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策劃:回首楊振寧、李政道獲諾獎50年-科技-人民網

1957.10.31——2007.10.31

 

李政道、楊振寧獲諾獎50周年 誰走的更遠?


人民網科技頻道特別策劃 編輯:張文君

 

  編者按:

  1957年10月31日,萬眾矚目的瑞典皇家科學院宣布年度諾貝爾物理學獎授予楊振寧、李政道。終於,諾獎的領土上印上了中國人的名字,雖然美籍華人這個定語讓我們聽著有些排斥,但是這個消息給予我們更多的是無限的激勵。

  50年過去了,雖然,我們依然沒有在諾獎的宣獎中聽到中國人這三個字,但是走出去的華人告訴我們,諾獎終究會眷顧一直在為之奮斗的中國人。

  整整半個世紀,今天我們迎來了首位美籍華人獲得諾獎50周年的日子,回顧從前,細數走過來的日子,諾獎離我們到底還有多遠……

  1957年,31歲的李政道,和35歲的楊振寧,同時獲得當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

  李政道和楊振寧合作,在1956年提出的“李-楊假說”,即在基本粒子的弱相互作用中宇稱可能是不守恆的,簡稱“宇稱不守恆定律”。

  他們推翻了被物理學界奉為金科玉律的宇稱守恆定律,成功挑戰愛因斯坦理論,被認為是現代物理學的重大突破。因此被授予諾貝爾獎。

  這也是華人首次登上諾貝爾獎令人眩目的領獎台。

  然而,在得獎 后第五年,兩人關系正式宣告決裂,這對曾經情同手足、亦師亦友的科學家,卻令世人惋惜地分道揚鑣

  50年后,中國和世界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革。當初兩位風華正茂的年輕人,如今都已成白發泰斗。

足跡兩行

  楊振寧 (Chen Ning Yang) 1922年9月22日出生於中國安徽省合肥市。原籍安徽省原鳳陽府。楊振寧的父親楊克純(字武之)是美國芝加哥大學的數學博士,回國后曾任清華大學與西南聯合大學數學系主任多年。楊振寧1938年至1944年在中國西南聯合大學物理系讀書,先后獲學士、碩士學位。楊振寧的學士論文的導師是吳大猷,碩士論文導師是王竹溪。

  1945年,楊振寧赴美求學,1948年獲芝加哥大學哲學博士學位。是美國科學院院士、英國皇家學會會員。1966年起任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艾伯特·愛因斯坦講座教授兼理論物理研究所所長。1999年 正式退休……>>>詳細

  李政道(Tsung-Dal Lee 1926∼)理論物理學家。1926年11月25日生於上海。1943∼1944年在浙江大學(當時一年級在貴州永興)物理學系學習﹔得到老師束星北的啟迪,而開始了他的學術生涯。1944年因翻車受傷停學。1945年轉學到昆明西南聯合大學物理學系。1946年受他的老師吳大猷的推薦,得國家獎學金,去美國深造,入芝加哥大學研究院,1948年春天,李政道通過了研究生資格考試,開始在費米的指導下作博士論文研究。

  1949年底,在費米的指導下,李政道完成了關於白矮星的博士論文,獲得博士學位。以后在該校天文學系半年和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萊)物理系一年任講師並從事研究工作……>>>詳細

一生成就

  ★ 在粒子物理學方面, 楊振寧一項重要的貢獻是1954年與R.L.密耳斯共同提出楊-密耳斯場理論,開辟了非阿貝耳規范場的新研究領域,為現代規范場理論打下了基礎。楊-密耳斯場方程最近被數學家S.唐納森引用,獲得了拓扑學上的重大突破。

  ★ 與李政道合作提出弱相互作用中宇稱不守恆

  楊振寧在粒子物理學方面的另一項杰出貢獻是:在1956年和李政道合作,深入研究了當時令人困惑的θ-τ之謎——即后來所謂的K介子有兩種不同的衰變方式。楊振寧和李政道通過分析認識到,很可能在弱相互作用中宇稱不守恆。他們仔細檢查了過去的所有實驗,確認這些實驗並未証明弱相互作用中宇稱守恆。在此基礎上他們進一步提出了幾種檢驗弱相互作用中宇稱不守恆的實驗途徑。次年,這一理論預見得到吳健雄小組的實驗証實。因此,楊振寧和李政道的工作迅速得到了學術界的承認,並獲得1957年諾貝爾物理獎。一項科學工作,在發表的第二年就獲得諾貝爾獎,這是第一次……>>>詳細

80歲回國教書引起爭議

  2004年9月13日上午9時40分,82歲的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楊振寧教授,走向清華大學第六教室。從這天開始,他給清華大一學生講授普通物理課程。這一消息立即在各界引起了強烈的反響……>>>詳細

  ★ 與楊振寧合作提出弱相互作用中宇稱不守恆

  李政道對近代物理學的杰出貢獻是:1956年和楊振寧合作,深入研究了當時令人困惑的θ-τ之謎——即后來所謂的K介子有兩種不同的衰變方式,一種衰變成偶宇稱態,一種衰變成奇宇稱態。如果弱衰變過程中宇稱守恆,那麼它們必定是兩種宇稱狀態不同的K介子。但是從質量和壽命來看,它們又應該是同一種介子。李政道和楊振寧通過分析認識到很可能在弱相互作用中宇稱不守恆。李政道是到那時為止歷史上第二個最年輕的諾貝爾獎獲得者……>>>詳細

關心中國物理學的發展

  自1972年起多次回國訪問講學﹔並協助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建造正負電子對撞機和同步輻射設備,使基礎和應用科學能結合。1980年以來,他發起組織美國幾十所主要大學在中國聯合招收物理學研究生,為培養中國青年物理學家作出了不少貢獻。李政道受聘為暨南大學、中國科技大學、復旦大學、清華大學等學校的名譽教授,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學術委員會委員……

  “政道多年來為祖國、為科學所做的一切,正是在給年輕一代不斷地創造著機遇。”原中國科協主席周光召曾這樣評價。>>>詳細

家庭生活

 

  1950年初的某一天中午,楊振寧與同事如常到普林斯頓惟一的一家中國餐館吃飯,忽然間,他看到了鄰桌上一張似曾相識的、清秀漂亮的女孩子面孔,而對方似乎也認出他來了,但又有點不好意思主動打招呼,於是他離座走了過去,對方也禮貌地站起來自我介紹,這一下,他清楚地想起來了,這不就是在昆明西南聯大附中教課時中五班的女學生杜致禮嗎?

  1947年底,年僅十八歲的杜致禮決定到美國留學。她自小就喜愛音樂、藝術、文學,英文學得很好,赴美前,宋美齡親自為她安排,讓致禮入讀她當年在美的母校、有名的衛斯理學院。

  楊振寧在普林斯頓的中國餐館中看到杜致禮時,她來美已兩年多了。振寧與致禮師生異地重逢,一位是聰明俊朗、熱情自信,一位是秀外慧中、出塵脫俗,感情的種子很快就在兩人中間萌芽、開花,楊振寧對杜致禮展開了熱烈的追求,每個周末都要從普林斯頓趕到紐約去和杜致禮約會。不多久,1950年8月26日,楊振寧和杜致禮在紐約舉行婚禮。 


  翌年,楊振寧和杜致禮生下了他們的第一個孩子,是個男孩。楊振寧按照中國人傳統,寫信給父親,請爺爺給孫子取個名字。楊武之老懷大慰之余,給這位楊家的“長子嫡孫”取名光諾。

 
 在為孫兒取名“光諾”的時候,楊武之的的確確沒有想到:就在數年之后,楊振寧果然獲得了諾貝爾物理學獎,成為首次獲得這項殊榮的中國人。

  暮年得到“上帝賜予的最后一份禮物”

  2004年12月24日,82歲的楊振寧教授與28歲的廣東外語外貿大學高級英語翻譯專業碩士研究生潮汕女子翁帆在汕頭市民政局涉外婚姻登記處辦理了結婚登記手續,當時在整個華人世界引發了一場不小的“地震”。>>>詳細

  

  1950年,李政道和來自上海的大學生秦惠君結婚。李政道對夫人秦惠君忠貞不渝的愛情也表現了他為人的崇高意氣。自從李政道和秦惠 在20世紀50年代結為連理之后,李政道首先為了照顧夫人的學業(原因之一),放棄了在美國西部工作的機會,而去了東部的普林斯頓﹔后來,夫人又為顧全操持家庭及子女教育的需要,放棄外出工作,全力以赴承擔起整個家庭運轉的重擔。李政道雖然全身心地投入了他視如生命的物理研究,但對於夫人和家庭並不是漠不關心,而是盡其所能。李政道以他辦事認真、一絲不苟的一貫作風,對家庭事物也付出了很大的精力。他們夫婦和整個家庭,幾十年和睦相處、溫馨融洽,為世人所贊美。

  兒子是中國人口問題專家

  李政道對子女的成長十分關心。大兒子李中清小的時候,李政道曾花功夫輔導他學數學。可是中清的天才不在數理方面而在文科上。據李中清說,每當李政道坐到他的身旁要輔導他數學的時候,他的大腦裡就忽然變成一片空白,無論李政道怎樣耐心講解、循循善誘,他什麼也聽不進去。李政道見此情形,隻好作罷。李政道明白這一點,沒有對他喪失信心。后來,李中清靠著自己的天分和努力,學習的成績很好,進入耶魯大學。但是,李政道的教子之心並沒因此泯滅。李政道1972年第一次回國,就提出要把他的大兒子李中清送回國內學習鍛煉。當時,李中清正在美國耶魯大學歷史系讀書,李政道覺得讓他回國在大學裡讀書鍛煉一年,對他今后的成長肯定會有好處。李中清遵照父親的安排回到國內,在
復旦大學學習了半年。這半年的學習和勞動,對李中清來說收獲極大,不但學到了當時國內的革命精神,鍛煉了意志,也改善了他的中國話,對他以后的學習和工作都有很大補益。現在,李中清已是密歇根大學教授、中國研究中心的主任,中國人口問題的專家。

  也有一種說法,在20世紀60年代末70年代初,在美國的華裔學生,受國內革命氣氛的影響,革命激情陡漲,有回國接受革命熏染的願望。李政道夫婦得知兒子想回國學習的願望,開始並不以為然,但最終還是同意了。不管怎樣,這件事說明,李政道對孩子的事是認真對待的,不像有的父母所採取聽之任之的態度 。

楊振寧說…

李政道說…

 

  “當你老了,你就會變得愈來愈膽小……因為一旦你有了新思想,會馬上想到一大堆永無止境的爭論,而害怕前進。當你年輕力壯的時候,可以到處尋求新觀念,大膽地面對挑戰。我有時候常常自問:是否已經丟掉自己的膽魄?。"

 

  “數學的運用能力是很重要的,因為方程式就是工具”。“研究是一件連續不斷的事情”

  “你不能計較早晨或黃昏,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是你的工作時間。”

華人諾獎“姻緣”

楊振寧
(1957年物理學獎)
李政道
(1957年物理學獎)

丁肇中
(1976年物理學獎)

李遠哲
(1986年化學獎)
朱棣文
(1997年物理學獎)
崔琦
(1998年物理學獎)

50年遺憾

  “諾貝爾獎”,為何如此魅力四射   

  從宇宙和地球的歷史來看,人類的歷史隻是一瞬間,20世紀文明的歷史更如電光石火。

  在這短暫又不平凡的百年中,人類進出海洋、天空和太空,逐漸深入理解生命、宇宙和地球。“諾貝爾獎”設立百年,有幸目睹了20世紀量子力學、信息科學、生命科學等學科驚天動地的發展。

  有人對本世紀諾貝爾獎對人類社會的影響作了一次總結。首先,得獎人在信息技術、量子力學、半導體等方面的原始性創新發現,把我們的社會帶入了信息社會﹔其次,得獎人給人類帶來一種新能源———核能,從有人類以來,基本都是採用植物、化石等能源,核能是人類以往從未利用過的一種新的能源﹔第三,基因的雙螺旋結構確定和其他生物、化學的原始性創新研究,使人類健康、食品具有大的變化。諾貝爾獎所獎勵的原始性創新科技,對人類整個文明、社會進步都起了重大作用。
  

  中國科學家為何沒獲“諾貝爾獎”   

  中國科技館館長、科學史專家王渝生介紹,中國科學家具有諾貝爾獎水平的研究甚至可追溯到建國前。最主要的科研成果有20年代的“康普頓———吳有訓效應”、30年代趙忠堯的正負電子湮滅早期實驗、40年代錢三強、何澤慧夫婦的鈾核三分裂的發現、1965年人工第一次合成了胰島素結晶。

  不可否認,我國曾多次與“諾貝爾獎”失之交臂。從科技史的角度講,中國沒有得到“諾貝爾獎”是有原因的。1901年頒發了第一次“諾貝爾獎”,而在1900年的時候,八國聯軍進北京,從此往后的半個世紀,中國都處於戰亂和列強壓迫之中,總體上說,基礎科學研究沒有什麼重大的發展。解放后,在科技上有了很大發展,但改革之前處於封閉的狀態。對我國來說,有很多問題,經濟、科學、國防,這時主要科技成就是“兩彈一星”的研究,這一領域集中了一大批優秀的科學家。在基礎研究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如在1965年人工第一次合成了胰島素結晶,但是,畢竟還很少。

  建國后沒有拿到諾貝爾獎有很多原因,從客觀上講,十年“文革”期間,國際上科技高速發展,而我們對基礎研究造成了很嚴重的破壞,這需要很長時間的恢復和積累﹔從主觀方面講,我們原始創新型基礎研究比較少,在改革之初,在原始性創新科技強調得不夠。
  

  中國科學家離諾貝爾獎究竟有多遠   

  中國多少年能夠拿到這個獎?楊振寧說,假如經濟增長快,還不止一個中國人會獲“諾貝爾獎”。因為中國的經濟增長很快,而且中國領導人對科技發展的速度有很殷切的要求,對研究工作的投資也有大幅度的增長。

  諾貝爾獎與中國擦肩而過的機會畢竟太少了。如果對個別事件做估計這很難。但是從整體水平來說,中國要拿諾貝爾獎,需要更多原始性創新科技。

  任何一個原始創新科技都不是憑空出來的,不僅需要前人的研究作為基礎,也要不斷地產生新的觀念,不斷進行總結,才能挖掘出來。真能在前沿問題上做出比較深入的研究,會有重大原始性創新發現。

  中國農業科學家生物技術研究所劉德虎研究員認為,關鍵不在於人聰明不聰明,而在於環境怎麼樣,隻要科研環境改變了,中國科學家一定能拿到“諾貝爾獎”。最基本的還是那句話:發展才是硬道理。真的做出成果了,別人不了解的會了解,有成見的會改變。
  

  中國那些科技領域最有可能拿到“諾貝爾獎”   

  專家認為中國在高能物理、生物科技等領域具有問鼎諾獎的水平。丁肇中說,中國在高能物理方面的成就與貢獻是世界一流的,中國高能研究無論理論還是實驗,其水平在世界上也是先進的。他特別談到了他和中科院高能所、電工所以及中國運載火箭研究院合作的探求宇宙暗物質的實驗。這一研究一旦獲得突破進展,當然是具有獲諾獎水平的。該實驗設備已於1998年在美國“發現號”航天飛機上飛行,獲得了許多數據和成果,這是世界上公認的。而且參與這一研究的中科院高能物理所所長陳和生,正是他在麻省理工學院培養的博士生。

  此外,高能所專家與意大利合作在深岩洞尋找暗物質的研究也備受國際矚目。一旦他們的研究能領先美、日完成,則必獲諾獎。據悉,截至1999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已五次授予粒子物理學領域的科學家。中國是少數建成原子對撞機的國家。在粒子物理學研究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中科院同志信心十足地介紹,高能物理所有不少科研課題是世界一流的,一旦研究成功,中國科學家將獲得不止一項諾貝爾獎。

  在生物科技方面,中國人類基因組工程負責人楊煥明博士不止一次說,基因研究不光拼技術,還拼資源,而中國的生物資源豐富。在這片資源的沃土上,隨時可能結出生物科技的奇葩。

  中科院動物所從事的克隆大熊貓胚胎實驗一直令外國科技同行羨慕不已,因為他們根本沒有這樣的實驗材料。在中國,由於生物資源豐富,中國科學家可以做許多外國科學家想做但沒有條件做的研究。這種得天獨厚的優勢有望形成中國生物科技的異軍突起。楊煥明說,在基因研究方面,中國已形成了上游基礎性研究與下游功能研究兼備的完整科研隊伍。中國是世界上參加人類基因組計劃僅有的六國之一,發展速度已位於世界前列,從長遠看,中國有追上美、英等國的實力。

歷屆諾貝爾獎

(責任編輯:劉海梅)
您的留言
內容:
請您注意
  1.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 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 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網站地圖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