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新闻科学发展观强国论坛社区博客播客掘客|中国人大政府政协工会妇联科协|网站地图|日本

  编者按:1978年11月的一个深夜,在一间破草房里,严宏昌带着十几个农民,神情紧张地在一张字据上按下手印,把村里的田地分给各农户。就是他的这一举动,揭开了中国农村改革、乃至全国改革开放的序幕。几年之内“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取代了“大锅饭”。近年来,小岗村的发展更是驶上了“快车道”,人均收入以年均10%的速度递增,2007年底达到6000元。站在改革30年的新起点上,小岗人在思考,应坚守什么、发展什么、突破什么,小岗怎样才能开创一个更加辉煌的未来?这其实也是中国农村改革发展的共同思考。

 

·严宏昌被“逼”当上队长

80年代初的三位“包大胆”严宏昌、严俊昌、严立学

    上高中时,学校号召我们回去建设家乡。1971年下学后,我就回到小岗。当时,村里状况不好,大家都是出工不出力。我看不惯,干了22天,就想往外跑。当时跟生产队约定,一个月交15元钱,生产队给我记150个工分。 

    以后,我主要在凤阳县城的工地上包工。承包下来一个工程后,再分包给小组长,根据工程量结算工钱,哪个工人干了多少活就得多少钱。那时候,一般工地上的小工一天只能挣1元钱,但在我这里能挣2元钱。工人们积极性很高。我承包的工程总能保质保量地提前完成。 

    这样一直干到1978年。当年2月,梨园公社书记到县城来找我,让我回去当队长。当时,小岗人人当过领导,就我没当过。书记说,你在外面领导五湖四海的人都能干红火,小岗就这些人,还能领导不好? 我当时是不想回去的,和领导“讨价还价”:每月交队里的钱涨到45元,后来又加到每月90元,最后,涨到每月交150元。我挣不到这么多钱,只能准备回去。我承包工地上的12个小组长知道后,不让我回去。他们小组长愿意集资,帮我交这些钱,说我要走了,他们就要散伙了。[详细]

·严宏昌:为了能“包产到户”我们干部杀头也甘心

如今的严宏昌、严俊昌、严立学

   引当时的有关政策中规定:“不许包产到户,不许分田单干。”小岗人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因此,即便是私下都同意了,在会上也不敢贸然提出来。

   最终,副队长严宏昌打破沉默,“我们队委会三个碰了个头,打算分田到户,瞒上不瞒下,但有一条,各家要保证交足公粮……”

   窗户纸捅破后,现场热闹起来。“谁要说出去,就不是他娘养的!”严金昌和大家一起诅咒。 老农严家芝说:“万一被上头发现了,你们几个干部弄不好要坐班房,你们的大人小孩怎么办啊?”

   “你们是为我们村民出的事,到时候,我们谁个也不能装孬,全村凑钱凑粮,把你们的小孩养到18岁!”另一位年长的村民答道。这一提议得到村民的附和。[详细]

·严宏昌:“分田到户"”一举实现温饱
   1978年前,小岗村被外人称作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意思就是不长粮食。就在严宏昌当上村长的1978年,凤阳发生百年不遇的特大旱灾,几乎颗粒无收,农民们更大规模地外出讨饭。严宏昌自己不太懂农业生产,但他从父辈了解到,建国初期,小岗农民的生产一度干得很好,一年能收十几万斤粮食,还有余粮交给国家。他还注意到农民在自留地上的生产积极性很高,一亩自留地上种出的粮食,胜过生产队二十亩地。他最后下定决心,要分田单干。

  严宏昌盘算着赶快把地给分了,“生产队没有牛,因此要尽早开始搞冬耕,过了年再分,怕来不及。”1978年11月24日晚,这一重大土地会议在小岗村最西头的严立华家举行。18户村民的当家人一个一个地溜达着来到严立华家。当严宏昌宣布想把土地全部分到各家各户的时候,大家积极性很高,严宏昌就拿出随身带的钢笔,写下字据,条件是每户必须完成每年上缴的公粮。因为分田到户在当时是很冒险的行为,大家连后事都想好了。

  严宏昌连夜将耕地和牲畜、农具按人头分到各户,小岗村的"大锅饭"被彻底打破。第二年秋天小岗获得了十几年来的首次大丰收,一举解决了温饱问题,粮食自己吃不完,还第一次交了公粮。在当时的省政府领导的支持下,小岗村的大包干经验很快在安徽全省推广。[详细]
 

·这里依然是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

小岗村村民缪夕清在搬运葡萄

    这次经历彻底转变了严宏昌致富的思路,“农村不搞工业不行。”回到小岗后,严宏昌开始发展工业。他办过塑料编织袋加工厂,办过米面加工场、食用菌加工厂、工艺被厂,还帮村里谈过冶炼厂、养鸭场、柴油机钢盖厂等招商引资项目。

  不过,在严宏昌自述中,似乎总有某种外来因素在介入他的创业活动,而其中的变故则显得更为扑朔迷离。他竭尽全力努力过的项目,最后不是被接管就是无果而终。总之,经过20多年的探索,严宏昌似乎仍在工业致富的道路上原地踏步。这位成功的“温饱型”带头人,一直也没能实现向“发展型”带头人的转型。

  众多失败案例背后的故事成为严宏昌心中的隐痛。他承认,在小岗村搞工业与"安徽粮食大省、凤阳粮食大县,小岗以农出家,以农业为本"的总体定位不符。但他认为根源仍然在于行政权力在农村居于绝对主导地位,农民自主的空间有限,权益容易被忽视甚至受到侵害。当前党中央和政府提出加强服务型行政机构和机制的建设,完善农村综合服务体系,是抓住了农村问题的关键。他说,“过去的行政机构是个权力机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把权力机构转为服务性机构,我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中国的改革改到点子上去了。这是我一生亲生体会的啊。要是真正转到服务型政府上来,那我们国家的发展真是前途无量了!”
[详细]

·“小岗村式缺血”呼唤农村“造血”机制
  1978年底,安徽凤阳小岗的严俊昌、严宏昌、严立华等18个农民在一张分田到户的“秘密协议”上摁下了红手印。正是这份“秘密协议”开启了中国家庭承包责任制的先河。

  1979年,小岗生产队喜获丰收,首次向国家交售余粮,一年就越过了“温饱线”。在此后的三十年时间里,小岗从生产队变成了村,农民收入也得到了提高,但这个地方始终没有跨进“富裕门”,2007年农民人均收入仅为6000元,村集体经济收入几乎为零。

  各级政府对村庄发展的支持每年都有不少,小岗缘何“一年越过温饱线,三十年未进富裕门”?小岗村村民对此的认识是:村子患上了“缺血症”。当地人说,在小岗,中国中西部农村普遍存在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不足、农民创业缺乏金融支持、劳动力外流等现象均有体现。

  “我现在帮上海一家公司管理养猪场,有技术,也有能力。要是能贷到50万元,自己就能办个养猪场。”小岗村村民严金昌说。严金昌也是当年摁手印的“大包干带头人”之一,但他也没能从金融机构筹到足够的创业资金。[详细]
·“小岗变法”的精神内核
  30年前禁锢人们思想的,不仅因为包产到户是一个经营方式的变革,更在于它是一个“是否与社会主义制度有着根本性抵触”的敏感问题

  历史会永远铭记这个既平淡无奇又影响深远的日子:1978年11月24日。在这天的太阳快要落山之际,在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的老家——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的18户农民秘密聚会,做出了一件在当时有坐牢危险的大胆决定:“分田单干,包产到户。”

  当以严俊昌为队长、严宏昌为副队长的18户农民,用中国最传统的方式在私底下起草的契约上摁下自己鲜红手印之时,他们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失败,干部即使坐牢杀头也心甘,其小孩由全体村民负责抚养到18岁。”!
[详细]
 “大包干”之前:变革已悄然酝酿

  

严宏昌

  严宏昌原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村民委员会主任,“大包干”发起者、领头人。1978年12月,他带领安徽凤阳县小岗村生产队的18户农民,冒着坐牢的风险把队里的土地分到了户,首创“大包干”联产承包责任制。

  其实,在“小岗变法”之外,人们绝不应该遗忘已在历史洪流中渐渐变得淡漠的两个词:“省委六条”和“借地度荒”。

  曾任安徽省委书记的黄璜在接受一家媒体专访时,如此描述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安徽农村的景象:

  ——那时正处于灾难深重的“十年动乱”之中,饱受人祸之苦。虽“抓革命,促生产”的口号声震天动地,但背井离乡、流离失所的难民比比皆是,就是地处江淮丘陵的合肥周围,来自凤阳县、定远县等地的逃荒要饭人群也是络绎不绝,惨不忍睹。

  安徽这种状况的产生,不是农民没有生产积极性,不是干部不干事,也不能说老天存心不帮安徽人的忙,根本问题在于极“左”路线的影响仍在继续。
[详细]

 农村土地改革大事记

□1978年
11月24日,小岗村民召开秘密会议,包产到户。

□1979年
2月20日,凤阳县委书记陈庭元在县委工作会议上正式宣布,在全县范围内推行大包干,即包干到组;对小岗的包产到户“不制止、不宣传、不推广”。

□1980年
元月24日,万里视察小岗,批准了小岗的包产到户,批准小岗的经验可以学习。

□1980年
4月2日,邓小平找胡耀邦、万里等人谈话,明确指出包产到户不会影响社会主义制度的性质,这是“文化大革命”结束以来,中央领导人首次对包产到户作出肯定的表态。

□1982年
1月1日,中共中央批转《全国农村会议纪要》(即1982年1号文件),指出包产到户、包干到户是社会主义农业经济的组成部分,彻底解除了人们对“双包”制的后顾之忧,促进了二者在全国的广泛推行。

□2004年
小岗村开始将土地集中起来,搞合作化经营。

□2008年
10月12日,十七届三中全会决定,要稳定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健全严格规范的农村土地管理制度。[详细]

 “大包干”带头人登上军营主题教育讲台

  来自安徽凤阳小岗村的严俊昌、严宏昌、严立学3位老人,应邀走上南京军区某团“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念,有效履行我军历史使命”教育讲台,给官兵讲述自己当年带领乡亲们进行“大包干”的经历,引导官兵理解改革开放的意义。

  “在那个年代,搞承包到户有‘坐牢’的危险。但如果不搞承包到户,继续吃‘大锅饭’,乡亲们就会挨饿。当时我们想,与其挨饿,还不如填饱肚皮‘坐牢’。”

  1978年,安徽凤阳小岗村有20户村民,生活非常困难。严俊昌、严宏昌、严立学3位大队干部和其他15名农民在一张“密约”上按下自己的手印,决定带领村民搞“大包干”,把生产队的土地承包给农民个人。[详细]
 
来源:人民网-时政频道 (责任编辑:徐焱)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人民日报网络中心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