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昭覺縣三河村——

產業興旺火塘暖 文明衛生氣象新(總書記的深情牽挂——來自貧困鄉村的精准脫貧故事)

本報記者  禹偉良  張  文  高  炳

2019年02月11日05:3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發展特色產業、長期穩定致富,都需要人才。要培養本地人才,引導廣大村民學文化、學技能,提高本領,還要移風易俗,通過辛勤勞動脫貧致富。

  ——習近平  

 

  再次圍坐在吉木子洛老阿媽家的火塘邊,洛古有格對5年前的選擇,更加篤信。

  30歲的洛古有格,是四川涼山昭覺縣三岔河鄉三河村僅有的幾名大學生之一,2013年從重慶辭職,回鄉搞起了烏金豬養殖。

  “辛辛苦苦供你讀書,就是希望你能走出大山,你卻跑回來養豬!”母親氣得直哭。

  山梁上的三河村,平均海拔2500米,清一色的簡陋土坯房,典型的彝族聚居深度貧困村。同其他不少村寨一樣,這裡的彝族群眾在思想觀念、生活方式、發展認同上,長期以來與現代經濟生活存在較大差距。

  讓洛古有格心有篤定的,是習近平總書記的諄諄勉勵。

  “要培養本地人才,引導廣大村民學文化、學技能,提高本領,還要移風易俗,通過辛勤勞動脫貧致富。”2018年春節前,在三河村吉木子洛老阿媽家的火塘邊,習近平總書記為當地脫貧攻堅工作開出良方。

  新房在建,產業在興,風氣在變,習慣在變,觀念在變。火塘溫暖依舊,彝寨氣象一新。

  洛古有格如今已是當地有名的創業明星,母親變成他最鐵杆的粉絲。

  感恩奮進加油干

  空前舉措攻堅直過民族脫貧,自我發展意願拔節生長

  隆冬清晨,霧凇漫山遍野。三河村村民鄭土呷懷揣一條尼龍繩,徒步翻過道道山梁。抵達鄉道岔路口時,陽光正好從山巔林梢漫透出來。

  三河村第一書記張凌,早已在此等候。不遠處的紅色卡車裡,從四川達州運來的44頭西門塔爾母牛,背部已噴上編號。

  這天抓鬮選牛,村裡要求每戶家庭來一位代表,拉馬俄莫卻把一家五口都叫來。“之前養過兩頭,總共賣了一萬八千元,家裡一下就脫了貧。今天家裡人都過來沾沾喜氣。”

  “下一戶,鄭土呷!”聽到叫號,鄭土呷一溜煙跑上前來,右手在胸前搓了搓,小心翼翼伸進文件袋,在裡面攪一圈,捏出一張小紙條,“7號牛。”

  “每頭牛折合6582元,要好好養,不能殺、不能賣,3年內還款,免息。”聽著村干部的叮囑,鄭土呷在合同上按下紅指印。取出早已備好的尼龍繩,他麻利地牽上牛。這頭“寶貝疙瘩”,承載著鄭土呷脫貧致富的新希望。

  涼山彝族自治州,是全國最大的彝族聚居區。上世紀50年代,涼山州實行民主改革,世居在這裡的彝族群眾,從奴隸社會一步跨入社會主義社會,成為“直過民族”。這裡的脫貧攻堅任務異常艱巨繁重。

  “總書記十分牽挂彝族群眾,黨的十九大后考察脫貧攻堅的第一站,就是涼山。在彝區腹地,總書記強調,無論這場攻堅戰有多難打都必須打贏。”涼山州委書記林書成說,習近平總書記的到來,溫暖了大涼山村村寨寨、家家戶戶,極大鼓舞了彝鄉兒女脫貧奔小康的斗志。

  面對前所未有的政策支持力度、綜合幫扶力量,感恩奮進響徹大涼山:“精准扶貧‘瓦吉瓦’(彝語:好得很)!”學漢語、學政策、學法律、學技能,農民夜校熱鬧了,縣委黨校來了一撥又一撥的“泥腿子”。種了一輩子的馬鈴薯換種后效益劇增,易地搬遷的彝家新寨正在如火如荼建設中,一盤鄉村旅游的大棋開始布局……

  洛古有格干得更歡了,養殖合作社有110戶農戶加入,2018年銷售仔豬2000多頭,帶動戶均增收3000元。

  “自我發展意願在前所未有地拔節生長!”火塘裡柴火燒得劈啪響,跳動的火焰,映紅了洛古有格黝黑臉上的笑容。

  “一村一幼”全覆蓋

  讓孩子們受到更好教育,掌握人生本領

  “老師,我會念!”看著黑板上的字母“k”,講台下一排排小手舉得踴躍。

  抵達昭覺縣三岔河鄉中心校時,已近正午時分。教室裡,34歲的教務主任劉金貴領著65個彝族孩子,正認真讀寫拼音。

  回彝鄉當老師,是劉金貴人生最勇敢的決定。大學畢業后,在昆明工作的他月薪過萬。可2011年的一堂語文課,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

  “我妻子在昭覺當老師,有天請了病假。我剛好休假,就去替她上課。”自告奮勇的劉金貴,卻在六年級教室敗下陣來,“整堂課我使盡全力,膽怯閉塞的學生,還是一臉茫然。”

  深受觸動的劉金貴,不久就參加了特崗教師招聘,考入三岔河鄉中心校成為小學老師。“彝鄉要發展,教育必須跟上,讓孩子們受到更好教育,掌握人生本領。”

  剛開始,班裡隻有12名學生。“秋季農忙,家長讓孩子收玉米,班裡就隻剩三四個了。”劉金貴說。

  學前教育曾是涼山教育體系中最突出的短板,彝區孩子學漢語晚,語言障礙導致“學業困境”,“厭學—輟學”惡性循環斬而難斷。

  “控輟保學”倒逼昭覺縣率先在全州探索學前教育。2014年,三岔河鄉中心校成立學前班﹔兩年后,“一村一幼”教學點順利開辦。“如今,小娃娃一年級前,都已讀過3年學前教育。”劉金貴難掩興奮。

  正說話間,下課鈴聲響起,孩子們沖出教室。三河村7歲的吉麻衣三看見記者,嘴角露出微笑。“會寫自己名字嗎?”他點點頭,拿過記者的筆記本,一筆一畫,認認真真。

  “每天放學,吉麻衣三走1小時山路,順便幫奶奶把馬牽回家。”劉金貴告訴記者,老人供3個孫子上學,“地裡活再累、再忙,也不允許娃娃缺一堂課。”

  如今,涼山基本實現“一村一幼”全覆蓋。大涼山深處,知識改變命運的觀念,就在劉金貴們默默堅守的歲月裡萌生。

  移風易俗好生活

  精准扶貧走好群眾路線,延續千百年的陳規陋習正被改變

  一間大通屋,幾張床,屋裡陳設簡陋,但很干淨。對吉木子洛而言,天天打掃已是習慣成自然。“以前生病,總以為是有鬼附身。習近平總書記對我們彝族鄉親說,過去的確是有‘鬼’的,愚昧、落后、貧窮就是‘鬼’。總書記的話印在我們心裡。現在大家知道了,改變生活習慣,把家裡和個人的衛生搞好,‘鬼’就會被驅走了。”老阿媽說。

  深入大涼山腹地,欣喜發現,精准扶貧走好群眾路線,鍥而不舍驅“鬼”除“魔”,延續千百年的陳規陋習正被改變。對此,三河村第一書記張凌深有感觸。

  “門外堆著牛糞,蚊蠅亂飛。”初上任時,村裡環境衛生狀況給他一個下馬威。而最讓他頭疼的,是大操大辦的風氣:一場婚喪嫁娶,動輒花費二三十萬元,留下還不完的債。

  “辦個喜事,花費這麼大,今后日子怎麼過?”張凌和駐村工作人員挨家挨戶勸說,卻常遭冷遇。一次入戶走訪,就被50多歲的說遲阿呷“逐客”:“祖祖輩輩的習俗,憑啥要改?”

  舊風難移,村支部書記某色比日急在心裡。他召集村裡各家族代表,讓大家反復勸說自家族人。最終,三河村建立起紅白理事會,並制定了章程,對婚喪嫁娶中的花費作出限制。

  同時,定期開展“四好”文明家庭評比,通過社會扶貧為每戶購買洗衣機,引導群眾從洗臉、洗手、洗衣服這樣的小事做起,養成良好衛生習慣。

  洗衣機在農村是“大件”,“重賞”之下,村民們逐漸形成洗衣服的習慣。而對不願改變的村民,張凌自有妙招:駐村工作人員自帶洗衣粉、水盆,輪流到其家中幫助洗衣服、被套,時間一久,再懶散的村民,臉上也挂不住,加入到講衛生的行列中。

  如今在三河村、在整個涼山彝區,移風易俗蔚然成風,“住上好房子,過上好日子,形成好習慣,養成好風氣”已經深入人心。

 

  延伸閱讀

  黨的十八大以來,四川省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扶貧工作的重要論述,始終把脫貧攻堅作為頭等大事,在努力通過發展整體提高群眾生活水平的同時著力補齊短板。鎖定“兩不愁、三保障”和“住上好房子、過上好日子、養成好習慣、形成好風氣”目標,落實“六個精准”“五個一批”和駐村幫扶機制,做好東西部扶貧協作和省內對口幫扶工作。把藏區、彝區作為重中之重,聚焦深度貧困地區,政策支持力度之大、綜合幫扶力量之強、覆蓋范圍和涉及領域之廣前所未有。在藏區,推進“六項民生工程計劃”﹔在彝區,實施“十項扶貧工程”,落實一系列支持政策,制定出台《關於精准施策綜合幫扶涼山州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意見》,從12個方面提出了34條具體措施。


  《 人民日報 》( 2019年02月11日 01 版)

(責編:馮粒、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