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

永遠做草原上的“紅色文藝輕騎兵”(牢記囑托 奔跑追夢——收到總書記回信之后)

本報記者  費偉偉  吳  勇

2019年08月12日04:3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在額仁淖爾蘇木阿爾善圖嘎查演出。
  本報記者 吳 勇攝

  烏蘭牧騎的長盛不衰表明,人民需要藝術,藝術也需要人民。在新時代,希望你們以黨的十九大精神為指引,大力弘揚烏蘭牧騎的優良傳統,扎根生活沃土,服務牧民群眾,推動文藝創新,努力創作更多接地氣、傳得開、留得下的優秀作品,永遠做草原上的“紅色文藝輕騎兵”。

  ——習近平 

  

  7月的蘇尼特草原驕陽似火,印著“烏蘭牧騎”四個字的大巴車顛簸在砂石路上,趕往距旗政府所在地136公裡的賽罕烏力吉蘇木額很烏蘇嘎查。

  我國第一支烏蘭牧騎誕生地——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又下鄉演出了。這是今年的第六十八場演出。這趟出來,要走十幾個嘎查。

  “上午有黨日活動,接下來要開牧民大會,說村務公開情況,還要商量草場、草料分配。人挺多,牧民就說了,快把我們的烏蘭牧騎請來吧。這不一聯系,孟克隊長就帶著他的‘兵’來了。”嘎查長(村委會主任)同嘎拉嘎高興地說。

  “習近平總書記2017年11月21日給我們回信后,大家天天都有使不完的勁。去年我們演出了187場,有103場是下鄉。往年天氣允許才下鄉,現在牧民們有需求我們都盡量滿足。”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隊長孟克吉日嘎拉告訴我們。

  “回信為我們明確了創作定位”

  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成立於1957年6月17日,是全國第一支“紅色文藝輕騎兵”。在烏蘭牧騎誕生60周年之際,大伙兒都有一個心願,給習近平總書記寫封信,匯報匯報。

  “沒想到,總書記給我們回信了。”今年12月就年滿60歲的剛寶力道,是蘇尼特草原上名聞遐邇的說唱演員,“看到總書記回信的當天晚上,我就創作了牧民們最喜歡的說唱‘好來寶’,讓蘇尼特草原更多人分享我們的喜悅。”

  歌曲、好來寶、器樂演奏、舞蹈……在額仁淖爾蘇木阿爾善圖嘎查的草原上,一個個節目相繼登場。地方小,牧民們擠坐一起,有的還特地換上過節的民族服裝。來晚了,就靠人群外圈站著。不少人邊看邊用手機拍攝。每個節目結束,都會爆發出熱烈的掌聲和喝彩聲。歌舞正酣,幾位牧民按捺不住興奮,也入場一展歌喉。

  “每次下鄉演出,都像在家裡一樣親切。”舞蹈演員黃小雲藝校畢業后曾到深圳工作過一年,起初回到家鄉加入烏蘭牧騎時不太適應。“在草地上跳舞,腳崴過的次數數不清,但我現在越來越離不開烏蘭牧騎了。被牧民們需要、歡迎的感覺很美。”黃小雲本來不是舞蹈編導,去年,她根據第一代烏蘭牧騎3位女隊員繡隊旗的故事,主動編創了三人舞《烏蘭牧騎之花》,在2018年9月舉行的中國蒙古舞大賽中獲得編導優秀獎和表演銅獎。

  “總書記回信后,大家熱情高漲。排一場晚會,過去要3個月,現在主動加班加點,20天就能排練出一台晚會。”今年58歲的老隊員烏力吉圖告訴記者,他這個快退休的人現在也像年輕人一樣充滿干勁,去年3月創作的好來寶《守法好公民》,迄今已演出100多場。

  “接地氣、傳得開、留得下,回信為我們明確了創作定位,是我們努力的方向。”孟克吉日嘎拉告訴記者,在去年7月內蒙古首次舉辦的烏蘭牧騎新人新作展演中,他們蹲點兩個月,根據牧民剪駝毛、搓毛線場景創作的舞蹈《蘇尼特布思貴》,獲表演一等獎。2018年,全隊先后有6部作品獲自治區級獎項。

  前不久,隊員們在牧區表演小品《相親》,倡導牧民少飲酒,演出結束,一位看演出的牧民找到孟克隊長:“你們演得太好了,酒喝多了確實誤事!”

  社會服務“搭車”烏蘭牧騎

  婉轉沉郁的琴聲、抑揚頓挫的說唱、聲情並茂的表演,在額很烏蘇嘎查,記者又見到了臨近退休的剛寶力道。

  他已在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工作43年,原本可以留在隊裡帶帶學生、搞搞創作。但現在每次下鄉演出,剛寶力道都請纓,“不能辜負了總書記的囑托”。剛寶力道這天表演的是自己新創作的好來寶《法治鐵拳除罪惡》。

  “他唱得對著呢!我們也要學會用法律保護合法權益。”牧民額爾登巴特爾告訴記者,聽說烏蘭牧騎來了,他們一家三口興沖沖地一早就從6公裡外趕到嘎查,“不僅看演出,還能學到很多知識呢。”

  寓理於情,寓教於樂。同嘎拉嘎告訴大家,村務公開內容現在上了網,以后不用到嘎查,在手機上就能看到,“今天烏蘭牧騎的孩子們來了,不會弄的讓他們教教你們。”

  為廣大農牧民送去歡樂和文明,傳遞黨的聲音和關懷,是烏蘭牧騎始終秉承的優良傳統。

  2018年底,內蒙古開展“弘揚烏蘭牧騎精神,到人民中間去”基層綜合服務活動,借助烏蘭牧騎演出時群眾相對集中的機會,聯合多個部門,將政策宣講、文化輔導、醫療幫扶、農牧業知識普及、法律援助等服務項目整合,為偏遠農牧區提供綜合性服務,使這項活動更加規范化、制度化。

  蘇尼特右旗畜牧工作站站長額爾德木圖介紹,最近有一次綜合服務下基層活動,他才講了幾分鐘,牧民們就迫不及待地咨詢各類問題。“接羔保育、疫病防治、養殖技術、牛羊診病、價格走勢,可多啦!我講完,還有好幾個牧民追出屋外拉住我問。”額爾德木圖說,“我們參加綜合服務活動的幾個部門都覺得,搭上烏蘭牧騎這個‘車’真好,牧民一聽烏蘭牧騎來了,跑來快著呢,比我們單獨組織活動效果好多啦!”

  額很烏蘇嘎查地處偏遠,144戶居民中有貧困戶24戶。2016年,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全體隊員集資3萬多元,為這個嘎查的牧民打了口井。牧民在井旁立了一塊碑,取名“烏蘭牧騎井”。

  去年他們了解到這裡的牧民辦紅白喜事,要到百公裡外的旗所在地,是一筆不小的負擔。烏蘭牧騎幫助嘎查提建議,協調到一筆專款,新建了一個200平方米的活動室,捐贈了音響設備,購置了電子屏,還組織張羅文藝演出。牧民們如今在嘎查就可辦事宴,再也不用奔波100多公裡了,少花錢,還省時間。

  “當一輩子‘紅色文藝輕騎兵’”

  7月10日,夏日炎炎,77歲的巴圖朝魯從呼和浩特坐長途班車來到蘇尼特右旗,花了4個多小時。退休多年的他是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第一代隊員,曾擔任第五任隊長。

  第二天,巴圖朝魯出現在旗少年活動中心,同他在一起的,還有4年前退休、第九任烏蘭牧騎隊長斯琴高娃。他們利用雙休日,前來輔導少兒合唱團訓練。

  演出、宣傳、輔導、服務,是烏蘭牧騎的四大職能。走過60多年歷程的烏蘭牧騎,一茬一茬隊員,初衷不改。“總書記回信后,我們每個人心裡都燃著一團火。我要當一輩子‘紅色文藝輕騎兵’,為烏蘭牧騎事業多做貢獻,再苦再累心裡也甜。”巴圖朝魯笑著說。

  蘇尼特右旗少兒合唱團成立於2017年,有40多名隊員,從小學3年級至5年級學生中選出,絕大多數是來自牧區的孩子。去年7月,他們參加了第十四屆中國國際合唱節,深受好評。回來后,他們多次為牧民群眾演唱,被稱為“小小烏蘭牧騎”。

  “我們是世界的未來/我們熱愛美好的生活/言語不同天南地北/我們有共同心願……”

  歌聲飄蕩,清澈、明亮,讓人想起蘇尼特草原的天空,瓦藍瓦藍,白雲朵朵。


  《 人民日報 》( 2019年08月12日 01 版)

(責編: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