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拱墅一杯茶引热议——纪委请喝茶,味道不一样--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杭州拱墅一杯茶引热议——纪委请喝茶,味道不一样

2011年03月17日14:18    来源:《浙江日报》     手机看新闻

  核心提示:

  杭州市拱墅区纪委万万没有想到,尝试的喝茶谈话做法一时间会成为舆论热点。讨论绝大多数是围绕这一做法的是非对错。

  在杭州拱宸桥畔开了3年茶楼,温岭老板邱仁明一直希望,有一天自家的钱运茶楼能够声名远播、生意兴旺,只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一天居然来得如此之快。

  3月以来,这个位于杭州城北运河广场边的普通茶楼,因为成了拱墅区纪委请干部喝茶谈话的地方,引来众多关注。

  为何请干部喝茶会引来如此多的关注和争议?拱墅区纪委对此又有怎样的回应?近日,记者就此进行采访。

  方式,太温和了吧

  网友徐云鹏:中国的反腐败斗争,无疑是一场深刻的革命和残酷的斗争,不能文质彬彬。杭州的“清风阁”固然清风淡雅,在此品茗谈话,氛围相对轻松,但总让人觉得让腐败分子在此“潇洒”一回,不是那么回事。纪委谈话本就该严肃,让谈话对象紧张。

  “真是没有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见到记者,拱墅区监察局副局长崔晓峰连连感慨。

  他告诉记者,两年多前,拱墅区纪委就开始酝酿“喝茶”举措。“因为在许多人眼中,纪委这个部门比较严肃,他们不敢也不愿多接触。”为了与领导干部有更好的交流,纪委希望能找一处轻松谈话环境。因此,离区政府不远、紧邻运河、环境优雅的钱运茶楼,进入了他们的视野。

  去年6月,位于茶楼3楼西南角的一处包厢,经过简单装修后,正式以“清风阁”的崭新面貌迎接各方宾客。这其中,就包括了拱墅区纪委几次约谈的领导干部。半年后,拱墅区纪委的“喝茶”之举,被一再比作香港廉政公署的那杯“咖啡”,引起广泛争议。

  这个比较,让一直关注外界反应的崔晓峰十分无奈。他表示,自己之前对香港廉署“喝咖啡”制度并不十分了解,只是大致判断它是廉署工作人员调查问题官员的一种形式,对此并无模仿参照之意,而区纪委的“喝茶”制度与香港廉署的“喝咖啡”也根本不同。

  “我们约领导干部‘喝茶’,并不是启动调查程序,谈话对象也不是嫌疑人。”他告诉记者,拱墅区纪委的“喝茶”主要有3个目的:一是为了提醒教育,主要针对个别有不良传言的领导干部,或是在信访、办案、纠风等过程中了解到异常情况的干部;二是答疑解惑,针对那些经本人申请,希望和组织谈心交流或说明问题、提供线索的领导干部;三是预警,也就是纪委方面前移防腐关口,主动找官员了解情况,防范不良情况的发生。

  但众多网友认为,既然是防腐关口前移,就没有必要“和风细雨”。如今反腐工作中暴露出的问题不是“太严厉”而是“太温柔”。纪委谈话严肃是应有之意,让谈话对象紧张也是体现纪委威慑力,不必刻意制造轻松的环境,不然,反倒给人作秀的感觉。

  谈话,非喝茶不可

  网友汤志勇:找干部“谈话”,完全可以在纪委专门腾出一个房间,或者在区政府大楼腾出一个房间,请“喝茶”难道会有不一样的效果?

  从拱墅区政府步行至钱运茶楼,最多不超过10分钟。这一特殊的地理位置,让钱运茶楼从开张一年多来,就受到一些政府部门的关注。

  走进钱运茶楼,记者一下子就注意到,这座茶楼的入口处左侧张贴巨幅“中国法的起源”,右侧则是一篇“法治茶楼题记”。原来早在2008年,钱运茶楼就被拱墅区司法局相中,成为一处法制宣传教育基地。拱墅区纪委也看中了茶楼的法制基地背景。

  在经过特殊布置的“清风阁”,记者看到,室内比一般包厢多挂了几幅廉政字画,总体而言并无太多不同。平时,“清风阁”照常对外营业,如果区纪委有需要就提前一天预订。

  “有时他们也不提前通知。”邱仁明解释,因此他也仅仅碰上纪委工作人员几次。

  据了解,喝茶谈话制度实行半年多来,区纪委已请11名区管干部“喝茶”。既有干部主动约谈的,也有纪委邀请的;既有在“清风阁”的,也有在其他地方的。网友疑惑的是,纪委找干部谈话非要通过“喝茶”,地点有必要选在营业性场所吗?其实说白了,“喝茶”就是换汤不换药的谈话,应该简简单单、实实在在地进行,重在效果,而不是形式,没必要搞那么多噱头。

  茶钱,由谁来买单

  网友李年该:纪委“请喝茶”的最大疑问在于付费。“喝廉政茶”,该由谁买单?港府廉政公署找公务员喝咖啡,港府没有这项支付明细,谁享受谁买单。而内地纪检部门是公费喝茶,结果是纳税人买单。

  在并非纪委办公地点的钱运茶楼“办公”,这杯纪委请的茶,到底需要付给店家多少钱?这个问题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焦点。

  “一般每位最低消费60元,包含自助餐,最高档的茶不超过200元。”茶馆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但他马上强调,区纪委这杯茶每位只收28元,仅包含一杯绿茶,加两三份小食,不含自助餐点。

  “这是双方协商后的价格,他们希望简单一点,我们也基本不赚钱。”邱仁明告诉记者,纪委工作人员和区管干部在“清风阁”谈话时,一般不希望被打扰,因此不需要服务人员进出跑动,全过程几乎都是自助。记者从拱墅区纪委方面也得到相同说法,而且了解到,喝茶的费用由纪委隔一段时间结算一次,全部来自他们的办案经费。

  但是,这28元茶钱,还是激起了网友的广泛争议:“茶楼是个人办的,老板既然办茶楼,必然是要赚钱的,说白了,纪委请人谈话也好,干部主动申请谈话也好,只要到茶楼一坐,最少要花几十元茶钱。即使是办案经费,也是纳税人买单、公款消费。”

  还有网友担心这种“克制”的公款消费,极有可能会被少数干部借机滥用。“基于时下‘因工作需要’在娱乐场所消费成普遍现象的事实,纪委这个茶馆专设点很有可能被利用。”“而且说是每位28元,指不定还有什么其他消费,我们普通老百姓根本无从得知。”……因此,另有网友建议,“与其花钱包间请党员干部‘喝茶’,倒不如广开言路,请群众喝茶,或开座谈会,或私下举报。”

  对此,拱墅区纪委工作人员表示,请领导干部喝茶谈话制度目前还只是一种探索和尝试,有待不断充实和完善。“这一过程中,如果有更好的方式,我们也会采用。”有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将不断听取各方的意见建议,让反腐倡廉工作更具生命力。

  专家观点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政治学系主任、教授郎友兴:制度创新是进行改革的一个重要形式,杭州市拱墅区纪委尝试“请干部到茶楼喝茶”来推进反腐工作,出发点同样值得肯定。但遭受网民们的质疑,拱墅区纪委似乎感到有点委屈。质疑者自有其道理,因为,反腐要的不是“清风淡雅”地喝茶,而是威严。

  中国的反腐或防止腐败的相关制度、办法不能说不多、不全,问题关键在于权力要有根本性的、有效的制约、制衡。拱墅区纪委“请干部到茶楼喝茶”的成效是有限的,纪委决不能完全寄希望于此,不能因这样的尝试而忽视或回避根本性问题,即权力的制约与监督。(记者 吕玥)

(责任编辑:袁悦(实习))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