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成旺祖孫四代治沙,35年綠化4.5萬畝

大漠裡種下綠色希望(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來自一線的蹲點調研)

本報記者  高  炳

2019年10月24日08:5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35年間,大漠中植樹200萬株,在毛烏素沙漠裡踩出16萬公裡足跡,相當於繞赤道4圈。栽樹的“老愚公”名叫郭成旺,今年98歲。如今,祖孫四代堅守林場,仍在揮舞“綠色畫筆”。

  與郭老治沙同步,陝西榆林靖邊縣舊貌換新顏,幾十年人進沙退,澆灌出一片“塞北綠洲”。

  戰荒漠:老人圓了治沙夢

  見郭老不容易。從東坑鎮毛團村出發,向導開著皮卡,徑奔毛烏素。

  已經深入沙漠10公裡,卻見楊樹、鬆樹高低錯落,沙蒿、沙柳疏密不一。大漠深處,林木四合,深秋時節也不乏綠意。

  繞過疊疊沙丘,幾間白房子映入眼帘。郭老站在門口,身著藏青襖,腳穿棉布鞋。古銅色的額頭上,扎著羊肚巾,神採奕奕。

  作為方圓數公裡內唯一的人家,這位陝北漢子一家在林場一住便是30年。

  毛團村,地處毛烏素沙漠南緣。“一年一場風,從春刮到冬。庄稼種三遍,還是歉收年。”新中國成立之初,整個靖邊森林覆蓋率僅0.5%,九成土地嚴重沙化、荒漠化。

  “憋死騾子累死馬,也要把沙給治了!”1984年,聽到縣裡的新政策,63歲的郭成旺叫上兒子郭喜和,簽了4.5萬畝治沙合同,“沙進人退,那咱就去沙窩裡栽樹!”

  此時的毛烏素,正以每年十幾米的速度,向南蠶食村庄。郭家父子二人帶領一大家子30多口人“逆風北上”,打響了令人熱血沸騰的“綠色之戰”。

  主戰場叫“那泥圪坨”,深入大漠12公裡,寸草不生。

  “大人背干糧,娃娃挎水壺,騾子車車馱樹苗。”回憶崢嶸歲月,郭老說,“肚子飢,就吃炒糜子﹔水喝完,嘴裡含片樹葉,能解渴。”

  春季風暴擄過,沙丘改形易勢,樹苗常被連根拔起,反而激得人斗志昂揚。1989年,郭老在“那泥圪坨”建了4間房屋,打了一口19米深的轱轆井,全家搬進了大漠深處……

  治沙三十載,餐風沐雨,荒漠終成林。如今水井依舊,旁邊一棵老楊樹亭亭如蓋,虯枝蒼勁。四下眺望,林海茫茫。

  郭老圓了治沙夢,還圓了“更大的心願”。2011年,這位與中國共產黨同齡的老人,在90歲高齡加入中國共產黨。

  “從小到大一路看著,共產黨太不容易了。”郭老十分動情,“我知道共產黨的品性。入了黨,我的‘腰杆’也挺直了!”

  沙漠無言,青山為証。以每年一公裡的速度逼退毛烏素,是這位“短黨齡老黨員”的錚錚宣言。

  提品質:萬畝林海謀轉型

  走進“那泥圪坨”,如今最忙的人,屬郭建軍。這個當年跟郭成旺老人趕騾車的小孫子,轉眼已近知天命的年紀。

  前人栽樹,后人乘涼。“‘乘涼’是機遇,更是責任。”郭建軍說。

  在“新當家人”手裡,萬畝林場該如何繼續發展?

  從衛星遙感圖上看,靖邊5088平方公裡土地上,綠色漸成主色調。三十載時空流轉,毛烏素南緣的治沙熱潮像支魔法棒,染綠了靖邊的丘梁川峁。

  “改革開放響春雷,全縣造林戶如春筍涌現。”靖邊縣林業局局長王壹告訴記者,如今承包造林模范中,百畝以上1904戶,千畝以上28戶,5000畝以上13戶,“靖邊的‘綠色防線’背后,是他們揮洒的汗水與青春。”

  植綠固土,流沙絕跡。新時代的靖邊,不想止步於此。

  “如今,夏天綠、冬天黃。我們要調繪大地色板,變成冬天綠、夏天彩。”站在滿目蔥蘢的沙丘上,王壹滿是期待,“三季有景、四季有綠。綠化要提質,靖邊要‘顏值’!”

  萬畝林場裡,郭建軍也專心“刷”起“顏值”來——楊樹、沙柳日漸老化,樟子鬆正開啟“常綠時代”。

  “秋季墒好,適合補種。走,今兒咱去栽鬆樹。”郭建軍把鐵鍬扛在肩頭,腳下虎虎生風。

  行至半途,遠處傳來“突突突”的聲音。郭建軍23歲的兒子郭濤,駕駛輪式拖拉機,滿載油嫩的鬆苗在前面等候。

  “這車配了自動打坑機,挖個樹坑隻需要5秒鐘。”看著兒子操作“新武器”,郭建軍一臉自豪,“年輕一代,就是有希望。”

  治沙四代情,上陣父子兵。35年前,郭老父子倆趕著騾車,手拉肩扛,聲嘶力竭。時空流轉,如今又一對父子,依稀重現當年大漠裡的身影。只是黃沙曼舞的“那泥圪坨”,早已林海蓊郁、換了人間。

  “近幾年,我們種了30萬株樟子鬆,覆蓋面積1萬畝。”領到國家生態補貼,郭建軍喜笑顏開,順著沙丘望去,蒼翠鬆林挺拔傲立,茁發苗木冠如華蓋。

  如今,靖邊縣樟子鬆保存面積近20萬畝,縣裡還引進垂柳、沙棗、圓柏、雲杉、五丈榆等30多個樹種,森林覆蓋率躍升至37.9%。密林中有上百種珍禽走獸,昔日荒漠成為“生物樂園”!

  “家鄉美了,這萬畝林場未來可轉型發展森林旅游。”郭濤滿是期待。

  鼓腰包:生態也能富百姓

  180萬畝流沙徹底消滅,160萬畝沙化土地全部改良。幾十年來,靖邊精心書寫“綠色答卷”,壯闊而精彩。

  塞北小城手握“綠色牌”,意義幾何?毛烏素南緣的菜農最有感觸。

  順著東坑鎮的林蔭大道,行至石子峁的曠野時,已近黃昏時分。毛團村農戶張五成,正蹲在綠油油的蔬菜基地裡,採收胡蘿卜。

  “小時候沙塵暴一來,別說這菜苗苗,地皮都吹沒了!吃糠菜、住柳庵,一件皮襖四季穿。”62歲的張五成感慨不已,“今天這好環境,做夢也想不到。”

  好生態,好機遇。2015年,張五成嘗試種植了30畝“精細蔬菜”,當年胡蘿卜就賣了40萬元。如今,這位陝北老農“壯了膽”,承包菜園數百畝。

  鼓起腰包的張五成,並非孤例。“我們種辣椒、大蒜等蔬菜,已有15萬畝,農民人均年收入達1.6萬元。”東坑鎮黨委書記沈力指了指北面沙漠裡的鬆林,“有‘綠色屏障’保駕護航,東坑胡蘿卜還跨出國門,賣到了韓國、越南、阿聯酋。”

  截至目前,靖邊縣核桃、蘋果、山杏、山桃等經濟林保存面積達30萬畝,留床苗木超過3億株﹔近年還引進樹莓、黑枸杞、油用牡丹等經濟林樹種,棚栽水果產業發展也如火如荼。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靖邊人迎難而上,終獲大自然回報。”談及綠色轉型路,靖邊縣委書記劉維平言簡意賅,“‘增綠’‘增收’協調發展,‘治沙’‘治窮’良性互動。”

  白駒過隙,滄海桑田。“年輕后生治沙造林,有想法,有魄力。”眺望林海,郭老感慨,“這一輩子,我放心了,也知足了。”

  

  ■記者手記

  四代人的綠色承諾

  在陝西靖邊縣蹲點採訪,有幅畫面,一直縈繞在腦海。

  23歲的郭濤駕駛拖拉機,滿載樟子鬆樹苗。一人高的駕駛窗上,貼有一張變形金剛卡通貼畫。郭成旺老人站在路邊,不時走到車前,給曾孫指點栽樹技巧。老人扎戴的羊肚巾,正好倚在卡通貼畫的玻璃上。

  “羊肚巾”與“卡通畫”,兩個極富時代感的元素,在這一刻碰撞交融。

  這位陝北老人,曾見証歲月滄桑,也目睹新中國的光輝歷程。這位“90后”年輕人,在新時代茁壯成長,擁抱著開放年代的自信與榮光。

  往昔黃沙漫天,郭濤不曾親見﹔今日茫茫林海,郭成旺老人早有預言。數十載時光,大漠變綠洲。這滄海桑田的背后,是一輩輩人揮洒的汗水與歲月磨礪的堅韌,是國家對綠色發展的不懈追求。


  《 人民日報 》( 2019年10月23日 07 版)
(責編:張旭(實習生)、劉融)

推薦閱讀

中國會變成一個大強國而又使人可親   中華民族要站起來,要富起來,要走向強起來,要建成一個強大而又使人可親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70年的奮斗歷程及其光輝前景。新中國成立這70年,實實在在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艱難奮斗歷程中一個扭轉乾坤的歷史階段,是中國為“變成一個大強國而又使人可親”而砥礪奮進的輝煌歷程。中國人民愛國主義的悠久傳統,在全新歷史條件下得到最新發揚。 【詳細】

70載,協調發展譜華章 | 京津冀開創協同發展新局面 | 協調補短板 先富帶后富

以理論滋養初心引領使命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在全黨自上而下分兩批進行,就是要堅持思想建黨、理論強黨,以理論滋養初心、以理論引領使命,推動全黨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推動全黨更加自覺地為新時代黨的歷史使命而努力奮斗。 【詳細】

安徽從嚴從實 整治違規侵佔 | 雲南立行立改護九湖 | 浙江瞄准“八多” 排查形式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