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团市委首任书记逝世 潜伏“夫妻”相伴一生--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广州团市委首任书记逝世 潜伏“夫妻”相伴一生

2011年06月16日08:18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1950年的陈恩。陈安翻拍
伉俪情深。记者陈安翻拍
陈恩(左)接待外宾。记者陈安翻拍
广州团市委首任书记陈恩6月13日逝世


  2011年6月13日,老红军陈恩合上眼睛,走完了人生最后一段路。作为革命伴侣一生相随的妻子莫芸昨日追忆他生命中片段,“尽管大家一生聚少离多,但我们从来没吵架,好恩爱。在生命最后时光,他不能吃东西,我还是特意煮个他最喜欢喝的红茶奶,让他闻一闻,感受着那份"吃"的味道。”。

  湛江家中建南路特委机关

  1921年,陈恩出生于广州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国民大学附中教导主任。受堂哥陈健(中共党员)进步思想影响,陈恩早在1935年就与同学组织读书会。一二九运动爆发后,陈恩参加了广州的声援活动,宣传抗日。

  1936年初,陈恩参加革命工作,在中大附中求学的他参加了地下党组织的“中国青年同盟”。1937年8月,陈恩正式入党,任中国青年抗日同盟中青部书记。随着日寇侵华扩大,陈恩的工作足迹遍及韶关、湛江、越南等地,打游击、开展地下工作。而在湛江的一段潜伏,让他“收获”了一生的伴侣。

  “我的任务是当一名普通家庭妇女”,1942年,香港出生的进步青年莫芸接到党组织通知,要求前往广州湾(今日湛江),“我潜伏身份的丈夫就是陈恩。没谈恋爱就有老公,起初还有点想不通。当时组织说你们两人谈多长时间是你们的事情,我决定接受这个任务。”

  这个隐藏在湛江寸金桥民居中的普通家庭,实际上就是南路特委的机关所在。尽管陈恩、莫芸双方不是很熟悉,但为了完成任务,大家很快进入角色。“白头廖”是陈恩在民居中隐藏的身份,“因为他18岁就有白头发,所以起了这个化名。”

  在工作中两人的感情越发深厚,成为真正的夫妻。“陈恩当时负责武装工作,很少回家。根据纪律,我们不能一齐上街,更加不能暴露身份。”

  广州解放后接管青年工作

  “希望在青年”这句话是陈恩生前喜欢说的一句话。“我与青年团有很深的感情,1949年,解放前夕,党派我回广州筹办成立青年团”。当年10月25日,广州解放刚好11天,陈恩出任中国广州市委青年工作委员会及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广州市工作委员会的书记,成为广州团市委第一任书记。

  陈恩生前表示,解放后,广州市委很重视团的工作,朱光老市长曾经对陈恩说,解放初期,党组织还比较薄弱,一是靠工会,另一个就是靠青年团。陈恩的一生大部分时间都与青年运动有很密切关系,“他很喜欢跟青年打交道,青年都很喜欢他演讲。”莫芸追忆着。

  受冤屈劳改22年从未抱怨

  “1949年,解放前夕,党派我回广州筹办成立青年团”,解放后的1949年12月,陈恩任共青团广州市工委书记。1957年8月任广州市委副秘书长。

  莫芸说,可能因为他长期从事青年工作有关,陈恩话语鼓动性强的特点,导致有群众说了一句“陈恩,万岁”的话语,成为他的“罪状”之一。1957年,陈恩在岭头、吕田等农场接受劳动改造。“22年的劳动改造,让他足足瘦了20斤。尽管受了委屈,他从来没抱怨过一次。”

  喝不了红茶奶 做给他闻味道

  尽管聚少离多,但是丝毫没有影响双方的感情。“即使在他受冤的时候,我也相信他,我们家人受牵连,我们也相信他,支持他。”

  最近几年,前列腺癌手术、支气管哮喘、肺气肿、梗塞性肺气肿折磨着陈恩,莫芸每天细心照顾着他。“他最喜欢喝红茶奶,就是红茶加上牛奶,但喝不了。我就泡好让他鼻子闻一下。” “我照顾他是义不容辞的”,八十多岁的老人莫芸说着,眼睛中不禁充满了泪花。 (文/记者曾卫康)
(责任编辑:高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