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探索党务公开 谨防形式主义和“长官意志”--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多地探索党务公开 谨防形式主义和“长官意志”

2011年03月01日10:3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2月21日至23日,全国党委新闻发言人首次培训班在北京举办。这是党委新闻发言人制度建立以来,对全国党委新闻发言人进行的第一次集中培训。中央纪委、中组部、中宣部等13个党中央部门的新闻发言人、全国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以及计划单列市、省会城市的党委新闻发言人和新闻发布工作团队责任人共200余人参加了培训。

  其实,不只是党委新闻发言人制度,近年来,许多地方都在进行党务公开的探索:设置发言人、建立网站、举行新闻发布会……在网上搜索“党务公开”,有近400万条相关网页。2010年8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并通过《关于党的基层组织实行党务公开的意见》,再次为基层组织的党务公开指明了“发力点”。

  谁来发力

  上下齐心才能真正走向公开

  梁金荣,宁波江北区庄桥街道西卫桥村的党务发言人。去年,庄桥街道和有关部门决定推出88套二期村民联建房,西卫桥村党支部把村里符合审批条件的人员名单在党务公开栏内进行公开,许多村民提出申请。而在此之前,梁金荣就在村里做了大量的调研和论证工作,将基层党员和村民关于村民联建房的意见上报。正因如此,村民们评价说,“这样的党务公开很实在”。

  不过,梁金荣并不是“一个人”,在江北区,104个村级党组织就有200多位像他这样的党务发言人,所有基层党组织的网线都是畅通的。这些发言人大多是村“两委”党员干部、大学生“村官”、优秀党员、各级党代表等,除了有不同的党务公开内容和任务,他们还要定期参加学习交流,接受来自上下“两头”的考核监督。

  “党务公开光有党委的领导还不够,还需要各职能部门制定不同单位、不同部门党务公开的内容、标准、程序、层次、奖惩及追究办法,以便党务公开工作具有切实可行的依据和实施方案。”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教授梁妍慧分析说,“同时,要明确公开的目的是为了落实党员的知情权,调动党员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参与性,使党员积极投身到党务公开和各项工作中去。”

  这一点江北区的基层党员深有感触,路林村的党员王鸿定说:“以前村里的重大事情,我们普通党员都不大清楚,如今村党支部推行阳光党务,实行党员首议制度,许多事情在提交村民代表会议表决前先让我们党员讨论发表意见,我们每个党员都有了发挥作用的平台。”

  “我们探索‘党委新闻发言人制度’是比较早的,所有发言人的手机都公布在网上。”回忆起一年前南京市百余位党委新闻发言人的设置,担任过4年市政府发言人、1年市委新闻发言人的曹劲松说,“从发言人这项制度来看,它的最大背景是怎么样更好地推进党务公开,在大众传媒时代更好地建立党委与党员、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在转任南京市精神文明办公室主任后,曹劲松依然保持着24小时开通手机的习惯。

  曹劲松把党委发言人定义为“制度人”,而不是一个“自然人”,“南京市发布的《关于建立与规范党委新闻发布会和新闻发言人制度的意见》,就明确了党委新闻发言人的职责、发布会形式、发布会内容以及组织实施等方面的内容。”

  除了发言人,公共场所的公开栏、电子屏,各部门的党员信箱、热线电话,甚至手机、互联网等,这些都作为党务公开的手段而被各级党组织广泛尝试、使用。但无论是哪种方式,实际操作的经验证明,只有上级党组织对党务公开进行统一部署、组织领导有力,各部门、各单位的责任主体明确、实施方案清晰,上下齐心才能真正让党务公开的“桥梁”顺畅。

  公开什么

  谨防形式主义和“长官意志”

  “刚公布手机号码到网上时,差不多一天要接几十个电话,这种情况持续了大概有近一个月的时间。”曹劲松把这种令手机热得发烫的现象归因为对党委发言人的一种信任,他对这种带有信任的互动十分肯定,“党务公开一方面要表达党组织的决策和主张,另一方面也要把媒体和公众对党的意见建议带上来。我们党委新闻发布会从一推出就都搞网络直播,不管是不是记者,大家都可以提出问题。如果没有互动,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不是搭起信息流通的桥梁,而是一种信息的堵塞。”

  在此前的地方探索中,一些基层党务公开不乏热热闹闹的宣传,亦不乏冷冷清清的现场,甚至被调侃为“想知道的不公开,公开的不想知道”。这一状况源于形式主义和“长官意志”的流弊,“我不想公开的就不公开”、“我公开什么你就接受什么”,更有专家在调研中指出,少数地方党委负责人认为党务公开是“自添麻烦”。

  而按中央的相关要求,党内事务除涉及党和国家秘密等依照规定不宜公开或不能公开的外,都应向党员公开。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类似,其精神是公开为原则,不公开是例外。

  中央党校党建部副主任张志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作为执行层的基层党组织乃至地方党委,不会涉及很多保密的东西。事实上,在地方和基层想要保密也保不了。他进而表示,从根本上说,除了涉及国家安全的机密外,一个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党,没有什么不可以向自己的党员和人民公开的。

  在江西九江县的探索中,为推动“全景式”党务公开,县委围绕“群众需要知道”和“需要群众知道”两个重点,实行点题公开和自主公开,以增强党务公开的针对性和实效性。

  所谓点题公开,就是党员和群众通过点题热线电话、点题箱、点题公开栏、座谈会面对面点题等方式,在不涉及党内秘密的情况下,对干部作风建设、惠农资金兑现等热点难点问题随时点题,党组织将点题内容以及具体回复作为公开内容。而自主公开内容包括党务工作的有关政策、党组织设置、年度党建工作计划等相对固定事项和一些需要党员群众及时了解的方针政策、重大事项等。

  “互动式公开”的办法为解决“公开什么”提供了经验。实践证明,只有在按照规定程序进行公开的基础上,广泛听取党员及群众意见,党务公开的过程才能成为发扬民主、接受监督、完善决策的过程。

  如何推进

  健全评价机制是重要环节

  “党务公开,作为一个制度体系,不仅需要党委组织协调、职能部门落实,而且还需要相关机构监督检查、评估反馈,这样才能形成一个闭环系统。” 梁妍慧认为,推进党务公开,最后的环节在于健全评价机制,完善公开系统。

  曹劲松坦言,在党委新闻发言人制度推出后的半年时间里,他们都在探讨和细化如何建立问责机制。他说,“我们注意到地方党委新闻发言人推出以后,无论是媒体的评价,还是公众的评价,肯定的比较多,但各种评价最看重的还是实效,所以我们就把见实效作为落实这项制度的关键。”

  有专家指出,评价党务公开的效果,要看党组织的决策是否实现了科学化、民主化,要看领导干部的廉洁自律意识是否得到增强,要看与群众密切相关的热点难点问题是否得到有效解决,要看广大党员群众参与党内事务的积极性是否得到充分调动。只有将这些标准具体化,具有可操作性,才能对一个地区或部门党务公开工作的开展情况做出科学判断。因此,许多地方都在探索一套行之有效的,能够从内容、程序、办法和效果等方面对党务公开工作作出科学评价的机制。

  近期,内蒙古扎鲁特旗在120多个基层党组织中试行党务公开三项评估办法:组织评估,由旗委组织部从党务公开目录制定及工作开展、信访问题控减、违纪违法案件调控等进行百分评定;党员测评,年底召开党员群众大会,以问卷的形式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征求意见,按照满意、基本满意和不满意三个等级进行百分评定;班子自评,在党组织班子成员中发放党务公开评价表,由班子成员对党组织科学决策、选人用人、民主建设、班子作风、党务公开效果等情况进行百分评定。

  最终,这些评估结果按乡镇、旗直部门分别进行排序,并与各个单位领导班子、领导干部的年度实绩考核和创先争优挂钩;对评估中发现的问题,旗委组织部将书面反馈给有关单位,责令自查自纠,限期整改;对排名处于后三位的单位主要领导则取消党建工作先进个人的评选资格……而类似这样的评价系统能取得什么样的效果,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观察。

  “直至今天,我们可以看到各地对于党务公开的探索仍在进行,但一个基本的结论是,党务公开是一个较为有效的监督形式,党务不再戴‘面纱’,对基层的党风、政风以及干部作风有显著的促进作用。”曹劲松认为,基层发力,机制健全,才能真正让党务公开产生“阳光效应”。(记者 杜 榕)
(责任编辑:袁悦(实习))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