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深圳特区成立30周年,在过去的30年里,深圳创造了世界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发展史上的罕见奇迹。从老深圳市委书记吴南生主动请缨办特区,发出“要杀头就杀我”的豪言,到如今深圳市委书记王荣提出的 “以杀出一条血路的勇气,在新的起点上走出一条新路”,一个又一个响亮的深圳声音激励着深圳人在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谱写了勇立潮头、开拓进取的壮丽篇章。【编辑:高星】

王荣:深圳应以"杀出一条血路"的勇气"走出一条新路"

  显然,守摊子是没有前途的,深圳应该再创新业,以“杀出一条血路”的勇气,在新的起点上“走出一条新路”。深圳必须坚持“追求‘好’、力争‘快’、坚持‘特’、突出‘新’、立足‘干’”的总体原则。 [详细]
              
———王荣在中共深圳市第五次代表大会所作的四届委员会工作报告中说

  深圳特区30周年,就像一个人的而立之年一样,还是一个充满梦想的年纪。而立之年的梦想又不同于早期甚至童年期的不切实际,因为有积累、有基础,30岁的时候精力旺盛,梦想也更理性。但30岁也很关键,经不起折腾,因此既要有梦想,也更要有切合实际的举措,走出科学发展的新路子。

   前30年里,深圳敢于冲破旧的体制,“摸着石头过河”,大胆探索和实践,成就突出,功不可没。现在要从“摸着石头过河”到“上桥过河”,走科学发展新路子。

   那些在深圳成长起来、已做得很强的企业,虽然会不断在全国、全球布局,但根一定会在深圳,因为它们的发展已经深深根植于这块创新的土壤。

   站在30年这个时间节点和新一轮发展的起点上,深圳也确实有“成长的烦恼”、“转型的阵痛”。首先就是经过30年发展,大部分人圆梦之后如何再造干事创业的激情?这需要我们在新30年里,继续营造当年那种想干、敢干、快干的创业氛围,继续营造孔雀东南飞的人才环境,再造一个激情燃烧的年代。  

   我们要通过建设现代化国际化先进城市,来引领现代产业,引领现代生活,把深圳努力打造为一个可以与新加坡、香港甚至欧美现代化城市媲美的先进城市。 [详细]
     
——王荣在与来深采风的全国重点城市党报负责人暨中央重点新闻网站负责人座谈时说

  相信多数人来到深圳后,都会被这座城市的活力、时尚、创新元素所感染,我也不例外,在深圳也感到更加年轻!

   关于有中国特色的公民社会建设,我相信深圳一定会走在全国前列! [详细]
                                    ——王荣在回答媒体记者提问时说

原深圳市委书记吴南生忆特区初建:如果要杀头就杀我好啦

  如果办不成,要杀头,就杀我好啦!
  不花国家的投资,建设一个现代化城市(这是计划经济绝对办不到的),深圳经济特区的这一实践,是它对全国的又一个贡献。搬掉罗湖山,建成罗湖小区,是深圳特区的决定性战役,没有这一着就没有今天的深圳。
[详细]
  
“要杀出一条血路来”,绝对不是一句轻松的口号。必须破除陈旧思想观念,打破条条框框,突破计划经济的束缚,把市场经济引进来。改革也是某种意义上的革命,需要冒风险,需要奉献精神,需要解放思想。
  体制改革还要继续进行,特区还要继续扮演探路先锋的角色。特区的使命远没有终结。如果深圳不去争第一、率先、示范,等人家做了才去做,那就没有特区的意义了,就没有很好地尽到特区的历史责任。未来30年,深圳依然任重道远。  [详细]

原深圳市委书记李灏:深圳当年的改革几乎没有一项有红头文件

  1985年8月,时任国务院副秘书长的李灏南下深圳,改任广东省副省长、深圳市市长。李灏说,离京的时候,曾说过“我要上前线了”,在我的心里,改革开放就是党的工作的前线,经济特区就是改革开放的前线。
  改革开放,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项崭新的伟大事业,中间有些曲折是难以完全避免的。只要我们认真总结经验,坚持大胆闯大胆试,就一定能够成功。深圳当年的改革几乎没有一项有红头文件。改革就要奋不顾身,对人民、对国家有利就敢闯、敢试。
[详细]
  
深圳作为改革的实验场,最大的贡献是什么?不是交多少税、创多少外汇,当然这些都是重要任务,重要贡献,但是最重要的任务、最大的贡献就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路子进行探索,取得了比较成功的经验,能够让中央做出一个全面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新体制,为从计划经济体制转到市场经济体制这样一个重大转变提供实践经验。所以,对特区人来讲,我们认识到我们肩负的使命和责任,这是特区敢于率先进行各种改革试验和冒许多风险的巨大动力。 [详细]

原深圳市委书记厉有为:用“拓荒牛”精神不断推进创新

  深圳在这28年中创造的“深圳第一”不下几百个,诞生的“深圳首创”也有成千上万,其领域涉及科学技术、经营管理、经济体制、运行机制、规章制度、法制建设等等,不一而足。“深圳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创新?这就是深圳经济特区的实践造就了创业者们开拓创新、团结奉献的拓荒牛精神。
  这种“拓荒牛精神”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更非一蹴而就,它是经过一代又一代特区创业者20多年前赴后继的探索和艰苦卓绝的斗争,经过无数次由失败到成功的磨练,才逐步形成的一种精神。这种“拓荒牛精神”一旦形成,就成为了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强大精神动力。
[详细]

 王荣与来深采风的全国重点城市党报负责人暨中央重点新闻网站负责人进行座谈

王荣:把特区的旗帜举得更高,把特区的牌子擦得更亮
  
三十而立,鹏城再出发。在深圳市第五届党代会上,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代市长王荣提出,深圳未来5年,将继续先行先试,善于改革、大胆尝试,把特区的旗帜举得更高,把特区的牌子擦得更亮。过去5年,深圳事业单位分类改革、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和政府机构改革、公务员分类管理改革取得重大突破,并成立光明、坪山新区,探索功能区发展新模式。特别重要的是,深圳去年获批成为“国家综合配套改革实验区”,成为继上海浦东、天津滨海之后全国第三个综合性的综改区。而纵观过去30年,深圳更是在各个领域中创造了无数个“中国第一”,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试验田”。王荣强调,深圳经济特区经历了30年的奋斗与奇迹,但不能以为已是大功告成、不思进取,也不能认为过去“无产”要奋斗,现在条件好了、“有产”了就不要奋斗,要进一步确立特区地位。
[详细]

原深圳市委书记吴南生

深圳特区经济研究会会长、原深圳市委书记李灏

原深圳市委书记厉有为

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非常喜欢深圳的创业氛围

  腾讯是深圳自主创新型科技企业的代表,马化腾非常喜欢深圳的创业氛围。在他看来,深圳互联网的产业支撑条件优势突出,拥有较完善的电子信息产业链,在计算机、通信、软件、电子元器件、数字视听等领域形成集群优势。而且,互联网普及率国内领先,是国内城市信息化程度最高的地区之一,部分信息化发展指标已达到发达国家中心城市水平。

深圳大学教授苏东斌:深圳贡献了一种新精神

  以深圳为典型的中国经济特区对中国社会发展有四大历史性的贡献。首先,贡献了一种新体制,探索出一条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的转型模式,为社会经济发展提供了制度变迁上的基础性保障;其次,贡献了一条新道路,寻找到了一条从一般的小城镇走向区域性的现代化中心城市的发展道路。第三,贡献了一种新精神,特区对时代精神的贡献,就是在状态上形成了一种勇于创新、善于创新的品格,突出反映在思想上的解放和科技上的创新。第四,验证了一个大理论,中国经济特区的创办,是邓小平一个伟大的理论发明,是开启中国社会全方位转型的关键之举,是最具“中国特色”的伟大的创造性实践。

原央行深圳特区分行行长:改革早期曾收夹着子弹的信封

  作为深圳特区成立早期的人民银行深圳分行行长,王喜义收到过恐吓信和夹着子弹的信封。早年为了吸引内地人才放弃稳定职务到深圳,到处托人帮忙他们解决“6子”(位子、本子、孩子、条子、房子和筷子)。改革是一场深刻的革命 ,在改革初期,资本的原始积累期,或多或少存在不健全的地方,参与人自身一定要廉洁,经得起各种诱惑和考验。

北大深圳研究生院院长海闻:深圳有北大初开之风气

  深圳这里更加现代,我认为是老树发新芽,继承了北大最开始的特征,就是面向国际,这和北大建校初期聘请洋教师是一样的。这里有很好的机会,没有本部的历史包袱,对我来讲建设好这里是必须完成的任务,绝对不能搞烂了。如果搞好,这里的办学模式将对中国的教育起到一个很重要的示范作用,就像当时深圳特区一样,会给人信心。

版画家阎敏:深圳是个非常包容、实现梦想的地方

  深圳是个非常包容、充满活力、实现梦想的地方。1993年定居深圳以后,这座现代化的新兴移民城市给予我的完全是另一番感受。八面来风的观念冲击,多元文化的交融碰撞,打破了我心里的那片宁静,在艺术上也开始了多方探求。深圳在过去30年中创造了许多辉煌;30年后,科技更进步文化大发展,深圳真正成为国际性的版画研究、交流、交易中心。 

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

深圳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苏东斌

三十而立,再塑深圳精神
  
2010年,深圳经济特区迎来“而立之年”。在这个特殊的时点,这座城市将如何谋划自己的未来30年?在前不久召开的深圳市第五次党代会上,深圳市委书记王荣向工作人员提议,请全体代表在预备会上观看电视剧《命运》精编版。 “如果我们丧失了继续‘杀出一条血路’的改革精神,特区就等于是丧掉了魂灵的落魄英雄”、“我总是有种时不我待的紧急感,我总是希望能把要做的事情做完、做好”……电视剧《命运》那一句句铿锵话语,再现了30年前的岁月,勾起了人们的回忆,引起了人们的思考。深圳人知道,深圳必须正视当前存在的突出困难和问题,必须重新焕发"特区精神",以"杀出一条血路"的勇气,在新起点上"走出一条新路"。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