘雅薇说。

  刘雅薇是海上精英娱乐有限公司(简称“海上精英”)的媒体接待负责人。她说,“海上精英”就是应政府要求,于2007年成立,用于管理“海上皇宫”。

  刘雅薇说,公司成立后,海洋部门建议,这块海域归东渔社区使用,是否可以与东渔社区合作。

  此后,“海上精英”以扶贫为名,与东渔社区签订了《合作协议书》,双方约定以一年8万元的价格,每三年递增10%,获得10万平米海域的使用权。

  李土兴是东渔社区股份合作公司的法人代表。当时由他来签署这份合约。他告诉记者,当地渔民也没有海域使用权证,后来那份合约被定为无效协议,“他们也就没必要付给我们钱了。”

  2009年2月25日,“海上皇宫”又迎来一缕“曙光”。

  当时有媒体报道,时任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局长李珠江给“海上精英”一份手写批示。批示中称,此事(指“海上皇宫”)可按“先行先试”的原则探索管理。

  坊间猜测郭奎章与该领导私交甚好。

  对此,郭予以否认。他告诉记者,“他从来没见过李局长,李局长的确来‘海上皇宫’考察过,但我不在”,“要是有私交关系,我就把手续办下来了”。

  郭奎章对李珠江的评价是,“很有远见,很有前瞻的领导。”

  中国海监广东省总队龙岗大队大队长戴玉茹曾在接受新华社“新华视点”采访时说,2009年3月,龙岗大队曾阻止“海上皇宫”扩建维修,当场查扣并拖走“海上皇宫”的3个大木排,后来上面有领导发话说,要保持现场。所以就把木排还给“海上皇宫”。

  祸起71.1万罚款?

  龙岗区海洋局以非法占用海域罚处“海上皇宫”71.1万元,郭奎章因未缴纳而被诉至法院

  2008年一次台风,对“海上皇宫”造成严重打击。水上建筑被打掉一半。修整后,郭奎章将“海上皇宫”移动几十米,安置到一个避风位置。

  “不移位可能就没有后来被拆除的灾难。”郭奎章指着一份罚款说。

  那是一份2008年龙岗区海洋局下发的行政处罚。

  2008年1月,龙岗区海洋局批准立案调查,查实“海上皇宫”非法占用海域面积达1.58公顷。龙岗区海洋局对“海上精英”处以71.1万元的行政处罚,并责令其限期恢复海域原状。

  郭奎章解释,这次罚款是因为擅自移位而没向相关部门通报。

  郭奎章没有缴纳这笔罚款。他说,那是因为手下人办事拖拉,认为“不该被罚。”

  2009年11月5日,龙岗区海洋局向龙岗法院提出非诉执行申请,申请强制执行《行政处罚决定书》。

  因为违法,海上皇宫已不是第一次被诉至法院了。

  深圳当地媒体曾报道,中国海监广东省总队龙岗大队大队长戴玉茹曾表示,早在2004年,该大队就对“海上皇宫”进行立案调查,当时移交给了福田区法院,因过期无法执行无疾而终。

  2009年11月20日,龙岗法院裁定:准予强制执行。

  2010年1月27日,据深圳本地媒体报道,深圳代市长王荣在全市查处违法建筑和违法用地工作会议上表示,“海上皇宫”要拆。王荣说:“像这一类事,首先就是拆,不要又来说情。”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次点名,给“海上皇宫”很大压力。

  拆除变成拆解?

  本应被拆除的海上皇宫,后在龙岗区海洋局指导下拆解成3部分,并获“养殖证”“垂钓证”

  虽然法院判定,要求“海上精英”退还非法占用的海域,恢复海域原状,但郭奎章在2010年1月17日,还是认为“海上皇宫”不会被拆除。 那天下午,他在接受全国各地记者采访时表示,“谁想拆海上皇宫,那是不可能的,海上皇宫不会消失、不会被拆除,顶多是罚点款。”

  刘雅薇对记者说,法院判决书对如何拆解“海上皇宫”并没有做详细说明。“海上精英”遂向龙岗区海洋局申请,“能否有办法以整改的形式取得养殖证和休闲垂钓证”。

  在一份龙岗区海洋局向媒体公布的《关于海上精英娱乐公司(“海上皇宫”注册公司名)海上构筑物有关情况的说明》中解释,“海上皇宫”此类海上案件执行并无前例可循。综合考虑“符合功能区划”、“资源利用最大化”等多方面因素,最终决定将该“构筑物”拆解拖离。

  此后,“海上精英”在龙岗区海洋局的指导下,将“海上皇宫”拆解成三部分———一个养殖渔排、一个休闲垂钓渔排,通过栈桥连接的中心跑马场则被拖走。

  2010年12月25日,“海上皇宫”取得了“养殖证”和“休闲垂钓证”。

  根据“海上精英”出示的《养殖登记证》复印件显示,“海上皇宫”所属东山湾养殖区域,渔排编号D126,养殖类型为“养殖休闲”,使用年限2年,使用海域面积为2980平方米。发证单位为:龙岗区农林渔业局。(深圳大部制改革后,原先的龙岗区海洋局等合并成“龙岗区农林渔业局”)

  但按照政府规定,能领“垂钓证”的条件是,垂钓渔排及串排面积最大不超过3000平方米,最小不小于300平方米;管理区占整体渔排的面积应在整体面积的20%以内;渔排上供管理者生活居住的房子高度在2.5米以内,颜色统一漆成蓝色。

  记者在“海上皇宫”观察,那里的2层建筑超过2.5米,颜色也不是蓝色。

  记者多次致电龙岗区宣传部和龙岗区农林渔业局,希望了解颁发养殖证、垂钓证的情况,都被拒绝。

  拆除后的谜团

  今年3月“海上皇宫”的养殖证被收回,并被政府拆除;为何拆除,龙岗区相关部门拒绝回应

  今年3月1日,龙岗区政府责成龙岗区农林渔业局,并收回“海上精英”的“养殖登记证”。

  “海上精英”向记者出具两份龙岗区农林渔业局下发的通知,一份是《撤销〈关于申请海上养殖、垂钓等证明的批复〉的通知》,另一份是《关于撤销〈养殖登记证〉的决定》。

  这两份通知与决定中显示,回收的理由是“没有严格按照要求整改,实际用于养殖的面积比例小,不符合浅海养殖功能区划要求。”

  按规定,“海上精英”使用海域面积为2980平方米,但一度只有100多平方米用来养殖。

  刘雅薇对此表示,“公司对法律法规肯定没有海洋部门了解得那么详细,若告诉我怎么改,我就怎么改,肯定会达到相关部门的要求。”她说,养殖证被收回后,公司一直申请进行整改,但没有得到回应。

  为何突然收回养殖登记证?龙岗区农林渔业局拒绝接受采访。

  “海上皇宫”是否用于经营也存在两种说法。

  广州有媒体报道说,有人称租用“海上皇宫”一天的价格是500美元。

  采访中,郭奎章对此予以否,“海上皇宫”建成后,从未用于经营。

  刘雅薇说,那是因为海上构筑物还没有做完相关的安全测试,抗腐蚀性和抗台风能力还在试验阶段。

  但记者在查阅该公司工商资料时发现,用于经营管理“海上皇宫”的“海上精英”公司,于2009年度已年检。

  据法律人士分析,通过年检,可以间接证明该公司成立以后存在着经营活动。

  记者将工商资料上该公司的编号“44307105079605”,给深圳市国税局一名工作人员,他通过税务部门内部网站查询该公司的纳税记录,显示的是:没有相关信息。

  该工作人员解释称,这说明,要么该号码有误,要么在国税部门没有办理税务登记。

  4月8日,龙岗区农林渔业局开始拆除“海上皇宫”。

  郭奎章认为,“海上皇宫”只是停错了地方,移走就行了,为什么要强行拆除呢?

  随后,“海上精英”将深圳市龙岗区农林渔业局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撤销于2011年3月1日向原告作出的《撤销〈关于申请海上养殖、垂钓等证明的批复〉的通知》及《关于撤销〈养殖登记证〉的决定》等两个决定。

  根据郭奎章预计,拆除“海上皇宫”的花费需要1000万。这笔拆迁费究竟由谁出?

  4月12日,龙岗区宣传部发布新闻通告中称,“2011年3月,龙岗区海洋局明确告知,如逾期拒不履行,依法拆除费用将由该公司承担。”

  “枪毙我还要我出买子弹的钱吗?”4月13日晚,郭奎章坐在家中对记者说。(周亦楣 深圳报道)

(责任编辑:袁悦(实习))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