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风云:武昌三声枪响 开启共和之门--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辛亥风云:武昌三声枪响 开启共和之门

2011年09月27日09:07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武昌首义公园成了游客踏青旅游的亮点,打响武昌起义第一枪的鄂军都督府(红楼)也受到游客热捧。
 
武汉有多处首义烈士公墓,安葬着1万多名在辛亥革命阳夏保卫战中牺牲的官兵。图为汉阳扁担山辛亥铁血将士公墓。


  长江左岸,黄鹤楼下,一座两层红色小楼掩映在绿树之中。

  这就是传说中的“红楼”。清末,这里是湖北谘议局;民国,这里是鄂军都督府;如今,这里是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纪念馆。

  跨越百年的风云际会与奇崛高亢,在这座宁静的小楼里不动声色地演绎。

  在一个阳光柔和的秋日,远道而来的人们用好奇的眼光打量这小楼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它们串起的是一段气势如虹的壮丽史诗——武昌首义,而最扣人心弦的篇章,当属1911年10月10日之夜。

  意外的爆炸暴露革命党人花名册

  1911年10月,武昌形势紧张,人人惊恐。湖广总督瑞澂下令,中秋节提前一天于阳历10月5日庆祝,防止军队在预期的起义日离营。中秋节太平无事过去了,这个城市稍稍缓了一口气。

  然而,10月9日中午,一颗炸弹在汉口俄国租界爆炸了。共进会事实上的领袖孙武,在一个秘密革命机关部混合炸弹药粉,火药突然爆炸,把孙武的脸部炸伤了。朋友遂将其送入一间日本医院,并未被人察觉。

  循声而来的俄国租界巡捕进入机关部,发现了革命旗帜、宣言,还找到了一份革命党人的花名册。

  出了爆炸事件,满清当局更不敢懈怠了。俄国人把从汉口机关部搜获的罪证文件移交,中国警察立即开始捕人行动。这样,事情开始了最后的关键性转折。

  无辫即杀头谣言逼得新兵急造反

  对于湖北革命党人来说,10月10日是从一个不祥的征兆开始的——刘尧澂和其他两个年轻的革命党人一大清早就被枪决了。

  当市民都揣测满清官吏搜捕的性质时,谣言就在市场和兵营里散布步开来。大多数人深信,当局已经掌握了革命党人的花名册,并将慢慢逮捕册上有名的人。有人相信,官吏们正在编制所有汉族士兵的假名册。更加普遍的谣言是:凡是没有留长辫子的,不论何人,都得依法逮捕和杀头。那天早晨刘尧澂等被杀的3人,全都没有长辫,这件事实使这个故事更加可信了。

  大风中飞播的谣言,让革命基层组织的领袖们意识到,有必要在当晚再次执行前天已经流产的起义计划。除非迅速行动,否则搜捕最终将会落到自己头上。这样,革命事业甚至自己的生命,都将告终结了。

  在谣言纷传的时候,新军中的任何一个汉族士兵,特别是在年初剪辫风潮时期去掉了发辫的人,都容易相信,豁出去投身革命比单纯坐以待毙,危险性更小一些。

  事实是,革命在武昌已经成熟。瑞澂下令采取的措施,是经过仔细考虑的,是十分明智的,但是它们阻挡不了滚滚洪流。

  他们搜捕革命机关部,关闭城门,撤销部队请假制度,以免革命党人互通声气,这些措施都是顺理成章的,而且尽量避免在士兵中间进行带有刺激性的逮捕。但是这些枝节性的治标措施,也足以制造一种恐惧和不信任的气氛,造成一种想法——大家都认为满洲人正在胡乱逮捕、屠杀汉人。

  对于不了解武昌革命政党规模的士兵和文职人员来说,32人的被捕和3个人的正法,造成了一种大规模且带报复性的恐怖,不管你有罪无罪,都同样受到威胁。10月10日武昌的心情,是恐惧和同情(对于在满清镇压下牺牲的年轻人的同情)的混合物。

  惨烈的战斗双方都付出重大伤亡

  黄昏时刻,革命的第一枪在工程第八营打响了。一个军官发现有两个人携带武器,他走上前去威胁质问,竟被打死了。立刻,全营事实上进入了公开暴动,企图顽抗的军官都被击毙。少数目兵领着士兵们穿过大街,奔赴军械库所在地——楚望台。在那里,他们和其他革命党人联合起来。

  革命党人的第一个目标是军械库,这个目标没有经过战斗就拿下来了。但是,当革命党人准备突袭城西边的总督衙门时,他们发现自己由于缺乏指挥而大受妨碍。由于军队内部革命基层组织具有独立性,所以没有一个人能够承担齐集在军械库的不同标、营的全面指挥责任。特别是,文学社革命党人不愿听从共进会领袖的指挥。

  好在这个领导危机暂时解决了,有人发现藏在灌木丛中的、原本属于日知会的工程营队官吴兆麟,并说服他担任攻击总督衙门的指挥。

  随后而至的战斗,对革命党人而言不是一击取胜之战,清军也非毫无还手之力。双方都为这场战斗付出了重大伤亡——在攻取有机关枪掩体扼要守卫的总督衙门的战斗中,数百革命党人牺牲了;而清政府一方,以旗兵为主的步兵第三十标,也几乎无人幸存。

  此时,瑞澂除了警卫衙门的部队以外,其他忠诚的军队都在城外。革命党人在蛇山安排的大炮,向总督衙门发射,瑞澂很快发现,除了从武昌撤退,再过江到汉口收集残部以外,别无它计。11日早晨,他由手下最高军官张彪陪同过江,至此,武昌落入革命党人手中。

【1】 【2】 【3】 

 
(责任编辑:高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