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科學家”程開甲——

隱姓埋名的中國“核司令”(國家勛章和國家榮譽稱號獲得者)

2019年12月02日05:0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假如不是生在亂世,程開甲(見圖,新華社發)的人生之路可能會繞開“科學”,也可能與“核”無緣。

  1918年,程開甲出生在江蘇吳江的一個殷實家庭。年幼時,他調皮、叛逆、不愛學習。到了讀書的年齡,他除了玩還是玩,根本不讀書,著實讓家人著急。

  思想轉折,出現在中學時期。13歲那年,他成為浙江嘉興秀州中學的一名學生。入學才幾天,日本就悍然發動“九一八”事變。侵略者燒殺搶掠的行徑深深刺痛了這位熱血少年。那6年間,他開始閱讀名人傳記,被牛頓、愛因斯坦等科學家追求真理的精神深深打動,漸漸萌發了長大了也當一名科學家的理想。

  1937年,程開甲考上浙江大學。此時,戰火已燒到了浙江,大學被迫內遷,師生們不得不開始流亡生活。顛沛流離中,他意識到,中國落后挨打的原因是科技落后。

  從那時起,他立志“科學救國”。1946年,這個吳江青年遠渡重洋,求學英國,師從著名物理學家波恩。

  舊中國的孱弱,讓身在異國他鄉的他備受歧視。新中國的成立,讓他看到了中華民族騰飛的希望。

  1950年,程開甲婉拒導師挽留,毅然回到當時一窮二白的祖國,先后任教浙江大學、南京大學10年,其間撰寫了我國第一部《固體物理學》﹔1960年,他被一紙命令抽調至北京,從此“消失”在公眾視野之外。

  3年后,程開甲第一次來到羅布泊。自此,他在這片“死亡之海”潛心開始中國核武器研究和核試驗事業。

  每次核試驗任務,程開甲都會到最艱苦、最危險的一線去檢查指導技術工作,多次進入地下核試驗爆后現場,爬進測試廊道、測試間,甚至最危險的爆心。

  一次,程開甲來到一個施工現場,因為洞內存在高溫、高放射性和坍塌等危險,工作人員極力勸阻。他卻說:“我隻有到實地看了,心裡才會踏實。”於是,他穿上簡陋的防護服,頂著昏暗的燈光進入了洞內。

  1964年10月16日,東方一聲巨響,羅布泊升起的蘑菇雲震驚世界。

  我國第一顆原子彈成功爆炸之后,程開甲還參與主持決策了包括氫彈、兩彈結合以及地面、首次空投、首次地下平洞、首次豎井試驗等多種試驗方式的30多次核試驗,被稱為中國“核司令”。

  雖然在參加核武器研究的20多年時間裡隱姓埋名,沒發表過論文,在學術界銷聲匿跡。但程開甲經常說,他這輩子最大的幸福,就是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和祖國緊緊地聯系在一起。

  2018年11月17日,101歲的程開甲走完最后的人生路。2019年,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這位“兩彈一星”元勛被授予“人民科學家”國家榮譽稱號。為祖國作出重大貢獻的科學家,祖國和人民是不會忘記的。

  (新華社電 李國利、王建新) 


  《 人民日報 》( 2019年12月02日 06 版)
(責編:馬昌、岳弘彬)

推薦閱讀

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邁出堅實腳步   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國家戰略,是新時代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的新舉措,也是推動“一國兩制”事業發展的新實踐。今年2月18日,《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正式公布,標志著這一重大國家戰略進入全面實施階段。 【詳細】

打開西部新格局 | 長三角一體化發展進程按下“加速鍵” | 同護一江水 澎湃新動能

以設計鍛造“創新”的鑰匙   “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今天,我們的創新版圖與模式前所未有的寬闊與多樣,而設計作為創新的媒介和驅動力,正在其中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回顧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中國設計走過的輝煌歷程,可以清晰看到設計在驅動創新發展、助力社會進步中的身影。 【詳細】

知識產權 激活創新之源 | 一座“科學島”背后的江淮創新潮 | 山西 創新牽引產業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