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

藍天上的儀仗隊(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來自一線的蹲點調研)

本報記者 李龍伊

2019年07月08日04:5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近日,天津楊村機場。伴隨響徹天際的轟鳴聲,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飛行員駕駛6架殲—10飛機沖上雲霄。單機大仰角上升、雙機剪刀機動、四機編隊橫滾、五機水平向上開花、六機三角隊斤斗……一系列高難度飛行表演動作在藍天輪番上演,為觀眾獻上一場視覺盛宴。

  國家大禮,藍天儀仗。在習近平強軍思想引領下,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始終以奉行國家大禮為己任,苦練精飛、追求卓越,練就了“戰鷹”的翅膀,踐行著“和平鴿”的使命,向世界展現著中國精神、中國價值和中國力量。組建57年來,24批飛行員貢獻出600多場精彩表演,多彩航跡繪就了藍天上的“國家名片”。

  空中芭蕾,精彩演繹

  貼在牆上的飛行計劃顯示,空軍八一飛行表演大隊飛行員要連續進行3天跨度長達10余小時的飛行訓練。訓練時間寶貴,記者對飛行員的採訪往往都是“見縫插針”進行。坐在觀眾席欣賞他們的飛行表演,成了了解這群“空中飛人”的最佳方式。

  目光隨著一架架殲—10飛機炫舞藍天,記者的思緒回到了去年,在第十二屆中國航展上,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四機編隊橫滾項目驚艷亮相:表演機以菱形陣容飛行,4架次飛機在低高度平面上轉360度,如同扇面一樣“滾動”。“僚機和長機速率必須保持一致,要求飛行員時刻了解長機動態,拉杆動作要精准、穩定,時刻關注飛機數據和姿態的變化,以保持滾轉的一致性。”飛行員何曉莉介紹。

  在本次飛行表演中,記者又目睹了表演隊對該項目的精彩演繹。據了解,該項目是從去年4月開始練習,飛行員們研究了許多資料,不斷討論方法,結合殲—10飛機的特點,僅用了1個多月的時間便掌握。

  表演一結束,顧不上讓飛行員休息,表演隊隊長曹振忠立刻拉著他們講評起這次訓練的新動作、新內容。機場另一側,新上手的表演機飛行員正在進行地面演練和模擬機訓練,模擬從起飛到著陸的全過程,記憶動作要領。

  飛行是勇敢者的事業,飛行表演是刀尖上的舞蹈。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的飛行員們承受著數倍於地面的生理、心理負荷,“有的動作瞬時載荷高達9個G,相當於9個自己身體的重量壓在身上﹔有時編隊飛機在時速接近1000公裡的情況下,需要保持水平間隔不足1米,甚至是負數,隻靠高度差來防止碰撞。”曹振忠介紹說。

  “練習半斤斗下翻動作時,我已做好了抗過載動作,但當8.9G載荷加到身上時,還是感到血往上涌,豆大的汗珠從毛孔裡被擠出來,衣服全濕透了……”飛行員郭福勇難忘首次駕駛殲—10飛機訓練時的經歷。

  一批批飛行員在飛行表演探索之路上進行艱難跋涉,編隊距離從30米到20米,再到5米、1米,飛機的數量從雙機到六機,最后實現九機編隊。每增加一架飛機,飛行難度都是成倍增加﹔每縮短一點距離,飛行危險都是幾何級上升。常見的六機編隊,每名飛行員都要進行換位訓練,最高掌握3個飛行機位。俯仰角、與長機距離、油門大小、高度……每一個飛行位置,都要在腦子裡記住上百個數據,對飛行員來說是不小的考驗。

  瀏覽表演隊的飛行記錄,記者目光聚焦在一名飛行員留下的筆跡:“駕駛殲—10飛機,我們為祖國自豪,把飛機的性能淋漓盡致地發揮出來,是我們的責任。”

  既是表演隊,更是戰斗隊

  不到晚上7點,楊村機場的地空已經被夜幕籠罩。夜空下,數架“利劍”涂裝的殲—10表演機從跑道上騰空而起,很快消失在夜色中。在飛機傳回的錄像中,記者看到,飛行員緊盯各項儀表,不時觀察機艙內外的情況。

  這是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的另一面。在人們印象中,提起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腦海中浮現的大多是殲—10飛機編隊拉著彩煙、做出驚險特技動作的場景,很少有人見過他們跨晝夜飛行。

  “我們的飛行員都是從戰斗部隊選來的精英,未來很多人還會回到戰斗部隊,保持夜航能力很有必要。”表演隊飛行一大隊大隊長井飛介紹說,在作戰部隊服役,實戰化意味濃厚的夜航課目是必練內容。

  在日間的表演中,一架戰機以戰斗加力狀態起飛,隨即以70度大仰角上升,動作之驚險,讓記者捏一把冷汗……“這一動作很有實戰價值,能保証戰斗機在戰場上盡快爭取高度出航。”井飛說。與之類似的,飛行表演中的快速著陸、單機半滾倒轉著陸等動作,都有著戰術意義。

  “既是表演隊,更是戰斗隊。”曹振忠介紹說,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始終保持戰術訓練水平和戰斗值班能力,常年保持夜航水平,組織空中加油訓練,提高遠程機動能力,多次擔負戰斗值班任務,很多特技飛行表演動作就是源於實戰飛行,並在實戰中進行戰術運用。

  去年12月的一天,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6架殲—10飛機,在空中掠過繁華似錦的都市和星星點點的村庄,飛越燕山深處的黃崖關長城,奔赴燕山山脈執行任務拓展飛行訓練。當天,華北天氣大幅度降溫,並伴有大風,給穿山谷飛行增加了諸多難度。六機編隊以穩定隊形不斷下降高度,在崇山峻嶺間穿梭飛行。“表演隊超低空、穿山谷飛行,既是特技飛行表演的要求,也是實戰化訓練的要求。”曹振忠說。

  是戰斗隊,就要走在駕駛先進戰斗裝備的前沿。2009年11月,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換裝殲—10飛機后首次公開亮相,4架殲—10飛機以全新陣容舞動“空中芭蕾”,為人民空軍60歲生日獻禮。中國成為繼美國、俄羅斯之后,第三個用第三代戰斗機進行飛行表演的國家。“從首裝殲—5到換裝殲—6,再到殲教—5、殲—7,直到現在裝備的殲—10,表演機型的更新換代,展現了中國空軍裝備的長足進步,也體現了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對先進戰斗裝備勇於嘗試的作風。”空軍政治工作部相關負責人介紹說。

  和平使者,壯美出征

  記者來到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時,正趕上飛行員剛從巴基斯坦回國不久。3月23日,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堡上空掀起一陣“中國旋風”。當天,巴基斯坦國慶日閱兵分列式結束后,中國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壓軸出場,6架殲—10飛機以“人字形”編隊低空通場,象征著中巴兩國國旗“紅黃白綠”4種顏色相間的彩煙,在閱兵場上空畫出一道道美麗的“彩虹”,為中巴兩國架起又一座友誼的“橋梁”……

  這是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首次參加國外閱兵飛行表演,也是他們第六次飛出國門。時針回撥到2013年8月21日,表演隊組建51年首次飛出國門,參加莫斯科國際航展,“海外首秀”創造了多項紀錄:首次在異國機場升空、與外方聯合飛行指揮、遠程跨國機務保障……在中國空軍對外交流史上留下了絢麗的一筆。

  組建以來,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用出色的表演、穩定的水准,踐行著“國家大禮,萬無一失”的諾言。

  1982年5月,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迎外表演:起飛后黃沙漫卷,空地一片模糊﹔但表演隊員保持嚴整隊形,在沙暴中盤旋、俯沖、躍升,完成整套動作后安全降落。帶隊的外軍將領主動來到著陸線,握著飛行員的手說:“中國空軍,了不起!”井飛回憶:近年來,在出國表演期間,他們曾兩次冒著大雨轉場,在外國機場地面人員敬佩的目光中按時起飛,“大雨中起飛以及超低能見度著陸是我們必備的技能。”

  表演隊出國亮相越來越多,實現了快速機動的轉場能力。機務維護、地面人員、飛行員……每名工作人員都一專多能,7架次表演機,僅需50人的團隊就能完成一次出訪任務。對於機務維護人員來說,無論深夜加班排故,還是凌晨開始維護表演機,都已是家常便飯。“我見到過世界很多地方凌晨4點鐘的樣子。”表演隊機械師白文國說。

  組建以來,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先后為16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700多個代表團進行過飛行表演。每一次出國表演,很多當地觀眾都會早早安排好時間專程前來觀看,特別是不少海外華僑華人都是遠道而來。每一場精彩的“空中芭蕾”,都是代表中國的壯美出征﹔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已經成為空中閃亮的國家形象名片、強國強軍的重要窗口。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08日 01 版)

(責編:岳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