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停轉的“激光陀螺”(愛國情 奮斗者)

——追記國防科技大學教授高伯龍院士

本報記者  金  歆

2019年10月10日04:5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高伯龍正在授課。
  資料照片

  潛艇、驅逐艦、護衛艦……蒼茫大海深處,中國艦船乘風破浪。它們每一次精准航行,都離不開僅手掌大小的尖端儀器——激光陀螺。這個儀器的問世,和一個人緊密相關。他就是中國激光陀螺奠基人——國防科技大學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高伯龍。

  2017年12月6日,89歲的高院士永遠離開了。但他的精神,仍像一束充滿能量的光芒,照亮著激光陀螺自主創新的征程。

  激光陀螺,被稱為慣性導航系統的“心臟”,是飛機、艦船、導彈等精確定位和精准制導的核心部件。20世紀60年代,美國研制出世界上第一台激光陀螺實驗裝置,引發世界震動。那時,已過而立之年的高伯龍是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的一名物理教員。

  1970年,哈軍工遷往長沙,后來更名為國防科技大學。就在哈軍工南遷的第二年,科學家錢學森將兩張寫著激光陀螺大致技術原理的小紙片,鄭重地交給了高伯龍。從此,高伯龍的一生便和激光陀螺緊緊地聯系在了一起。

  攻關之路多險阻。高伯龍根據我國工藝水平,提出了與美國不同的技術路線,這在當時的學術界引發了不小的爭議。

  走別人沒走過的路,隻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能真正體會其中的艱辛。

  一項關鍵技術難題,徘徊了一年多才找到解決方法﹔缺少激光高精度檢測設備,他們就自己動手造﹔激光器檢測要求在封閉、潔淨的環境中進行,沒有空調,不能用電扇,簡直就是一個密不透風的“大蒸籠”“大悶罐”,而高伯龍和同事、學生們就在這“蒸籠”“悶罐”裡通宵達旦……

  高伯龍把實驗室當成第二個家,幾乎每天都在實驗室工作十五六個小時。他患有哮喘、糖尿病,疲勞后常常發作。在實驗室裡,有一張桌子專門擺放高伯龍大大小小的藥瓶。

  有一次,高伯龍連續做了十幾個小時試驗,回到家,腳腫得連襪子都脫不下來。愛人曾遂珍看了心疼得流淚,“為啥就不能悠著點?”高伯龍笑笑說:“我們起步已經晚了,如果現在不抓緊,啥時能趕上?”

  1994年11月8日,我國第一台激光陀螺工程化樣機誕生。這一消息向全世界宣告:繼美、法、俄之后,我國成為世界上第四個能夠獨立研制激光陀螺的國家。

  自主創新,是高伯龍作為科學家的追求﹔嚴謹嚴格,又是高伯龍作為老師的堅持。

  一次臨近中午,高伯龍的學生龍興武去向他請教問題,去的時候想著先吃飯再來詳細討論。沒想到,高伯龍一拿到問題便立馬投入思考,思量許久,突然站起來:“走!我帶你去見個人,他是這方面的高手。”於是,師生二人騎著自行車,頂著夏季正午的烈日,去拜訪學校裡一位顯微鏡檢測方面的教授。當時,這位教授正在家吃飯,見二人來,隻好放下碗筷,三人一談又是兩個小時。

  “我們的中飯就這樣泡了湯。”如今已經是國防科技大學教授的龍興武回憶起這段往事,不禁笑起來,“高老師就是這樣,指導起學生來,就別的什麼都顧不上了。”

  能否解決實際問題,是高伯龍衡量學生學術水平的重要標准。“一定要滿足武器型號需求!”如今已擔任國防科大教授的羅暉,一直謹記導師的教誨。

  高伯龍對科學研究的嚴謹執著,通過言傳身教,深刻影響著弟子們。如今,高伯龍的學生,有的成為共和國的將軍,有的已成為激光陀螺研制領域新的領軍人物。

  生命的最后3年,高伯龍是在醫院裡度過的。一束燈光、一位老人,捧著一沓滿是復雜公式的文件,逐字逐句審閱……這是護士們最常看到的情景。

  有一次,一位教授問他,“為什麼不歇一歇啊?”他說,“搞了半輩子理論研究,終於迎來為國家解決急需關鍵技術的機會,又如何能不拼命呢?”

  2017年12月6日,這位老人的生命定格在89歲。但這位做了一輩子激光陀螺研究的科學家,又仿佛從未離開。他的精神,如同一束光芒,溫暖著同行者,照亮了后來人。


  《 人民日報 》( 2019年10月10日 11 版)
(責編:牛鏞、岳弘彬)

推薦閱讀

中國會變成一個大強國而又使人可親   中華民族要站起來,要富起來,要走向強起來,要建成一個強大而又使人可親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70年的奮斗歷程及其光輝前景。新中國成立這70年,實實在在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艱難奮斗歷程中一個扭轉乾坤的歷史階段,是中國為“變成一個大強國而又使人可親”而砥礪奮進的輝煌歷程。中國人民愛國主義的悠久傳統,在全新歷史條件下得到最新發揚。 【詳細】

70載,協調發展譜華章 | 京津冀開創協同發展新局面 | 協調補短板 先富帶后富

以理論滋養初心引領使命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在全黨自上而下分兩批進行,就是要堅持思想建黨、理論強黨,以理論滋養初心、以理論引領使命,推動全黨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推動全黨更加自覺地為新時代黨的歷史使命而努力奮斗。 【詳細】

安徽從嚴從實 整治違規侵佔 | 雲南立行立改護九湖 | 浙江瞄准“八多” 排查形式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