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拎口袋给穷人送钱 农民排队敬酒(图)--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政协委员拎口袋给穷人送钱 农民排队敬酒(图)

2011年01月07日05:21    来源:《重庆晚报》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这位贵州村民得到爱心捐款。
这位贵州村民得到爱心捐款。

  “奥迪哥”送钱原则

  做生意亏了的不送,因超生子女困难的不送,游手好闲的不送,年轻力壮的不送。

  家里有孩子因困难读不上书的,一般还会多送一笔钱,反复强调送孩子去读书。

  “奥迪哥”质朴语录

  捐钱给不需要的人,那是对别人,也是对自己的侮辱。

  捐款时遇到那种伸手要钱的人,我总有一种想跳楼的想法。

  能够力所能及地捐助同类,是一件很幸运很正常的事。

  昨日,本报曾报道的拎着口袋给穷人送钱的神秘“奥迪哥”,带领他所属企业的党支部一行5人,深入綦江及贵州桐梓县部分地区,回访了部分受助的困难群众,又为160余户人家送去共计8.7万元爱心款。

  “奥迪哥”再赴綦江缘于几天前市政协办公厅通报,披露了他原来是一位市政协委员,通报称“奥迪哥”的行为彰显了“政协服务人民,委员联系群众”的道德风范。全市“两会”召开之际,“奥迪哥”利用“委员代表在行动”活动之机,去綦江“画一个句号”。

  本报记者提前获得消息,昨日一整天与“奥迪哥”一行同行。

  “奥迪哥”来吃刨猪汤

  他始终爽朗地朝村民们“呵呵”地笑,一顿饭下来,他酒喝了不少,筷子倒没动几下。

  “香乐,走,我们去綦江吃刨猪汤。”昨上午8时许,记者突然接到“奥迪哥”的电话。

  当时记者非常惊讶,去年12月5日,记者报道“奥迪哥”去綦江九盘村捐款的新闻后,他婉拒九盘村村民吃刨猪汤的邀请,始终躲避公众和媒体,还反复恳请记者不要泄露他更多情况。

  昨上午11时许,记者与“奥迪哥”所属企业党支部一行5人,抵达綦江安稳镇九盘村。“哎呀,恩人,您终于来了!”10余位村民站在村支部书记陈在春家的院坝,看见“奥迪哥”下车,争先恐后地伸出黢黑而粗糙的双手与他相握。

  村民介绍,此前听记者通报“奥迪哥”终于肯来了,九盘村炸开了锅,村支书陈在春当即从自家猪圈里揪出一头肥猪杀掉,有村民用米筛端来红艳艳的橘子,有村民在院坝架起大锅,安好板凳,点燃木柴,烧得暖烘烘的,等着“奥迪哥”来。

  高粱酒,回锅肉,血旺汤,泡椒猪肝……宾主坐了满满3桌,村民们排着队,轮流上前给“奥迪哥”敬酒,祝福新年好,诉说感恩之情。“奥迪哥”始终爽朗地朝村民们“呵呵”地笑,一顿饭下来,他酒喝了不少,筷子倒没动几下。

  中午1时,见“奥迪哥”要离开,张绍方等5户村民,从自家搬来活鸡、猪脚、腊肉、宝肋肉等,不顾“奥迪哥”再三推辞,强行塞满奥迪车的尾厢。村民们“哐”一声盖好尾厢盖子后,满脸欢愉,一旁的“奥迪哥”则满脸无奈。

  再送困难群众8.7万元

  他指示驾驶员专挑荒僻小路走,遇到人家就敲门,询问附近哪些人户最穷。

  昨中午,一到九盘村,屁股还没坐热,“奥迪哥”就拉过村支书陈在春说,头次来得匆忙,村里还有没有其他需要帮助的困难户?在他的坚持下,“奥迪哥”和企业党支部武书记、肖副书记赶在饭前走访了3户,共送出现金2.7万元。

  九盘村四社张宗万一家4口人,房子四处漏风,家徒四壁,孙子5岁,患甲亢的儿子疯癫已多年,儿媳多病,张宗万本人也痴痴呆呆。拿到“奥迪哥”送的两万元现金,张宗万70岁的老伴刘辉碧激动得喃喃低语不停。

  看望困难户回来的路上,村支书陈在春说到村里有157户困难户,每户连130元的卫星电视费都缴不起时,“奥迪哥”当即开始算账,随后叫工作人员拿出2.1万元帮助解决。吃饭时,当听说张绍方13岁的儿子读书困难,他又掏出1万元,嘱咐开春后一定去读书。

  离开时,“奥迪哥”企业党支部工作人员细心统计,发现共有5户村民给他们送礼,又特地每家回赠1000元。

  离开九盘村,“奥迪哥”并没打道回城,而是要求驾驶员将车开往贵州方向,熟门熟路地来到贵州省桐梓县松坎镇天平村,步行回访了好几户人家。去年国庆期间,他驾车转悠到该村,送出去红包数万元。

  天平村大部分村民都认出了“奥迪哥”,亲热地围拢招呼。村民们告诉他,上次他一离开,为他带路的一位村民就四处找领到钱的村民分钱,后经当地派出所调查,大部分钱被追回。昨日,一位村民坚持要他向当地镇干部作证,那位带路的村民还拿走了一位智障受助村民的2000元钱没还。“奥迪哥”呵呵笑着吩咐随行人员,给他2000元转交给那位智障村民。

  随后,“奥迪哥”指示驾驶员专挑荒僻小路走,遇到人家就敲门,和和气气地先拉家常聊天,然后询问附近哪些人户最穷,多户询问,反复印证,确定后就入户考察并送钱。松坎镇酒店垭村,谢才方和赵九恒两户最穷,他分别赠送了1万元。

  送完谢、赵两户,天已擦黑。贵州的山上开始飘起小雪,路上结冰,肖副书记和“奥迪哥”均在途中摔跤,几人一身上下都是泥巴。

  记者计算“奥迪哥”一天已经送出现金8.7万元。随行人员口袋里装着现金的一扎信封的厚度,减成不到一半。

  给生命倒计时做好事

  他说,生命只有几十年,将来回过头来看,或许会觉得人生有意义的事情根本就没做几件。

  每次送钱时,都是企业党支部武书记、肖副书记等人出面,“奥迪哥”则站在一旁,微笑着静静地看,并尽力躲避记者的镜头。他说,“我只想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如果捐款是为了宣传,觉得太丢人了。”虽然昨日邀请记者随行,他依然千叮咛万嘱咐别公开其姓名和公司名称。

  “奥迪哥”透露,因吸取在九盘村做好事被媒体“曝光”的“教训”,随后他去另一偏远区县捐钱时,特地将车牌号遮蔽。不料有群众报警,自己回来行至半路时被荷枪实弹的民警拦截盘查。

  为啥突然回綦江吃刨猪汤并通知记者随行?“奥迪哥”摇头苦笑———前天,市政协办公厅通报透露了他是一位市政协委员,并表彰其行动彰显了“政协服务人民,委员联系群众”的道德风范。随后,无数记者找到他要求采访。此前,他一直以为自己做好事的新闻已经偃旗息鼓了。

  “奥迪哥”认为头次去綦江和贵州太匆忙,这次正好以响应市委关注民生的号召,回去画个句号。记者问他做好事多久了?送了多少钱出去,“奥迪哥”总推说记不得了。他说,自己愿意以陌生人身份一次次去贫困地区给穷人送钱,只希望他们拿到钱后没有负担,觉得好受一点,觉得社会上还有人关心着他们,还有真爱存在。以陌生人的身份送钱,他自己心里也觉得踏实,不会有负担。

  每次送钱,“奥迪哥”都会亲自参与,做生意亏了的不送,因超生子女困难的不送,游手好闲的不送,年轻力壮的不送。家里有孩子因困难读不上书的,他一般还会多送一笔钱,反复强调送孩子去读书。

  他认为,“捐给不需要的人,那是对别人,也是对自己的侮辱”。他还透露,捐款中也遇到许多怪相,“特别是每次捐款时遇到那种伸手要钱的人,我总有一种想跳楼的想法。”

  “奥迪哥”反复强调,“能够力所能及地捐助同类,是一件很幸运很正常的事,不应该大惊小怪。”他说,生命只有几十年,将来回过头来看,或许会觉得人生有意义的事情根本就没做几件。因此,他给自己的生命假设了一个倒计时,以督促自己多做几件有意义的事。

  首席记者 丁香乐
(责任编辑:苏楠)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网友留言留言0

用户名  密码  同步至微博客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

  • 时政要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