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时政>>综合报道

脾性之善:他是播种希望的亲人
李歆 季苏平
  2005年04月06日15:42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张云泉的“女儿”方小娟出嫁了
张云泉的“女儿”方小娟出嫁了
  “有什么困难都来找我,我就是你的父亲。”

  “共产党是人民的儿子,我就是你的儿子。”——张云泉

  说一个人“善”,他一定做过很多普通人难以为之的善事。张云泉的善,是他看不得群众失望,困难群体的苦好像就苦在他自己身上。他常跟信访局同事说,“群众把我们看作希望,我们绝不能让群众失望。”

  22年来,张云泉义务帮扶过200多户特困家庭;无偿为上百名群众求过医、购过药;先后从自己的工资中挤出4万多元救济困难群众。他带给许许多多困难群众重新生存下去的希望,那些原本素昧平生的人都把这位信访局长当作了自己的亲人。

  “女儿”出嫁的背后

  这是一场特殊的婚礼。2004年农历腊月二十,张云泉的“女儿”方小娟出嫁了! 婚礼浓重、热烈,方小娟依偎在张云泉夫妇身边,甜甜的笑挂在嘴角,泪水在她眼里打转。她动情地对张云泉说:“我今天的幸福是你赐予的,你是我最亲的人。”

  婚礼上,一位江苏省信访局的干部看着亭亭玉立的新娘,仍然不敢相信,她就是8年前跟着患精神病的母亲越级上访11年、曾被收容遣送150多次的“野丫头”。

  出生在兴化农村的方小娟,4岁时父亲不幸突发脑溢血去世。母亲戚华英不堪受此打击,得了偏执性精神病,一口咬定丈夫是被人谋害死的。从1986年起,她带着年幼的女儿往返于各地上访,为丈夫“讨公道说法”, 仅在天安门闹事被遣送就有 20 多次。

  漫漫上访路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小娟告诉记者,下雨下雪的时候,她和妈妈只能在火车站过夜,也住过北京的桥洞和厕所,更多的时候就直接窝在国家信访局、民政部、妇联、公安部、高法、高检、中纪委等机关旁边的院墙下,“反正哪里没人管就在哪里安身”。

  其实,小娟并不太愿意回忆这些流落北京街头的痛苦往事。她说,“不单单是铺张报纸躲在火车站,睡到半夜还要被站警赶出车站,冻在广场里。饿了也只能去菜市场捡别人扔掉的烂菜吃”。一想起这些,已经好转了的胃病总有一些隐隐的痛。

  1997年的4月,村里第一次传来母女俩回乡的消息,张云泉听说后立刻驱车70多公里赶往兴化市安丰镇。车子刚停下,不明真相的人就开始大喊:“上面来抓人啦,快跑啊”。惊恐的方小娟立即把住大门,一双满怀敌意的眼睛紧紧盯着张云泉。张云泉刚往前迈了一步,小姑娘就唤出一条黑狗扑了过去。

  张云泉没有发怒,他喝住黑狗,走进了这个破败的家,不声不响地收拾起散落一地的锅碗桌椅,然后默默地扫起了地。这个异乎寻常的举动让方小娟吃了一惊,她的愤怒平静下来,心头的坚冰似乎也开始消融了。慢慢地,张云泉成了小娟家的常客,每一次他都会带来水果、小吃和日用品。

  为了感化方小娟叛逆、冷漠的性格,张云泉把小娟接到了自己的家里照顾,请医生治疗她的胃病和身上的疮,安排她上学读书补回因上访而丢失的学习时光。由于小姑娘长期在外捡破烂、住桥洞,浑身衣服又破又脏,光是身上带来的虱子就咬得张云泉全家几夜睡不着觉。

  一晃8年过去了。在张云泉的悉心呵护下,方小娟不仅学会了写字、算账,还完成了电脑使用初级班的课程。现在,“女儿”成了泰州城里一家花店的插花师,已经完全能够独立生活了。

  采访中,每当说起她的干爸爸张云泉,方小娟常常泪流满面,“我从小就没有父亲,做梦都想有个爸爸,到了干爸家后体会到从来没有过的父爱。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我的新生。”这一次,张云泉又像嫁亲姑娘一样,为小娟准备了全部嫁妆,电视、空调、音响、功放、冰箱、洗衣机……“别的女孩有的,他都给我买了,把我当成了他自己的骨肉。”说到这,小娟又一次哽咽了。

  嫁出去的“女儿”时刻挂念着父亲,有空都要打来电话问候问候。“前几天,小娟告诉我一个特大的好消息,我快要做外公啦!”

  一个写着“共产党万岁”的售货亭

  2001年“五一节”,泰州人沉浸在节日的欢乐气氛中。天津突然传来噩耗,泰州市某企业驻外办事处因发生煤气泄露事故,五名职工意外身亡。其中有一个是泰州兴化农民李庆余的儿子。

  晚年丧子是人间大悲。在二老心中,好学上进的独生子李俊是他们的全部希望。儿子死后,才新婚不久的儿媳也改嫁了,李庆余一夜之间黑发变白发,老伴更是总站在阳台上盼望着再一次看到儿子回家的身影,有一次还因为站立时间太长,昏倒在阳台上,跌断了手臂。   “我们老两口看着儿子儿媳的新婚照片,每天就知道哭,想到过跳楼,当时都已经买好了敌敌畏,准备喝了自杀,一了百了。”说起旧事,李庆余仍止不住有些抽泣。

  负责处理善后工作的张云泉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也急在心里。如果不赶紧把老俩口从悲痛中解脱出来,还又会酿出一幕人间悲剧。“出事不久,张局长就骑着一个破摩托车来了,给我塞了1000元钱,一个劲地劝我放宽心。他每天晚上都找借口到我家玩,可不抽我的烟,连茶也不喝,就是跟我聊天,一坐就是个把钟头,你不推他,他就不走。”

  为了经常看得见两位老人防止他俩做傻事,张云泉专门把老两口的户口从茅山镇农村迁入泰州市区,又帮他们纳入了政府缴付的最低生活保障,每月能拿到五百多元的生活费。“他让我们放心,说只要共产党存在一天,就保证我们有饭吃,有衣穿。”打那以后,每逢中秋和大年三十这两天,张云泉肯定都会提着东西来看李庆余老人,拉拉家常,4年间没有断过。

  有事做,人才能慢慢忘记伤痛。张云泉和信访局的同事们又合计着要帮李庆余开个小售货亭,也好让老人家尽快还清儿子买房欠下的十几万元债。听说能卖些报纸、香烟、小吃,二老挺高兴,生活的希望又开始重新燃起。

  张云泉请人用最快的速度帮李庆余办好工商税务等一切手续,怕他没钱买搭棚子的塑钢建材,张云泉又自掏腰包送给老人1000元。“我这个小店地段算是中上等,又紧挨着泰州师大,路东只有我一家,我晓得是张局长帮忙,不然城管绝不会答应我把售货亭建在这么好的位置。”

  2002年7月1日,李庆余特意选在党的生日这天让售货亭开张了,他还大手大脚地花了50元钱请工匠给售货亭做了幅牌子——“共产党万岁”。老人对记者说,“我这么大岁数,懂得礼尚往来啊,思前想后了好一阵,想送点他东西给张局长,可我知道他肯定不要,我也不认识他的家门。后来想起他常说是共产党培养他成长的,所以就想,那我就为培养他的人扬扬名吧。”

  牌子挂起来了,有更多的路人知道了李庆余,也有更多的信访局的年轻干部体会了张云泉,他的一颗善良心变为了许多颗。张云泉手下一位年轻女干部怕地区治安不好,小售货亭的棚子又不禁撞,担心老人碰上抢劫等不安全的事,就送了他一部小灵通电话。李庆余告诉记者,到现在张云泉也不知道这事,是那位女干部不让想自己的领导知道。

  如今,这个小小售货亭还扩大了近一倍,增加了更多日用百货和食品,每月的纯利有700多。有了这块“共产党万岁”的牌子,每天来买东西的客人多了两成,人们经过时,都爱停下来问问老人这块牌子的渊源。但李庆余老人反复对记者说,它不是店名,也不是广告,就是自己的心里话,在这块牌子下卖东西,他自己心里踏实。

  朝信访局大门鞠躬的孩子

  2001年,里下河地区青年学生徐宇19岁的生日刚过,父亲却因患肝癌去世了。本来贫困的家中已经债台高筑,没想到祸不单行,当地一家开发度假区的私营企业主擅自将村中小路挖开一个缺口,致使徐宇的母亲骑自行车途中摔倒,造成高位截瘫,大小便失禁,从此失去劳动能力。

  法院裁定肇事者赔偿徐宇的母亲9万元,但肇事者非但迟迟不肯赔偿,还扬言天皇老子也管不了。徐宇和母亲度日艰难,20岁的徐宇被迫中断学业,卖光家中所有东西给母亲治病,一边打官司,一边无奈上访,这样的日子过了3年。“我当时无路可走了,捡瓶子的钱都不够我和母亲吃饭”,小徐坦言,为了讨回赔款,他到度假区跟老板打架,甚至曾扬言说要跟害他母亲的肇事者同归于尽。

  经家乡一位高中老师的指点,徐宇知道了泰州张云泉的事迹。2002年的冬天,他第一次来到了泰州市信访局,但他并没有抱什么希望,来泰州就是想碰碰最后的运气。“为了母亲的事,我下跪过无数次了,心都凉了。起初看到张局长帮助困难群众的照片,我都觉着是炒作,是做秀。”

  徐宇真的是没抱什么希望,他到泰州市信访局的时候已经临近晚上下班时间了。“我在楼道问一个人张局长办公室在哪,没想到这个人就是张云泉。”张云泉给我拿出饼干和橘子,亲自下楼给我泡了碗热面条。看我穿得单薄,还从上衣里面掏出200元钱让我拿去买件棉袄。

  徐宇告诉记者,张云泉看完我的诉状非常生气,随即在我那封《请救救我》的信上签上了名字,叫来属下“立刻就办”。他还劝我不要着急,说“如果那个土皇帝一样的肇事者还在度假区的船上莺歌燕舞,我就把他从船上拽下来,摁死他在水里。”

  承诺好说,可钱却不好讨。一个月的时间,第一次讨钱并没有成功,张云泉一分也没有拿回。心细的徐宇发现,张云泉的脸上带着愧疚,嘴里好像还骂了他自己一句。“张局长好像觉得特对不住我,他说‘我一定帮你要回钱。你以后常来玩,就当我多养了个二小(二儿子)吧。’”

  回忆起这段往事,徐宇抑制不住地又流泪了。他说,亲戚们瞧不起我,法院干部看见我都像躲瘟神一样,张局长竟然还让我做他的孩子。他死活不让我给他下跪,我只好在临走时朝信访局的大门深深鞠了三个躬。

  在张局长的帮助下,经过前后七次讨钱,用了将近大半年的时间,徐宇才分两次拿到赔偿母亲的9万多元。为了送点东西感谢张云泉,徐宇亲手做了2斤农村老家春节才吃的炒米糖。“我没有什么可报答他的,这是我当时能送出的最贵的东西了”。

  一封改变了人生观的来信

  在张云泉数不清的来信中,有一封来信引起了记者的关注。这是一个泰州籍大学生王晖写给张云泉的来信,字里行间表达了他对张云泉的深深地感激和无限的敬意。

  出生在贫困家庭的王晖,父亲早年患癌症去世,母亲在一家效益不好的企业上班,每月285元工资都不能按时拿到。王晖考上天津职业技术学院那年,母亲孙勤为了解决儿子4730元的学费,光是跑单位就有足足有26趟。虽然孙勤拿着有关文件找领导要求足额补助抚恤金1500元以解燃眉之急,可单位领导以企业困难为由拖着。

  眼看着儿子开学报到的日期就要到了,走投无路的孙勤只好去找信访局,曾经当场哭晕过几次。“张云泉当场对我说,我一定会帮你解决问题。我第一次见他,他就立即从口袋里拿出钱给我,让我回去,让我有信心,问题一定能解决。”

  学费解决了,可长年的贫困生活使王晖有些自卑自闭的倾向,在学校里少言寡语,朋友不多。张云泉知道后,常把小王晖叫到办公室里聊天,鼓励他,“穷没什么可怕,穷对你是一种财富、一种鞭策。你只有自己出息了,你才能看到你母亲原来的那种笑容。”

  在张云泉父亲一般的开导下,王晖的心态慢慢有了好转,开始习惯与更多的同学接触,现在被选为班干部,组织过同学去敬老院劳动。前些日子,还加入了共产党,成为了一名预备党员。

  涉世未深的小伙子按捺不住激动,他在给张云泉的心中写出了肺腑之言:“当今,人与人利益关系越来越复杂,想让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关心你,是不可能的,更谈不上帮助你。而您张局长却做到了,这不是课本里学到的人民公仆的形象吗?”

  王晖的妈妈告诉记者,张局长的心非常细,晓得王晖去天津上学后我一个人没事干,托人帮我找了个看自行车的活。直到现在,张云泉在下班的路上还经常来看她。

  今年的大年三十那天,还送来了色拉油、麻油、皮蛋和学习用具。王晖的妈妈很体谅张云泉的苦心,她说“张局长晓得王晖到天津上学去以后,我不好意思老麻烦他了,所以他每次都特主动打电话叫我去他的办公室,送点吃的用的给我,一去肯定还要给王晖学费。” 

张云泉的“女儿”方小娟成了一个插花师
张云泉的“女儿”方小娟成了一个插花师
李庆余老人和他的售货亭
李庆余老人和他的售货亭
来源:中国广播网 (责任编辑:刘锋)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