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新闻科学发展观强国论坛社区博客播客掘客|中国人大政府政协工会妇联科协|网站地图|日本

  编者按:广东前省委书记任仲夷于2005年1月15日在穗去世。这位见证了百年中国重大事件与关键转折的九旬老人,一向以“思想解放,作风开明”著称。任仲夷主政广东的五年,正是中国改革开放肇创惟艰的关键时期。邓小平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任仲夷无疑就是改革开放第一线的前锋。那个让我们告别布票粮票的老人——邓小平

 

·改革开放初期 任仲夷执掌祖国南大门

  1980年10月,中央调任仲夷到广东,主持广东的全面改革工作。不少人认为,这和任仲夷最早表态支持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思想解放,得到邓小平等中央领导同志认可有关。任仲夷同意这种看法,并着重回顾了上任前邓小平等中央领导同志的重要谈话。不少人估计,因为我思想解放,中央才挑选我来执掌祖国的南大门广东。我想可能是这样。在辽宁,我认为我干的几件事是有较大影响的:

  一是冲破重重阻力,为被“四人帮”迫害致死的张志新等一大批冤假错案平反昭雪。我曾请华国锋为张志新烈士题词,当时华国锋没有表态,但胡耀邦同志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支持。这件事在海内外引起强烈的反响。

  二是发表《理论上根本的拨乱反正》一文,旗帜鲜明地支持和参与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讨论。在1978年底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我又对“两个凡是”进行了大胆的抨击,对辽宁广大干部群众解放思想起到了较好的作用。

  三是我倡议为国营企业“松绑”,提出在农村要敢于“抓富”,我在全省城乡广泛开展“敢不敢富、能不能富、让不让富、会不会富”的致富大讨论,广泛开展了生产力标准的大讨论,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恢复了过去被视之为“资本主义尾巴”的自由农贸市场。
[详细]

·任仲夷:为“包产到户”开道 创办经济特区
  1980年10月,任仲夷到了广东。在这之前,广东从上到下对“包”字也有争论,谁也说服不了谁。任仲夷在1981年1月召开的全省地、市、县委书记会议作总结,用搞了包产到户、包干到户,增产增收、经济发展、市场活跃等大量事实,说明农村形势的主流是好的,党同农民的关系密切了。强调已实行“双包”的地方,都是符合群众意愿的,就不要改过来了。任仲夷的这一席话,为“包”字之争打上了句号。

  鲜为人知的是,任仲夷是创办特区的倡导者之一。早在辽宁工作时,他看到大连是一个良好的港口,地理位置利于与日本、朝鲜、苏联的经济交流与合作,很想把大连建成一个对外开放的特区,1980年7月向在辽宁视察工作的华国锋提出。后来中央认为深圳、珠海、汕头、厦门因毗邻香港、澳门、台湾,华侨及在港、澳、台的乡亲众多,建立特区的条件更优越一些,决定先在这四个地区进行试验,大连建立特区的建议就搁置下来了。
[详细]
·任仲夷 :冒天下之大不韪 被封绰号——“任你胡来”

  任仲夷去广东的时候,他的老战友杨易辰就说,仲夷,你这次上广东不是立个大功就是犯个大罪。就是说风险很大,也确实是风险很大。

  任仲夷主政广东之后不久,很快就被人封了个绰号——“任你胡来”。因为在当时,任仲夷的直言和放言,让有些人很不适应。除了提出著名的“三放”原则,即对外更加开放,对下更加放权,对内政策更加放宽,任仲夷还有很多名言,比如“特区发展靠的‘不是收而是放’”,对国家对人民有利的事,要“敢于变通”, “善于变通”等等。

  对于任仲夷来说,1982年是艰难的一年。新年刚过,中共中央就向全国发出了一份《紧急通知》,点名指出广东省的走私贩私极端严重,而且这些行为发生在一些担负一定领导职务的干部身上。
[详细]

·任仲夷 :尊重群众意愿 即使老了也不保守
  任仲夷特别强调领导人要尊重群众意愿。初到广东时,有人反映当时流行于广东的“音乐茶座”有问题,说那音乐软绵绵的,削弱革命斗志。仲夷说,既然群众喜欢,又不违法,领导人何必干预。还有人反映,一些年轻人留长头发、穿喇叭裤,应予禁止。仲夷却认为,这不过是个人生活爱好,党和政府不必管。那个时候听省委书记说这样的话,人们觉得既惊讶又受启发。当时还有人对流行歌曲很反感,要求制止其传播。仲夷说,我个人也听不惯流行歌曲,而更喜欢古典音乐。但领导人不能仅仅根据个人喜恶制定政策,应当允许人们有不同的兴趣和爱好。

  多年来,我深深感到,民主思想一直是很自然地贯穿于仲夷同志的言行中。而且不像人们常见的那样,老了就趋于保守。他在年事已高和离休以后,更加关注和主张推进党内民主和社会民主。

  他思想解放,同时尊重优秀传统,包括传统文化、传统美德。他是孝子。我跟他工作的时候,他亲生父母已过世,有位继母生活在济南,他按月给她寄钱,我还随他一起去看望过。[详细]

 

·思想解放、作风开明 力挺大胆报道
   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邓小平多次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任仲夷1977年到辽宁不久,就提出“农村抓富”的口号,并在全省发动一场“要不要富、敢不敢富、能不能富、怎么样富”的大讨论。当时,《辽宁日报》进行大幅报道。可事隔不久,到1979年初,全国出现了否定三中全会路线的“倒春寒”。一时间,“三中全会的政策过头了”、“可能诱发资本主义势力泛滥”之类的声音甚嚣尘上。为此,《辽宁日报》写了篇题为《莫把开头当过头》的农村形势述评。

  《莫把开头当过头》见报后,不少干部纷纷议论:“现在农村资本主义势力如此猖獗,还说是没有过头,纯粹是胡说八道!”在这种情势下,任仲夷作为辽宁省委第一书记,力排众议仗义执言:“我完全赞成记者的观点,我认为,文章的标题还应加上一句:莫把支流当主流!”会后,他亲自跑到《辽宁日报》社要见一见这个记者。
[详细]
·大胆处理"两个凡是"和张志新案
  以思想解放、作风开明的官声,凭纠正“左祸”、落实政策的能力,在中国历史开辟新局的起点上决毅受命,在经济改革的试验田里耕耘播种,任仲夷这个名字,当然要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史书上留下浓墨。这位曾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的老人,于2005年11月15日阖然长逝,享年92岁。老人留下的遗嘱是:(1)不作告别仪式;(2)不写生平;(3)不留骨灰。但我们这些改革事业的受惠者与后来人有责任、有义务去缅怀,去承继。

  2005年12月初, 与任仲夷有较多交往的《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杜导正同志,在北京万寿路家中,接受了我的访问。

  徐:听到任仲夷同志去世后,大家都很震惊。您与任仲夷交往较多,您如何评价他?

  杜:得到他去世的消息,在北京的一些老朋友,商量要写一副挽联。电话中商定,11个人联合署名,由朱厚泽与于光远秘书胡冀燕带到广州去与任仲夷告别。挽联请李锐同志执笔,是这样写的:“改革开放,勇当先锋;自由民主,高举大旗;南天一柱,世人景仰;仲夷同志,永垂不朽。”这应当是我们大家对他发自内心的评价。[详细]
·“立德、立言、立功”三立的楷模
  仲夷同志说“我的一生很平凡”,这是他的谦虚,事实决非如此。可以这样说,打从1935年参加“一二·九”抗日救亡学生运动算起,仲夷同志长达七十年的社会经历,可歌可泣。他长期担任地方领导职务,为党为国家和人民做了很多工作与贡献,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特别是从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以来这个阶段,是仲夷同志人生历程中最辉煌的一段乐章。在拨乱反正的年代,仲夷同志就充分显示其在政治上、在大是大非面前,立场坚定不移,态度鲜明果断的大智和“舍得一身剐”,敢为人先的大勇。

  早在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重要文章,揭开思想大论战帷幕第三天,仲夷同志便着手撰写,随后发表题为《理论上根本的拨乱反正》这篇深刻论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批判“两个凡是”的文章。同年,他还发表了题为《解放思想是伟大的历史潮流》这篇针对性、战斗性更强的文章,提出与华国锋针锋相对的“两个凡是”:“凡是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东西,就要坚持;凡是被实践证明是错误的东西,就要坚决纠正。”正因为如此,仲夷同志成为参加全国思想大论战,批判“两个凡是”,“跻身于地方大员领先集团之‘三甲’”。[详细]
·有“特区情结”的改革开放先行者
   今天,是广东改革开放的先行者、广东省委原第一书记任仲夷逝世两周年的日子。每年今日,总会有很多人以各种形式献出自己的缅怀。这使我们相信,这位智者、仁者、勇者虽然远行,但真正做到了他生前所自勉的“精神不死”。

  任老秘书李次岩说,老人有一种“特区情结”。

  在改革开放30周年即将到来时,在深圳特区继续谋求更深入的改革时,我们寻访了早年深圳特区工作的见证人,回顾任仲夷的特区改革举措,并从回顾中汲取推进当下改革的智慧和勇气。

  在南国冬日的暖阳下,邹旭东近日频频翻阅自己的笔记本。厚厚的一摞,有48本之多。这些笔记本的记录时间是1981年到1985年,很多内容鲜为人知,堪称一部深圳“创业秘史”。[详细]
·改革开放,勇当先锋;自由民主,高举大旗
  纪念任仲夷,关键是要搞清楚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历史。不仅要搞清楚中国的历史、人类的历史,东方西方的历史都要搞清楚,尤其是近代和20世纪的历史。人类社会的进步无非是靠着革命和改良这两种手段。可是我们过去只承认革命有推进历史的作用,而视改良主义为敌对势力。其实,在马克思、恩格斯那里,还是充分估计了科学技术和生产力的发展对社会进步的巨大作用的。列宁在《帝国主义论》中曾经断言,资本主义已到垂死阶段。我们接受了这种理论,一直搞“兴无灭资”,农民卖个鸡蛋都要说是资本主义自发势力,都要加以制止。我在中顾委时,还看到一位老领导下发的“白头文件”说:“列宁的《帝国主义论》是完全正确的。”这就未免太昧于当代世界形势了。

  每个民族、每个国家的进步和发展,都有各自不同的道路,但有普遍规律。英国搞《大宪章》后,800年虚君共和,改良至今;法国大革命折腾80年,出现《拿破仑法典》,通过了《人权宣言》,自由思想熔铸成民族性格;美国独立战争,华盛顿两任总统后,退出政治舞台,能官能民,树立了榜样。[详细]
·任仲夷的思想解放、幽默等,都对我产生了影响
  任仲夷。任仲夷当时是辽宁做省委第一书记,改革开放初期他和项南是思想最解放的两个人,而且做了大量的工作。他到辽宁做省委第一书记的时候,真正是一切刚刚开始。那是1978年的时候,当时的气候跟现在完全不一样,他一到辽宁首先提出一个“农村抓富”,让农民先富起来,这个“富”可不得了,“富”是资本主义的,无产阶级怎么能“富”?但是他提出一个理论:共产党的主要任务,在取得政权以前,是领导人民“由奴变主”;取得政权以后,是领导人民“由穷变富”。这一说,广大老百姓真是拥护得不得了,这就叫胆略,那时往上告他的人,向中央反映的人,有的是,但是无所谓,坚持就这样做。

  我原来离他很远,我那时只是一个普通的记者,而且有“右派”那样一个政治背景,《莫把开头当“过头”》发表的那天,省委正好开农村三届干部会议,《辽宁日报》一出来,舆论一片哗然;现在都这个样子了,还说没有过头,要什么样才过头?[详细]
任仲夷简介:

  

  原中顾委委员、广东省委原第一书记、广东省军区原第一政委任仲夷同志11月15日在广州病逝,享年92岁。

  任仲夷生于河北威县,1935年参加“一二·九”学生运动,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任鲁西抗日游击第三纵队司令部秘书长,冀南五地委、二地委常委兼专员,兼邢台市委书记、市长等。解放战争时期任大连市委书记,旅大市委常委兼秘书长等。新中国成立后任哈尔滨市委第一书记兼市政协主席、军分区第一政委,黑龙江省委书记,辽宁省委第一书记兼省军区第一政委,广东省委第一书记兼省军区第一政委等职。

  任仲夷是中共八大、十大、十一大、十二大、十三大、十四大、十五大、十六大代表,十一、十二届中央委员,第一、二、四、五、六、七届全国人大代表。
[详细]

 任仲夷主政广东之最:最早发展个体

  发展个体——最早 1980年,广东省工商局出台了全国第一个鼓励支持个体经济发展的具体措施;1982年5月,佛山市成立了全国第一家个体劳动者协会。20多年后,广东的个体私营经济在市场经济大舞台上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

  物价闯关——率先 1981年上半年,老百姓生活中还用46种票证 香烟、肥皂,甚至火柴也要票 ,市民很不满意。广东遵循“放调结合,以放为主,放中有管,分步推进”的方针,按照先农副产品后工业产品、先消费品后生产资料的顺序,在全国率先进行物价闯关。

  外资酒店——头回 1983年,最早引进外商投资的广州白天鹅宾馆全面营业,这是由中国人自行设计、自行建造、自行管理的具有现代化水平的大型宾馆。

  内地游港——首批 1983年11月15日,第一批“香港游”从广州出发到香港,改变了过去长期限制内地居民走出境外的情况。

  以路养路——创举 1984年1月1日,广深线东莞中堂大桥建成通车并投入使用,一举成为全国首个路桥收费站,闯出了通过“贷款修路、收费偿还”加快公路基础设施建设的新路子 。[详细]

 “苏维埃+香港有用的东西” 任仲夷:应该多给特区自主权

  1983年4月6日至18日,谷牧副总理及国务院特区办领导一行在深圳考察。4月4日,谷牧一行先到广州,当天下午在省委珠岛宾馆一号楼,与省委领导任仲夷、梁灵光、林若、吴南生及梁湘等人,谈考察计划和工作安排。

  邹旭东说,谷牧在会上谈到深圳面临的很多重大问题,大意是:经济特区现在并非已为全党、全国人民所承认,中央机关知道特区是怎么一回事的还不多。

  任仲夷接着说:“我认为经济特区的特殊政策还是要搞的,特区要坚持办下去。王震副总理在湖南对我说,有的人对搞经济特区有‘三怕’,怕香港化,怕洋化,怕资产阶级化!”

  他又进一步阐述说:“不要认为‘香港化’什么都不好,‘苏维埃+香港有用的东西’,有了这些内容,共产主义运动就更加丰富了!”

  任仲夷还再次提出应该多给特区自主权:“对经济特区,中央、省该管什么,给下面哪些自主权,定出几条来就有章法了。省里是该帮的帮,该管的管,帮多管少。”[详细]

 1980年:经济特区 “杀出一条血路来”
 
   在《深圳改革开放史》展上,有一个已经褪色并出现裂痕的板凳,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知道典故的人都明白,正是在这张板凳上,深圳人开始了对外开放的筚路蓝缕之路。

  当年,第一位投资深圳的港商———香港妙丽集团董事长刘天来了,向深圳市政府表明希望在深圳投资的意愿。可那时正是特区筹建之初,市政府内竟找不着一张沙发,急切之下,一名村支书将自家叉车上的椅垫取下来,垫在板凳上,这就成了迎接刘天的“简易沙发”。

  这样的一张“简易沙发”,不仅是特区筹建初期工作条件的真实写照,更是中国开放之初的窘境再现———对于一个封闭已久、国门乍开的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大国来说,应如何把开放政策付诸实施,寻找一个正确的对外开放的战略切入点和突破口,探索一条通过开放促进经济快速发展而风险又小的路子,中国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循。面对如此情况,邓小平指出:“有好多问题不能用老办法去解决,能否找个新办法?新问题就得用新办法。”[详细]
 网友:有感于汪洋、任仲夷的“杀开一条血路”实践

    在2007年12月25日召开的中共广东省委十届二次全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新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向全省广大干部群众发出了“以当年改革开放初期‘杀开一条血路’的气魄,努力在实践科学发展观上闯出一条新路”的号召。

  “杀开一条血路”。这不禁让人想起30年前,邓小平同志交给时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任仲夷同志的重要政治任务。任仲夷在东北辽宁为张志新烈士等一大批冤假错案平反昭雪,不遗余力推动“真理标准”大讨论。任仲夷也因“思想特别解放”而被邓小平同志“点将”,主政广东,高举改革开放的大旗。[详细]
 
来源:人民网-时政频道 (责任编辑:盛卉)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人民日报网络中心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