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预期GDP增速“西高东低” 折射出怎样的信号?--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各地预期GDP增速“西高东低” 折射出怎样的信号?

2011年01月25日08:22    来源:中国广播网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铺开中国地图,纵览各地正在勾画的经济蓝图上,国内生产总值,也就是GDP的增幅引发关注。

  重庆、西藏、北京、上海等20余个省、市、区近日陆续拉开“两会”帷幕,各自定调的GDP数字对比,折射出一种怎样的信号?

    


  盘点陆续召开的省市级“两会”,各地提出2011年GDP的增速目标中,重庆以13.5%的增幅预期排在前列。同时,大部分省市都是“两位数”的增幅目标。中国之声特约观察员、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城市和小城镇发展中心研究员杨禹表示,这种发展趋势是一种向好的信号。

  杨禹:总的来看,绝对数字并不超出经济界预计,整体形势能看出和“十一五”的变化。相对来说,数字总量都有所回收,比如,北京、上海、广东等城市增速都达到8%左右,而中部地区基本上在10%左右,西部地区基本上在12%左右。这个数字固然比期待好像高一些,但属于正常范围,中国发展毕竟需要一定速度。

  而中国之声特约观察员、知名财经评论员叶檀却表示:各地以GDP增长为主导的模式并未出现改观。

  叶檀:事实上,中西部、边远地区GDP增速已经上来了,这是这两年非常明显的特色。这一方面是好事,说明地区间的贫富分化有可能进一步缩小。

  这一点也得到了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的支持,赵锡军进一步指出,在新的一年中,一些发达城市的发展目标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赵锡军:像上海定的GDP年增速是8%,这意味着,它可能把经济增长更多定位在合适的、适合于当地水平的位置上。这表明,各城市在继续追求速度的同时,更多的考虑到速度以外的因素,例如:居民生活有没有得到改善、增长的持续性、效率怎么样,也是可以看到的迹象。

  数字背后同样存在着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很多地方对提出并实现GDP的目标是举双手赞成,但完成这一数字的方式和内涵却值得关注。

  杨禹:很多省都提出了相对比较严格的节能减排目标,这些指标提出后,我们就要看,它是不是会出现,过去出现过的(现象):这个地区完成GDP的指标是热情高涨,不用扬鞭自奋蹄,但是在完成节能减排指标上,就拖拖拉拉。数字摆出来了,要看它是通过什么方式和内涵完成这个数字。

  叶檀:以它们这一经营效率或财政支出衡量投资率,事实上是无法承受的。这就意味着透支了未来的财政收入,未来的债务负担有可能增加。一方面是财政收入在增加,另一方面又在强调资金比较紧张,投资率过高就是这一现象出现的根本原因。

  如果将各地目前GDP增速预期综合来判断今年我国整体经济发展的GDP增长形势,很容易得出今年依旧延续去年的态势,实现两位数的增幅,这一增幅对我国究竟会带来怎样的影响?中国经济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樊纲表示,GDP增速达到两位数,不是一个好现象。

  樊纲:中国不需要10%以上的增长,不需要过热,需要稳定、持续、长期增长。一切危机都是过热造成的,大危机是大过热造成的,小危机、小波动是小过热造成的。防过热是防后面的危机。

  樊纲说,正是为了防微杜渐,中国政府才在GDP整体增长势头正处于高点时,开始进行收缩性的宏观调控,只有这样,GDP增长曲线的波动能够有所减缓,不要出现大危机。

  樊纲:那时候大家都骂,“别管我,我价格还在涨,有市场需求,你管不着。搞什么政府周期?市场有的是需求,价格还在涨。”结果是什么?最后还是掉下去了。防过热是为了防后面的产能过剩。过热的时候情绪高涨,大家热火朝天,盲目扩建生产能力,后面要清理。

  叶檀:现在两位数的GDP,有可能我们付出的成本比GDP还要大。另外,GDP的构成是否合理?能否支撑未来经济的发展?对于沿海来说,8%、9%的GDP较为合适,人均GDP已经过万,GDP稍微降低一点,只要结构能调整,这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而一些欠发达城市,当然有追赶GDP的冲动,但应该有一些边际的、遏制的手段,也就是说,GDP的增长所需要的资金远远超过了财政收入。在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有可能破产,对于地方的借贷,包括融资平台,都应该慎之又慎,要不然,就有可能在未来进入债务黑洞。(记者张棉棉)
(责任编辑:罗旭)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网友留言留言0

用户名  密码  同步至微博客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