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新聞強國社區強國論壇強國博客|先鋒網中國人大中國政府中國政協中國工會
拉賓遇刺12年 中東坎坷的和平之路

  十二年前的幾聲槍響,打倒了拉賓,也熄滅了中東一盞和平的燈光。

  拉賓並不是一開始就是和平主義者,或者說拉賓至死也不是一個和平主義者。選擇和平之路的原因是,拉賓最終發現,要實現國家的最大利益,要實現猶太人的最終幸福,和平是必由之路,也是惟一之路。

 拉賓生平

拉賓13歲時在農技學校上學的資料照片。
拉賓出任以色列駐美國大使時同夫人合影。

[從百戰將軍到和平使者]

   伊扎克·拉賓 (Yitzhak Rabin) 1922年3月1日生於耶路撒冷,在特拉維夫長大,曾在農業學校和美國邁阿密大學受過教育。拉賓1940年底加入“帕爾馬赫突擊隊”(猶太人秘密武裝組織),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參加盟軍在敘利亞的敵后作戰,1946年因援救被英國人囚禁在阿特利特集中營的猶太移民,遭英國當局關押,同年11月獲釋。拉賓在1948年第一次阿以戰爭期間任“哈雷爾”旅旅長,在耶路撤冷前線作戰。停戰時是“內格夫”旅旅長。戰后作為以色列軍事代表團成員,參加在羅得島舉行的停戰談判。1950年至1952年, 他任以軍總參謀部作戰部長,1953年至1954年在英國坎特伯雷參謀學院進修,回國后於1954年至1956年任以色列總參謀部軍訓部部長,並晉升為少將,1956年至1959年任北部軍區司令,1959年至1963年任總參謀部作戰局局長和副總參謀長,1964年至1968年任總參謀長。

  拉賓是第三次阿以戰爭——1967年“六·五”戰爭以方的主要組織者和指揮者。 1968年1月拉賓退役從政,同年任駐美國大使,1973年回國任勞工部長,1974年1月當選為議員,1974年拉賓當選為工黨領導人,同年5月出任內閣總理,1974年至1975年曾兼任交通部長。1974年至1977年4月任工黨領導人。1977年4月因拉賓夫人非法在美國存款事被揭露而辭職。1984年9月至1990年在工黨與利庫德集團組織的聯合政府中,拉賓擔任國防部長。1992年2月拉賓再次當選為工黨主席,1992年6月,工黨在以色列大選中獲勝,拉賓就任總理。拉賓就任總理后對推動中東和平進程起到積極作用,在他的任期內,以色列先后同阿拉法特領導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和約旦簽署了和平協議,中東和平進程取得空前進展。但他提出的“以土地換和平”的政策也遭到了以色列右翼勢力的強烈反對。

  1995年11月4日,拉賓在特拉維夫參加和平集會時遭右翼極端分子槍擊身亡,終年73歲,成為以色列建國后第一位遭到國內反對勢力槍殺的總理。死后葬在耶路撒冷西的赫茨爾山國家公墓。聯合國總部於11月6日全天降半旗悼念拉賓,聯和國秘書長加利參加了他的葬禮。

  1993年9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拉賓“博瓦尼和平獎”。1994年,拉賓因推動中東和平進程所作的努力而獲諾貝爾和平獎。同年他又獲“阿斯圖裡亞斯王子1994年度國際合作獎”。


凶手處置引爭議

1996年3月27日,特拉維夫地方法院判處刺殺以色列前總理拉賓的凶手伊加爾·阿米爾(右三)終生監禁。

[凶手監獄會兒子]

  就在拉賓遇刺12周年之際,凶手阿米爾當天得到法院同意,在監獄內為他出生一周的兒子舉行割禮。法院的做法遭到拉賓家屬及一些以色列人的強烈抨擊。

  阿米爾三年前獲准結婚,妻子拉裡莎·特裡姆鮑勃列爾可以定期探望阿米爾。路透社報道說,阿米爾的兒子上周日出生。

  按照猶太人的習俗,男孩出生一周后舉行割禮。阿米爾向法庭申請在監獄外參加兒子的割禮,遭到法庭拒絕。但法庭裁定,割禮儀式可以在監獄內舉行,並令監獄官員做出相應安排。

  尤瓦爾·拉賓在4日的集會上抨擊法院的做法“可恥”:“阿米爾先是獲准結婚,接著又有了孩子……最后這個殺人凶手將自由、快樂地在我們中間行走。”

  1995年11月4日,阿米爾在集會上近距離向拉賓連續開槍射擊,拉賓不治身亡。阿米爾后來被判無期徒刑。


1995年11月4日,拉賓遇刺后被保安人員抱入一輛車時的電視照片。兩個保安人員的右側可看到拉賓的一條腿。

[是否減刑引爭議]

  在阿米爾服刑10多年后,就是否應為阿米爾減刑出現了一些分歧。但佩雷斯、巴拉克等政府高官堅決拒絕減刑。

  美聯社報道說,阿米爾的家屬和一些右翼分子不斷宣傳,呼吁為阿米爾減刑。在以色列媒體近期公布一次民意調查中,約四分之一的以色列人認為,阿爾米應在2015年服刑20年后獲釋。

  根據以色列法律,特赦犯人的權利屬於總統,但佩雷斯已經宣布不會寬恕阿米爾。巴拉克則說,阿米爾罪有應得,不應該得到寬恕。

  巴拉克說:“這個卑鄙的犯人不值得人們記住他。我隻能這麼說:他受到的懲罰不應該減輕,他應該呆在監獄內,直到死亡。”



民眾紀念拉賓 為和平祈禱

2006年11月4日,在以色列特拉維夫市,以色列著名作家大衛·格洛斯曼在紀念拉賓的集會上發表演講。
1995年11月4日,拉賓的夫人莉亞·拉賓和兒子在拉賓葬禮上的資料照片。 2007年10月24日,以色列總理奧爾默特在位於耶路撒冷赫茨爾山國家公墓拉賓墓前參加紀念以色列前總理拉賓遇刺12周年儀式。

[和平的感召力無法被拒絕]

  超過15萬名以色列民眾3日晚以和平的名義聚集在特拉維夫拉賓廣場,為紀念前總理拉賓遇刺舉行一年一度的大型集會。

  “這是第十二年了。每到今日,我都會來到這裡,為和平祈禱。”現年59歲的本尼·格拉夫告訴記者,並不時地向主席台上的巨幅拉賓挂像眺望。

  12年前的11月4日,格拉夫親歷拉賓遇刺。當時,他就站在這個廣場上,兩眼緊盯著正在主席台上演講的拉賓,突然聽到3聲刺耳的槍聲。

  “隨后一輛轎車飛馳而過,那是拉賓總理的車,我立即意識到有大事發生。打開收音機聽快訊,得知拉賓遇刺了。”回憶起那時那景,格拉夫眉頭緊皺,表情嚴肅。

  出於悲痛和震驚,格拉夫與妻子急匆匆趕往離家不遠的拉賓住處。“那裡很快聚集了2000多人,狹窄的街道擁擠不堪。人們不約而同地抽泣著,因為以色列失去了一名真正為和平而斗爭的領袖。”他說。

  拉賓生前兩度擔任以色列總理。他力排萬難在1993年與巴勒斯坦領導人簽署了具有歷史意義的關於巴勒斯坦臨時自治的原則宣言。根據這項文件,以色列先行撤出加沙地帶和約旦河西岸城市杰裡科,並逐步擴大巴勒斯坦的自治范圍。為此,拉賓和巴勒斯坦領導人阿拉法特、時任以色列外長佩雷斯一同獲得了1994年諾貝爾和平獎。

  “拉賓是很多以色列人心目中的英雄,被看作是當時唯一可以實現和平的人。”以色列社會活動家芭特婭·阿維拉姆說。

  拉賓倒下后,發生刺殺事件的廣場被改名為拉賓廣場。震驚逐漸平息,悲痛深藏於心底。拉賓這個名字,仿佛已演變成以色列社會有關和平的標志和象征。

  和平紀念集會年年相似,但以色列民眾的熱情從未減弱。更多人把這個集會當成一個舞台,傾訴對和平的渴求。以色列左翼的梅雷茲黨支持者高舉標語,鼓勵以色列民眾不要向極端分子妥協。左翼組織“現在就和平”則警醒人們不能忘記12年前的悲劇。

  “雖然拉賓離去,但你們仍在,你們接過了他的火炬,未來前進的每一步、每一點努力都需要你們的支持。”以總統佩雷斯在集會上強調說。國防部長巴拉克號召人們積極面對未來和平進程上的挑戰,他說:“我們將盡全力去實現拉賓夢想並為之付出生命的和平。”

  至於何時才能實現真正和平,與很多普通人的回答一樣,格拉夫微笑著說:“無論如何,我們從未失去希望,而且會繼續為和平祈禱。”


如果拉賓沒有死

1993年9月1日,拉賓(前右)在耶路撒冷市郊看望當地居民時,與一位阿拉伯人握手。
1993年9月13日,巴勒斯坦領導人阿拉法特(右)在美國白宮與以色列總理拉賓在簽訂和平協議后握手致意,他們中間是美國總統克林頓。 1994年12月10日,巴勒斯坦領導人阿拉法特(左)、以色列外長佩雷斯(中)和以色列總理拉賓一起在挪威首都奧斯陸領取諾貝爾和平獎。

[追憶和思考]

  “我的兒子出生在1994年11月你倒下的那天,他現在已經知道你,並將生活在你帶來的和平中。”這是一個以色列人寫在拉賓墓牆上的一句話。是的,在人們的記憶中,以《奧斯陸協議》為標志,拉賓與阿拉法特一起為關注中東和平進程的人們描繪了一個最接近現實的和平前景。而對於中東和平來說,《奧斯陸協議》更為主要的意義,在於它為如何最終實現巴以和解指明了方向,那就是相互理解與面對現實。

  1977年,埃及總統薩達特歷史性地訪問了以色列。對此拉賓回憶道:“一位曾和以色列兵戎相見的阿拉伯領導人站出來聲稱他理解我們對安全的需要,因而必須找出辦法滿足我們的合法權益,僅僅這一事實就足以看作是一場地地道道的革命。”而拉賓的價值在於他領悟到了這場外交革命的思想內涵,並把它首次徹底地運用到了解決巴以問題中。

[追憶和思考]

   拉賓的遇刺使得富有革命意味的《奧斯陸協議》所帶來的和平前景變得黯淡了。但是如果拉賓沒有遇刺,中東的和平就能真的實現麼?

  在紀念拉賓的時刻,人們也必須清醒的認識到,中東和平不是一個《奧斯陸協議》和拉賓一人就能實現的。中東問題的復雜性在於,無論對於阿拉伯人還是以色列人,他們都在套用現代西方國際關系的話語體系,對中東的世俗和宗教歷史進行適合自己的解讀和追溯。

   中東本是按照自己的歷史進程形成自己歷史的。無論是巴勒斯坦人,還是猶太人,本是生長在同一塊土地———巴勒斯坦地區的兄弟。然而,就是這樣的兄弟歷史成了他們以后沖突的根本原因:巴勒斯坦人宣稱自己是古迦南人的后裔,幾千年來一直在此生息繁衍,自然是這塊地的主人﹔而猶太人則主張他們才是巴勒斯坦的真正主人,他們的祖先曾在這裡生活了2000年,並建立過強盛的王國。

  無論是拉賓、沙龍還是阿拉法特或阿巴斯,他們都必須要面對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他們民眾的雙腳分別踏在現實世界和精神世界,並且都能夠從現代主權觀念和宗教中尋找到証明自己永遠正確的東西。對於中東和平來說,這才是真正的難題。

   《奧斯陸協議》表明,以拉賓和阿拉法特為代表的巴以政治家在現實世界中找到了突破困境的方向。但是在精神世界的沖突中,問題依然沒有解決。如果拉賓沒有死,他的光環不會磨滅,但是注定會黯淡。

(責任編輯:劉海梅)
 
 
您的留言
內容:
請您注意
1.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人民日報網絡中心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