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水“逃亡”实录:政府认定爆炸谣言源自村民电话--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响水“逃亡”实录:政府认定爆炸谣言源自村民电话

2011年02月16日09:45    来源:《中国青年报》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正月初七深夜的响水县,被数十万人的惊恐塞满了。

  一名出租车司机这样形容当晚情景:陈港镇的人往响水县城逃,响水的人往小尖镇逃,小尖的人往滨海县逃,滨海的人往盐城市逃。

  更远的,逃到了连云港,逃到了南京,甚至逃到了苏州。

  204国道堵满了,316省道堵满了,响陈路堵满了,各种各样的小路也堵满了。

  逃亡

  初七晚,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降落在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这是一年多来,响水下的第一场雪。

  陈港镇大湾村村民刘洪昌和往常一样,给响水生态化工园区的一个化工厂拉了几车土方。大约在晚上10点半,他突然发现,厂区内的一个车间冒起了白烟,一股比平时更加刺鼻的气味随即传来。

  这一切足以让他感到恐惧。他所在的大湾村与化工园区仅隔一条马路,村里的大部分青年都肝大脾大,报名参军常被退回来。去年11月,园区里的一个厂子氯气泄漏,30多名工人中毒,隔壁的老王头儿在院子里当场被熏晕,地里的玉米也一夜之间死光了。2007年,化工园区里还发生过一次伤亡达50人的爆炸,爆炸的时候,大湾村像“发生了地震”,邻居家的玻璃被震碎了好几块。

  刘洪昌匆忙给一个要好的朋友挂了个电话,提醒他氯气可能又泄漏了,“快往上风的方向跑”。

  刘洪昌的这个电话事后被县政府认定为关于大爆炸谣言的源头。

  刘洪昌打出第一个电话的时候,响水的大部分村民早已进入梦乡,这里的人们习惯在晚上六七点便熄灯休息。

  双港镇塘港村的张娟娟却怎么也睡不着。初七这天,她带着16个月大的儿子潘一凡上街买了条新棉裤,然后便幸福地看着儿子坐在配有“机关枪”的军绿色电动车里玩耍,看了整整一下午。张娟娟事后也说不清楚那晚为什么会“心神不宁”。

  而隔壁大院的二层小楼里同样有一个房间没有熄灯。17岁的潘贝贝和堂姐潘萌萌3个月没见了,这晚姐俩一起躺在被窝里,一边看热播喜剧《爱情公寓2》,一边聊着潘萌萌在无锡打工的趣事。聊到零点左右,潘萌萌有点口渴,便下楼盛水。

  借着灯光,她向窗外瞟了一眼,大雪纷飞。

  同一时刻,在几公里外的陈港镇,离化工园区最近的村镇,已经有人开始冒雪逃亡。

  据家住陈港镇的刘闯(化名)回忆,大约在初八的零点,他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说“大和化工厂氯气泄漏,快要爆炸了”。

  “核实?说炸一百次,我就信一百次!还用核实?”

  这个开黑车为生的中年汉子当机立断:“跑!往县城跑!”

  他很快拧了几条湿毛巾,并让媳妇叫醒正在熟睡的父母。

  老母亲一脸不情愿,慢吞吞地装包菜、包香肠。

  刘闯当时就急了,冲进屋里夺下老母亲手里的包裹,急匆匆地把二老推进了车里。

  他是第一批逃亡的村民之一。路上的积雪还没有结冰,车辆也寥寥无几。

  但很快,他便看到灯光从路边的房屋里一片片地亮起来。

  三轮车开出来了。轻卡开出来了。重卡开出来了。电瓶车开出来了。摩托车开出来了。

  全都是人,坐上了4个人的小摩托车和坐进7个人的出租车屡见不鲜,连一辆改装翻斗车的大斗里都站满了慌张的村民。“好多村民挥手让我带他们,”刘闯事后回忆,“那会儿谁还要钱,我就要命!”

  从陈港到响水县城的这一路,刘闯一个活儿都没拉。

  后来刘闯得知,那天夜里随便一辆载客车的起步价都是200元一个人,黑车200,出租车200,连公共汽车也是200。据说,一个司机和一个逃亡者讲价,平时包车只要4元的路程,被讲到了上千元。

  在这个寒冷的逃亡夜,谣言以电话、短信的方式在不同的人际网络中飞快地传递,整个响水县的手机网络一度陷入瘫痪状态,只有小灵通尚能接通。

  胡娟(化名)接到的第一个预警电话居然来自无锡。

  “快逃命吧!化工厂要爆炸啦!我亲戚说陈港镇都跑光啦!”在外打工的好友焦急地说。

  从睡梦中惊醒的胡娟并没有怀疑消息的真实性。她的家住在四港村,距离化工园区只有10分钟车程。到现在她仍能清晰地回忆出2007年化工厂爆炸时的情景:当时她读初三,第一声爆炸声传到教室时,好像“有人重重地踹了一脚门”,老师还为此错怪了坐在门边的同学,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胡娟在婚纱店做数码设计师。她笃定地告诉记者,她几乎去过化工园区的“每一家工厂”,“一些设备他们没有,就让我们在网上找图片,再去帮他们做实景合成,好应对检查”。

  拨通家里号码的时候,胡娟特意看了一下闹钟,时间是凌晨3点15分。

  在确定父母已经上了五叔的“长安之星”面包车后,胡娟又先后给5个家住陈港镇的初中同学打了电话。半个多小时后,她收到大姐发来的短信,确认家人“已到双港,正往县城来”。然后,胡娟便把手机放在床头,准备继续睡觉。

  胡娟仍记得,后来迷迷糊糊总听到短信的振动声,她困极了,便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当时,胡娟认为,县城是安全的。事后,她才发现,宿舍大院里只剩下她和另一个姐妹没跑。

  恐慌正如同接力棒般被传递:

  有个老太太拖着装满衣服的蛇皮口袋往外跑,有的孩子连鞋都没来得及穿就被家长赶上了街,因为仓促间忘记锁门而丢了电视、冰箱的也不鲜见。

  当时的气温接近零下6度,有些积雪的路面已经开始结冰。开着面包车的刘闯好几次差点与前车追尾,堵车的时候,他看到有骑着摩托车跑的人摔得鼻青脸肿,还有的人骑的电瓶车没电了,便把车扔在路边独自往前跑。
【1】 【2】 【3】 

 
(责任编辑:罗旭)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网友留言留言0

用户名  密码  同步至微博客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