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新闻强国社区强国论坛强国博客|先锋网中国人大中国政府中国政协中国工会


  “官员走穴”,指官员出席企业的新产品发布会、庆典、展示会、洽谈会、剪彩、揭幕、首发式等商业活动,一般都有出场费可拿,这是‘潜规则’。 有专家言: 官员“有偿”出席企业的商业活动,不但可能搅扰市场秩序,也极易滋生腐败。在这种“走穴”中,披着“合理”外衣下的钱权交易成了官员出场最主要的特征,不少官员收之心安理得,视之为人之常情。殊不知,这种“合情合理”的外表遮掩下就是腐败迹象,破坏着社会公开、公平、公正原则,严重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 时事中国】
 


 
官员走穴商场成灰色收入来源
  
   在现实中,歌星、影星、球星有收出场费之说,且名气越大,出场费也越高。而多种迹象显示,这个收出场费的人群中,又多了一个特殊的群体――政府官员。

  据报道,2004年3月31日,陕西山阳县委、县政府几位主要官员在一水电站开工仪式上进行剪彩时,彩绸下惊现数份红包。工程投资方负责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这些红包分送给剪彩官员,有的官员直接把钱装进腰包,有的半推半就,台下群众嘘声一片。这位负责人说,这是我们企业的“惯例”。

  2004年11月19日,四川省最大的一起“书记卖官案”在成都中院开庭审理。公诉方对南充市高坪区原区委书记杨毓培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罪行出示了一系列证据。而杨毓培在庭上竟称:“我作为一个领导,每次开会都会发钱(给我)的,不论大会小会。这笔钱也没给我算进去。”这个杨毓培或许是昏了头,急于找出一个理由来,要求把一些“开会挣来”的钱从“不明财产”中扣除,归入“合法收入”以减轻罪行。对于杨毓培这样一个说法,法院自然没有认可。但却在某种程度上揭出一个官场上的不正之风――官员也有出场费。

  2007年5月29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局长郑筱萸案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郑筱萸死刑。有报道披露,郑筱萸很喜欢参加全国各地的制药企业邀请其出席的剪彩、揭牌等活动,而且每次都接受高额的出场费。山西省的一家企业曾邀请其参加开业剪彩,事后给他的出场费高达20万元。

  各种各样的商业活动中有多少官员“出场”呢? [详细]
   [评论]

给出场费是“惯例”

官员出场身价越来越高
 

     
     
      
   
      
   
       
 

网友热议孤身官员 提议彻查妻儿定居国外者
 


 
给出场费是“惯例”
 
  “只要官员答应出席,出场费就被作为一种成本费列支,打在活动经费里面。根据官员不同的部门和级别,给的出场费差别也很大。”在北京某企业从事多年企宣工作的一位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当然,也确实有一分钱不要的官员,但这样的比例相对较小。”

  “出场费一般私下给官员,也有少数是活动结束后,让官员的秘书或司机以红包的名义转交。而且,秘书和司机的那份也是必不可少,但有的不是钞票,而是其他纪念品或购物券、有价证券等。”对于一些详细的关键环节,这位负责人婉言谢绝作进一步的透露,只就出场费给记者提供了一个大概数字,“一般来说是500元、1000元或2000元不等,级别越高,出场费也越高,最高的甚至达到万元以上。”
身份隐喻下的“官商互取”
 
  受访的有关专家认为,无论官员是以党政领导,还是同学、朋友等身份出席,一个无法回避的基本事实是,官员的特定身份,在老百姓眼里,就是代表某级党政机关或部门,就不是个人行为,更不是个人形象。

  “官员参加企业的商业活动,是一种隐蔽的双向选择,说得直接点就是相互利用。”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博士生导师张鸣教授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认为,“相比之下,在我国,政府的信用还算比较高的,一旦政府官员参加了某些商业活动,就会增加该活动或企业的公信力。企业也清楚,邀请官员参加活动,无非是想借官员的特殊身份,来抬高企业信誉度和产品的知名度,而某些政府官员也在其中获得利益交换。”

利益驱动“公权私化”
 
   受访的多位专家都认为,官员参加商业活动收出场费,这种被扭曲的官商关系,难免以牺牲社会公开、公平、公正为代价,不但破坏市场“生态”,也严重损害了政府公信力。


  南开大学博士生导师齐善鸿教授表示,“官员以个人名义或打着政府旗号参加商业活动,由于罩着眩目的光环,因而收出场费也更具有隐蔽性、欺骗性,已经成为一种新的腐败形式。”齐善鸿教授还认为,“有些官员把大量时间花在出席商业活动上,牵扯了精力,浪费了时间,耽误了本职工作,也影响了政府形象。参加商业活动与出场费的关系,在不少地方其实已成为一个通行于官场和市场的潜规则,成为某些腐败官员‘灰色收入’的来源,当然也是滋生腐败的一个温床。”……[详细]
从严治吏促市场公平
 
  “市场经济有一个重要的规矩,就是官员必须与市场保持距离。官场和市场是两个不同的范畴,公权和经济必须保持距离,官员与市场之间有严格的法律屏障,不能越雷池一步。”齐善鸿教授指出,“禁止官员出席企业的商业活动,是维护市场平等竞争的重要手段。”

  “应该打破政府作为经济主要推动力的传统,严格规范这种政府官员涉足灰色领域、干扰市场秩序的越位行为。”张鸣教授认为,“市场的问题要由市场来解决。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官员倘若经常出席企业的商业活动,就是对市场秩序的搅扰。除公益性活动外,政府应该出台刚性规定,严格禁止官员出席企业的商业活动。”  [详细]

 

权力快感下的“官员走穴”
  
   “官员走穴”现象,让市场行为涂上了政府行为的色彩,既能为企业做“活广告”,还能获得金钱收入,在笔者看来,这一潜规则已成为官员利用身份攫取利益的新途径,与腐败无异。事实上,从“级别越高,出场费也越高”的规则也可以看出,潜规则为官员谋取利益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有偿”出席企业的商业活动的官员,表明权力意志在他们的心里仍占据着支配地位,他们仍在追求着权力带来的快感。从表面上看,是企业乐于此道,是对官员示好,但从根本上说,如果企业不对官员示好,不对权力有所表示,不让权力意志产生“快感”,那么,在公权依旧具有支配性地位、公民权利依然弱小的时下,企业的处境可想而知。[详细]


“官员走穴”再次呼唤财产公开

   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企业之所以热衷于请官员出场,无非是表明该企业与官员有着亲密的关系,无非是在炫耀有着官场的后台。这跟某地洗脚城开业,要挂满政府各部门的祝贺条幅,是同出一辙。

  企业商业活动为何要请官员出场?道理已是非常浅显,那是冲着官员手中的权力而来。可能也为以后打开权力的方便之门作些准备和先奏。说到底,官员无非是将手中的权力商品化,是典型的权钱交易。惟一不同的是,这种做法很是隐私化,且由于数目较少而游离于法律之外。
[详细]

 
官员走穴是严重的吏治腐败
  
   为什么在我们国家,官员走穴拿出场费这种严重的吏治腐败会如此普遍?为什么一些官员不以为耻,反而心安理得?为什么政府会对此视而不见,任其泛滥?

  在许多人看来,官员出席企业的活动,拿一点“辛苦费”,属人之常情,算不了什么收受贿赂――企业的纵容和社会的宽容,是这种现象产生的土壤。此外,我们的政府作为经济活动的主要推动力,也使政府官员参与商业活动被认为是理所当然。因此,很少有政府明确限制官员的上述行为。即便有什么文件,也都极少使用“禁止”的字眼,只是说“不提倡”或“不得”,云云。这自然导致上述行为成为可以接受的社会习惯。

  有论者认为, “从治本角度讲,要把禁止官员出席商业活动纳入法律轨道,加强对官员的监管,只有让官员收受出场费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甚至让他们承担被摘‘乌纱帽’的代价,才可能彻底杜绝这种现象的发生。”[详细]
 
 
官员走穴商场等同于贪污受贿
   此前媒体曾报道,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局长郑筱萸很喜欢参加药企的剪彩、揭牌等活动,每次都接受高额出场费,有一笔高达20万元之巨。四川省“书记卖官案”的主角、南充市高坪区原区委书记杨毓培为减少“不明财产”数额,竟在法庭上称:“我作为一个领导,每次开会都会发钱(给我)的,不论大会小会,这笔钱
也没给我算进去。”显然,在杨毓培眼中,“出场费”完全为正当收入。

  然而,尽管打着“辛苦费”、“劳务费”等冠冕堂皇的招牌,这些官员“走穴”仍掩盖不了隐性腐败的实质。
[详细]
官员走穴出场费超万 太离谱!
  
  公共权力与商业行为保持距离,官员与商业活动保持距离,这在正常的社会里应是常识,也应是公权力和官员行为上的一根禁行线,越过界线就要被穷追猛打。然而,权力不受制约的情况下,权力也无所谓道德了,因为它惟一可能服从的只有“禁令”,而且禁令也不见得服从,它会以“不拘一格”或者“别人都未遵守”为由把禁令也置之不理。这样,权力就一点体统都不再讲了。这就是权力不受约束的情况下,为什么会产生规章制度的迷信,而且规章制度越来越多、越来越细,官场行为却越来越等而下之。

  在一个权力不受约束的背景下,官员会做些什么事情,与是非没有关系,甚至与“明令禁止”也没有关系,做与不做,几乎只在于是否想做。乐于制定一个又一个详规,而不把权力放到公民和社会的约束之下,说这样可以使权力变得服帖,我看要么是糊涂,要么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详细]

 

 
官员走穴折射政治伦理失范
  
   官员对“走穴”乐此不疲,逢请必至,当商家的“政治形象大使”,原因很简单,一个字:钱!商家为何如此媚官,无官不欢?原因也不复杂,两个字:傍官。商人傍官,有时候是为了面子,更多时候不是,在公权独大的语境下,只要与权力沾亲带故,事情就好办多了。

  一个要钱,一个要权,可以说官员出席商业活动,严格地说也是权钱交易,也是腐败,只不过官商之间的权钱交易额度较小,但它给社会带来的危害同样深远: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腐蚀了干部队伍、破坏了市场公平竞争秩序、污染了社会空气 [详细]

 
 
官员走穴拿红包就是以权谋私
 
  明着给官员送钱物,有贿赂之嫌。而通过剪彩,既给单位(或个人)带来了荣光,又可以正大光明地支付一定的辛苦费。支付者,通过剪彩将送钱送物合理、合法化;剪彩官员,接受钱物时也觉得理所当然,心下坦然。当官员与受邀单位各自的利益达到平衡时,官员“走穴”的积极性就会越来越高。他们频频出现在各种“剪彩”的场合,跟演员赶场子似的,忙得不可开交,不亦乐乎。[详细]
 
 

 
官员拿出场费的“潜规则”当除
 

  对于官员不得收受(或者说是私自占有)礼物的情形,国务院《国家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国内公务活动中不得赠送和接受礼品的规定》和《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严禁党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公务活动中接受和赠送礼金、有价证券的通知》都有明确规定,包括《刑法》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也有相关处罚条款,但为何官员出席商业活动拿出场费的“潜规则”还是屡禁不止呢?根本原因在于这些规章制度没有得到严格执行,既有的规章制度缺乏可操作性和实际约束力。


  据媒体报道,2006年5月份,美国白宫公布了正副总统的个人资产状况及2005年收到的礼物清单。不过大多数礼品,总统们只有欣赏的份儿,因为按照规定,总统留为己有的礼品不能超过200美元,200美元以上的就上交白宫档案馆保管。就连布什最喜欢的单车,也只能是过了瘾之后乖乖按政府规定上交白宫档案馆。另外,如果官员们实在想保留某些礼物,而价值又超过了200美元,也有折中办法——届时美国政府搞个“大拍卖”,总统等人就可以自掏腰包把部分礼品买回来。
[详细]
 
官员走穴商场必须课以重典
 
  一些企业的观念还处在“要后台”、“要政府立场”的被动发展阶段,根本没有意识到政府职能的转变,从而蓄积主动发展的动力。更重要的是,暴露出了政府长期以来“处处插手”留下的弊端,在短时间内不可能迅速消除,从侧面反映了地方政府、部门在政府职能转变方面的不作为,“政府主导”的隐忧仍在。当然,还有利益驱使下的“官商互取”、“公权私化”。

  党的十七大报告和温总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都明确指出,政府的职能要切实由重“经济调节、市场监督”、向“社会管理、公共服务”倾斜,并要求各级领导干部的精力要更多地放在推进社会发展和解决人民生活问题上。作为政府部门、政府公务人员,无疑需要做的是,加大力度、真正躬下身来,突出公共服务职能,做经济发展和良好环境的“服务员”、“监督员”和“参谋员”。同时,为从严治吏,我们的司法部门不妨像对待贪污腐败案件一样,提前介入,对官员走穴现象施以重拳,对有关人员课以重典,重塑市场生态。
[详细]
 
来源:人民网-时政频道 (责任编辑:杜博)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人民日报网络中心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