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县官”日常生活观察:陪领导多,下基层少--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内地“县官”日常生活观察:陪领导多,下基层少

2011年11月22日07:57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 核心提示


  当前一般群众与党政领导干部存在一定程度的疏离感。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什么?

  近日,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组成课题组,从去年开始展开一项“县处级领导干部日常工作生活观察”的研究,首次以科学方法描述出了我国县处级领导干部日常工作生活的一般状况。

  根据研究结果表明,县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党政“一把手”的工作方式及特点,正是造成干群疏离感的重要原因。

  采写/本报记者 郭少峰 北京报道

  “书记、县长平均每天工作11小时。不少领导干部感到身心疲惫。”

  这是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近期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

  去年9月,田改伟参与所里主持的“县处级领导干部日常生活状况观察”课题组,针对8省市12个县(区或县级市)的162名县处级干部,实地观察他们的工作、生活。

  这项课题是首次以科学方法描述我国县处级领导干部日常工作生活。

  据介绍,县处级领导干部常年工作在第一线,上对中央、省委负责,下要面对群众,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群体。这个群体的工作生活方式,是他们关心和研究的重点。

  “一把手”每天工作11小时

  杨万东去年卸任西南省份一县委常委、常委副县长职务。

  11月18日,他说,他任上具体事儿特别多。

  “不是我去找别人,就是别人来找我”,一旦遇到突发事件,杨万东还要保证随叫随到。

  2008年他先后经历“5·12”汶川大地震、北京奥运会等大事件,那期间他基本上全天候工作,“经常通宵,最多的一次三个通宵。”

  平时的工作也很繁琐,除去重大节日以及洪涝等灾害时期外,杨万东平时需解决信访、矿产资源纠纷、烂尾楼处理以及维稳等繁琐的事件。

  杨万东的例子在社科院政治所的课题报告中得到体现。

  郑建君是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博士,他曾花一天时间贴身观察一位县委“一把手”。

  早晨7点50分,那位县委书记到医院体检,检查一项即离开。八点一刻,他回到县委开会。会开到十点多又开小会,到十一点多。

  那段时间正值县里安排体检,这位书记忙得连体检都不能一次完成。每天医院一上班,他就去检查一项或几项。

  十一点开始,这位县委书记门口就像商场收银台一样排队。前面一拨人进去,后面的人则在门外等候。一小时四拨人找他汇报工作,直到十二点还没结束。

  到中午,这位“一把手”向郑建君表示歉意,本来他说好跟郑建君一起吃午饭,“他跟我说,不好意思,你看我这里还有人。”

  下午两点多,这位书记先后到老干部活动中心和社区,考察老年人健身场所修建情况。四点多他又跑到一个乡镇调研,到晚上才回来。

  田改伟说,这些领导干部平时住在县里,晚上九十点钟开班子会很正常。

  依照课题组观察,这些县处级干部平均每人每周工作总时长达47.56小时,按照一周5个工作日计算,平均每个工作日约为9个半小时。

  而书记、县长工作时间更长,他们周工作时长平均为55.08小时,工作日平均每天工作11小时。

  “这都是实打实的工作,非常辛苦。”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所长房宁肯定这些干部群体的勤政程度。他说,“要知道这群人长年累月都是这样的工作强度,常人很难承受。”

  但让课题组意外的是,在观察的县处级领导中,他们平均睡眠时间长达8.7小时,每周睡眠总时长达到61.48小时,其中晚睡55.34小时,午睡6.14小时。“他们中午可以回家午休,这在北京很难做到。”
【1】 【2】 【3】 

 


    湖北推行县委书记岗位风险预警防控 不给“县官”犯错机会
    福建漳州直播十五名“县官”施政承诺
    安徽省落马县官受贿后滥用职权为请托人帮忙


胡春华领衔 内蒙古新一届常委60后过半

山西省委13名常委 博士近半4位不满50岁

2011年优秀新政评选 山东“马办”暂领先

罗志军当选江苏省委书记 女性常委人数最多


组图:卸任8年仍受爱戴 做官当如朱镕基

盘点:换届之年 70后书记市长崭露头角

盘点:晒隐私 卖苹果 官员上微薄凭啥就走红

盘点:33位女性省委常委的从政之路


看毛泽东一生惊心动魄的六个9月9日

刘华清上将为何找国务院副总理“走后门”?

盘点:中国高官的“枕边书”

组图:邓小平重外孙照 外孙女关注农民工




(责任编辑:高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