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启正:看到小悦悦事件恨不得跳进电视唤醒路人--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赵启正:看到小悦悦事件恨不得跳进电视唤醒路人

2011年11月16日08:07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赵启正。
杨锦麟。
有些外国人对中国的印象还停留在熊猫、李小龙和舞狮上。
有些外国人对中国的印象还停留在熊猫、李小龙和舞狮上。


  “察哈尔公共外交年会广州2011”在穗开幕 中国人的国际新形象成热议主题  文/记者文远竹

  昨日上午,“察哈尔公共外交年会广州2011”开幕式在广州举行。全国政协副主席郑万通向年会致贺信。全国政协常委、外事委员会主任赵启正,全国政协副秘书长王胜洪,全国侨联副主席朱奕龙,广东省政协副主席汤炳权等出席了开幕式。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外交学院院长赵进军等在开幕式上作主旨演讲。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察哈尔学会主席韩方明主持了开幕式,全国政协常委、外事委员会副主任陈昊苏主持了主旨演讲。广州军区原副司令员龚谷成,广州市政协原主席、中国扶贫基金会副理事长陈开枝等老同志及来自跨国企业的代表、专家学者和相关部门的人士等共计200余人出席年会。

  郑万通在贺信中表示,公共外交是中国全方位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已成为政府部门和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全国政协始终高度重视公共外交工作,今后当进一步发挥自身优势,在加强对外交流的同时,鼓励各界人士参与到公共外交大格局中来。希望与会人员紧紧围绕会议议题,充分交流、深入研讨,为决策者提供有效信息和解决方案,为研究者提供研究素材和创新思路,为实践者提供经验借鉴和理论指导,努力为推动中国公共外交事业的发展,树立中国在国际社会的良好形象作出积极贡献。

  此次年会主题为中国人的国际新形象,相关专题为“外国人眼中的中国人形象”和“中国:国民形象与国家形象”。会议还举办了“携手中国制造”广告效果评估报告发布会和“察哈尔圆桌:如何传播中国人形象”。本次年会期望通过探讨中国人的新形象如何能成为今天和未来公共外交活动的主要目标之一,并能符合中国在当今国际社会的发展形势。

  察哈尔学会于2009年10月成立,是中国从事公共外交研究与传播的民间组织之一,致力于打造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独立思想库,并为中国公共外交事业的发展作出贡献。

  赵启正:全国政协常委、外事委员会主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原主任

  每年超千万人出国,

  但外国人眼中的中国人形象却不佳

  在电视上看到佛山小悦悦事件的视频,总共播了8分钟,我看的时候恨不得跳进荧屏去唤醒那些麻木的路人。小悦悦事件真是有损中国人的形象。

  我们每年有超过1000万中国人到外国去,我们接触就可能上亿人,所以每个人到外国都是外国人认识中国的一个课本。但外国人眼中的中国人形象却不佳。

  我想起一个故事,克林顿访华的时候,他通过他的亲属和对中国非常熟的美国通带话来,他想知道中国人的生活,想读一读有关中国人素养的书。居然我们提供不了一个中国人描述现代中国人的书,我们有的是杨树蒙写的《中国人》,这是上个世纪30年代的书籍,说今天的中国人已经不太合适了。外国的书我们出版社不断带来,就是美国传教士写的《支那人的气质》,鲁迅读了以后愤然觉得中国民族应该不行了,这是1900年前后出版的,这本书中有很多章节说得很直率,比如中国人爱说谎。我们现在拿不出一本现代人写的中国人或中国人的素养,或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或中国人的生活方式的书籍。但我也知道,我们有的部门请了一些人去写,到后来写不下去了,因为他们觉得写缺点很难,写优点很容易,这样的书是给外国人看还是给中国人看呢?

  所以在今天开始公共外交基本研究的时候,我就说我们要做的题目很多,有些题目很巨大,很艰巨,做好了光辉灿烂。

  克林顿访华前,我们甚至提供不了一本中国人描述现代中国人的书

  克林顿访华的时候,他通过他的亲属和对中国非常熟的美国通带话来,他想知道中国人的生活,想读一读有关中国人素养的书。居然我们提供不了一个中国人描述现代中国人的书……我们有的部门请了一些人去写,到后来写不下去了,因为他们觉得写缺点很难,写优点很容易,这样的书是给外国人看还是给中国人看呢?

  我们的花木兰成了美国好莱坞的专利品,金庸笔下那么多武侠小说人物形象已经被日本动漫所买断,我们现在应该说在一个形象的塑造和文化传播方面,仍然属于弱势族群。

  深圳联防队员强奸案中,部分媒体丧失新闻道德伦理

  深圳前不久有一个联防队员强奸了一个女性,部分媒体丧失新闻道德伦理,没有去尊重和保护一个受害人的隐私,是第二次伤害,可能是第三次伤害,这个东西会让我们感到很吃惊。这其实是大学本科新闻常识课里面的最基本常识,如果因为商业竞争、恶性炒作,我认为这是对新闻从业人员基本人格的侮辱,但侮辱的都是自己人,所以我觉得要必须检讨。

  杨锦麟:资深媒体人、香港卫视执行台长

  中国有形象焦虑症是缺乏自信的表现

  谈到中国人的国际新形象,经过一些近代史以来的变迁,从傅满洲到陈查理,那个时候是极为野蛮和邪恶的,这样的形象已经被现实所击碎。紧接着上世纪60年代有李小龙、成龙以及上世纪80年代的李连杰,他们无一例外演的都是中国的形象。到了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姚明的形象,李娜的形象,以及时代广场反复播出的中国群体形象,也许是当下或者近一个时期以来,中国人的国际新形象苦心的营造。从杜撰、想象到体育明星到影视明星,都是一个主观想法。我们很遗憾地看到,在国家推出的国家形象片里面最普通的中国人的形象是缺席和缺位的。

  时至今日,我们只能让西方人记住熊猫、中国结、舞狮子、针灸、气功还有功夫,却忘记模糊了中国人形象的印记。唐人街的文化,唯独剩下来一些迎合西方口味的中国菜肴,可能其中会有一道咕噜肉。

  中国的文化目前甚至在可以想见的历史时期,远远不是国际社会主流文化。文化竞争的实力与日益增强的综合国力、大国崛起、和平发展的愿景不相匹配……我们的《亮剑》和一些间谍片,只是自己关起门来享受的文化快感……已很热卖的电视剧几乎进不了西方甚至其他国家的主流电视媒体频道。

  中国已经成为好莱坞盈利的重要来源之一,但我们的电视艺术家,我们的创作者常常视而不见。我们的花木兰成了美国好莱坞的专利品,金庸笔下那么多武侠小说人物形象已经被日本动漫所买断,我们现在应该说在一个形象的塑造和文化传播等方面,仍然属于弱势族群。

  很多公共事件、新闻事件很容易摧毁中国在海外苦心经营的形象

  中国有形象焦虑症,是中国缺乏自信的表现。这种焦虑症实际上跟我们左邻右舍一些国家在政治经济成长过程中,寻找不到根,将屈原当成他们国家的一个图腾,端午节成为他们国家的标尺,跟我们这种明显的焦虑症,其实症结点是一样的。如果一个崛起的大国对自己的形象营造缺乏最基本的自信,无论你怎么精心打造,您能在国际社会取得信心吗?

  中国处于社会转型期,经济的高速增长和文化建设、道德伦理之间的差异非常明显,很多公共事件、新闻事件很容易摧毁中国在海外苦心经营的形象。

  我们能不能有当年改革开放的勇气和魄力,面对自己曾经的以往,面对自己的丑陋,再去寻找一个提升整体国民素质、素养的路径呢?如果找不到,我们就很难在主观上塑造一个国际社会都信服的中国人的新形象。图/记者乔军伟
(责任编辑:高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