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剑英元帅之女凌孜:名门之女的儒者情怀--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叶剑英元帅之女凌孜:名门之女的儒者情怀

2012年05月13日10:30    来源:大众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凌孜接受本文作者的采访。


  ■ 周末人物·中国新闻名专栏

  她原名叶向真,后改名为凌孜(凌子)。她是叶帅之女,出生在革命圣地延安,父亲给她起名叶向真,意为面向和向往真理;“文化大革命”期间,江青、谢富治等将她送进监狱,一直关押了近4年之久;改革开放之后,她因执导《原野》和《风吹唢呐声》而闻名影坛,此后又毅然放弃她所挚爱的电影事业;晚年的她致力于儒学的普及教育,成为了一个中华传统文化的布道者。她就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凌孜。

  向往真理的“红色公主”

  对凌孜的采访是在叶帅晚年的办公和住所军科2号院进行。眼前的凌孜是一位慈祥的长者,但她已经习惯了一个十分亲和的称呼——凌孜大姐。凌孜大姐衣着朴素,笑容可掬,和蔼可亲,走起路来步履轻捷,根本看不出她已经是一位71岁的老人。

  农历一九四一年的正月三十,凌孜出生在革命圣地延安。1949年,叶剑英出任红色政权下的第一任北京市长,8岁的她随父亲进入北京。同年秋,叶剑英率部队南下,转任广东军区司令员兼广州市市长。叶向真则留在首都当时的培元小学接受正规学校教育,入学时父亲给她起名叫叶向真,意思是向往真理,追求真理。从那时起,她对这个名字一直很自豪。几年后,叶剑英回京任职,陪女儿度过了和平而温馨的少年时代。

  叶向真的中学是在北京完成的,就读北京师大女附中(现北京实验中学)。后来,叶向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她立志要做一个著名导演。

  在北京电影学院,叶向真除了刻苦学习主业之外,还担任学院的学生会主席,积极参加社会活动。就在她的导演梦想即将实现的时候,史无前例的“文革”就到来了。

  1967年1月20日,叶剑英在军委碰头会上,义正词严拍案斥责江青、康生、陈伯达等人打倒老干部和反党乱军的罪行,以致右手第五掌骨远端骨折。2月14日,叶剑英在政治局碰头会上,再次愤怒质问康生、陈伯达、张春桥等人。林彪、江青等人把叶剑英和其他老同志对“文化大革命”的抵制,诬陷为“二月逆流”。叶剑英遭受打击迫害,实际上被解除了在党中央和军队中的领导职务。也就在当年,在叶剑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江青专门作出批示给公安部部长谢富治,说“向真是一个坏人,一定要抓起来”。就这样,叶向真和她前夫刘诗昆、大哥叶选平、二哥叶选宁、大姐叶楚梅、姐夫邹家华连同一个保姆都投入了德胜门旁边的功德林监狱分别关押。

  在监狱里的4年,叶向真的身体和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戕害。

  1971年林彪叛逃事件后,叶剑英重新以军委副主席身份主持军委日常工作。不久,叶向真就被释放。

  凌孜大姐说,这时,虽然自己也获得了自由,但是由于江青和“四人帮”一伙继续胡作非为,大搞文化专制,大搞所谓的“革命样板戏”。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的理想还是无法实现,她就产生了入伍学医的想法,父亲同意她的选择。1973年,叶向真入伍到通信兵部,然后进入北大医学院开始学医,一年之后到协和医院进行了一年的临床实习,1975年被分配到301医院。在301医院,叶向真负责中西医结合治疗膀胱癌的一个实验小组。这个小组是叶帅指示成立的。主要目的是想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周总理的膀胱癌。凌孜大姐说,很可惜是,当时总理的治疗小组不接受中医,301医院的这个中西医结合治疗小组也始终没有派上用场。

  为叶帅写讲话稿

  1976年10月,十年“文革”宣告结束。叶向真无比兴奋,感到自己当导演的理想就要实现了。她决定弃医从影。1978年底,叶向真离开了301医院,到中国新闻社电影部工作,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本行。

  这期间,有一件让凌孜大姐十分自豪的事情,这就是她为叶帅起草了在1978年中央工作会议的讲话稿——《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央工作会议是十一届三中全会的预备会议,这个会议是叶帅提出召开的,共开了36天的时间。在这个会议上,人们记忆深刻的是邓小平同志的在中央工作闭幕式上的讲话《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大部分人并不了解叶帅在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在中央工作会议召开之前,胡耀邦同志就安排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的同志为叶帅起草《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结果这个讲话稿,叶帅看完之后并不满意,于是他把这个讲话稿的写作任务交给了女儿凌孜。

  从11月25日一直到12月12日,由叶帅口述,凌孜执笔,刘诗昆协助,并最终经叶帅修改定稿的叶剑英同志《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最终完成。叶帅在讲稿的起草过程中,一直反复强调,一定要认真总结“文化大革命”的经验和教训,特别是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的问题一定要重点强调。还要强调克服封建主义思想残余问题。

  凌孜大姐说,叶帅的这个讲话十分重要,时至今日,重温这个讲话仍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和现实意义。在这个讲话里,叶帅不仅充分肯定了中央工作会议,指出,这个会议开得很好,它的功绩在于一致同意要把全党工作的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在于恢复和发扬党的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实事求是的优良作风。在讲话中,叶帅还特别亲笔加上这样的话:“大家敢于说出过去想讲而不敢讲的意见,畅所欲言,充分讨论,解决了不少全党和全国人民共同关心的问题,展开了正确认真的批评”、“这是我们党多年以来没有过的好事情,是我们事业大有希望的标志”、“在中央工作会议上实行这样充分的民主,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我们一定要坚持、发扬,推广到全党、全国”。
【1】 【2】 

 
(责任编辑:盛卉、白真智)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