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井岡山市神山村——

創業收獲致富果 八方客來農家樂(總書記的深情牽挂——來自貧困鄉村的精准脫貧故事)

本報記者  卞民德  孫  超

2019年01月30日04:3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我們黨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黨,將繼續大力支持老區發展,讓鄉親們日子越過越好。在扶貧的路上,不能落下一個貧困家庭,丟下一個貧困群眾。

  ——習近平  

  

  氣溫驟降,陰雨連綿,喧鬧了大半年,神山村難得冷清。

  村不大,步行一圈,也就十來分鐘﹔人不多,男女老少,統共54戶231人。因為山高路險,神山村長期為窮所困,鮮為人知。2016年春節前夕,習近平總書記冒雪來到村裡,看望慰問鄉親們。自此,神山村有了名氣。

  先是道路拓寬,再是舊房改造,接著旅游興起,神山村舊貌換新顏。趁閑暇,村支書彭展陽盤點游客接待量,變化不得了:2016年9萬人次,2017年22萬人次,2018年同比又增四成。

  人氣旺了,荷包鼓了,但不能歇腳。習近平總書記叮囑:“讓鄉親們日子越過越好。”3年過去,言猶在耳,神山人繼續奔夢小康。

  告別貧困

  “總書記講‘不能落下一個貧困家庭,丟下一個貧困群眾’,神山村已經實現了”

  雨勢稍弱,恰遇彭夏英。此前,她和丈夫張成德先后患病,被識別為建檔立卡貧困戶。習近平總書記來時,在她家座談半個多小時。

  “總書記一間一間屋子看,跟我們算收入支出賬。”那天的對話,彭夏英記得很牢。“總書記問,黃桃、茶葉收入穩定嗎,可持續嗎?我說有分紅,還拿股權証給他看。問電視能收幾個台?我說有四五十個,總書記就拿遙控器查看。”

  2016年春節剛過,“成德農家宴”開了張。這是神山村第一家農家樂。彭夏英和張成德犯過嘀咕,本來就是貧困戶,萬一不掙錢咋辦。沒承想,游客紛至沓來,最多時一天八九桌,一家人忙得團團轉。

  “一年能掙好幾萬,黃桃、茶葉有分紅,土特產還能賣萬把元。”彭夏英說,2018年新增了民宿,10個床位,增收4000多元。

  生活有保障,脫貧可持續,彭夏英和張成德心裡的石頭,終於落了地。

  改變不止於此。前些年,神山人背井離鄉,四處討生活,常年在村的僅30余人。2016年春節,外出村民都返鄉過年。彭小華和妻子決定,這回不走了,就在家鄉創業。

  下這個決心,其實不容易。

  “過去也創業,養過娃娃魚、竹鼠、山羊,跑過班車開過店。最難的時候,到河裡挑沙子賣。”回首過去,彭小華感觸良多,“失敗一次,就換一個從頭再來,隻想走出一條路。”

  彭小華會養蜜蜂。可頭幾年忙於生計,照顧不周,20箱蜜蜂越養越少,最后隻剩5箱。返鄉后,彭小華有時間有精力,2018年把規模擴大到40箱,不僅賣蜂蜜,還賣蜂種,一年少說能掙兩三萬元。再加上農家樂、民宿,日子比蜜甜。

  這樣的故事,在神山村不勝枚舉。井岡山創造出“紅藍黃”精准識別模式,織就細密的脫貧保障網,於2017年初率先脫貧出列。神山村則是“率先中的率先”,一戶一畝竹茶果、一戶一棟安居房,廣開農家樂,織密保障網,貧困帽子被丟進大山深處。

  村裡的笑臉牆上,10多位村民開懷大笑的瞬間,被照相機定格。行走神山村,不管遇到誰,提起現在的日子,都是滿臉帶笑。

  “總書記講‘不能落下一個貧困家庭,丟下一個貧困群眾’,神山村已經實現了。”64歲的賴福山,當過12年村委會主任,點滴變化看在眼裡。“村民的精神面貌真是大變樣,不像過去天天愁這個、愁那個,不知道怎麼發展。”

  2017年,神山村貧困戶人均年收入8700多元,非貧困戶突破16000元。神山村被評為江西省4A級鄉村旅游點、中國美麗休閑鄉村、全國文明鄉村。

  轉變觀念

  “政府扶持我們,不是撫養我們。要是富裕不起來,那就辜負了總書記的期望”

  “入股的幾個人,都是村裡干部。”

  “他們也搞餐飲,影響村民生意。”

  新落成的扶貧大講堂,爭議不小。說起這事,村干部也一肚子委屈:“開了幾次會,叫村民一起干,可沒人響應,隻好干部帶頭。”

  黃洋界,八角樓,神山村夾在中間,位置得天獨厚。嘗到了旅游的甜頭,神山人認准這是條好路子,一股腦冒出17家農家樂。

  可搞旅游,終究是新鮮事,真做起來,煩惱也不少。

  論空間規模,神山村地域太小﹔論旅游產品,神山村相對單一。游客慕名而來,不大會兒就看完,頂多拍個照、打幾下糍粑,往往飯都不吃就走。

  “服務水平、硬件都成問題,很多團隊一聽說村裡的接待能力,就不來了。”彭展陽說,游客需求多樣化,神山村卻滿足不了,“游客越來越多,但能留下來的少,村民掙不到錢。”

  2018年上半年,一次接待活動,讓村干部李石龍大長見識。服務人員都是借調來的,全程專業化、標准化服務。客人從落座到離開,用餐過程中,不用起一次身。

  “我們的農家樂,客人坐下,想喝茶沒茶,用餐沒紙巾,吃完飯沒牙簽。”李石龍坦言,不趕緊轉變,肯定難長久。

  “政府扶持我們,不是撫養我們。要是富裕不起來,那就辜負了總書記的期望。”彭夏英也擔心,單打獨斗,成不了氣候。

  一方水土,如何能長久富裕一方人,神山村尋路心切。

  村裡的全國人大代表左香雲,領銜旅游協會,對外跑市場,對內統一分配客源。村裡改造進出黃洋界的古道,建成紅軍小道,將附近紅色遺址穿珠成鏈﹔依托扶貧大講堂,開發精准脫貧課程,成立好客神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對接紅色旅游培訓機構。

  不過,對這些新嘗試,不少村民觀望。最大的顧慮,還是怕搞不成。

  茅坪鄉黨委書記劉曉泉說,村民有疑慮、不理解都正常,是對發展路徑和理念的認知有差異,“觀念碰撞不是壞事,起碼說明村民有發展意願。黨委和政府要加大支持力度,引導干部群眾勁往一處使。”

  規劃未來

  “生活好的過得更好,生活一般的上台階,脫貧致富的果子越結越實”

  新房即將完工,賴福山和兒子商量,隻留一層自住,其它租出去,用來做民宿。

  “一年租金6000元,有客入住,一間房一晚還能得10元。”這事,一家人都贊成。賴福山笑言,“我們也想沾沾旅游的光。”

  神山村有兩個村組,一個是神山組,一個是周山組,相距1公裡。老話說,自古神山一條路,走到周山路一條,必須原路返回。雖屬一個村,卻像兩個世界:神山組游客爆棚,周山組鮮有人至。

  2017年,有企業到神山村開發民宿。僅有15戶的周山組,有7戶簽了房屋出租合同。

  “少數人富不算富,共同富裕才是真富。”挂點聯系神山村一年多,茅坪鄉干部李燕平說,“要讓更多村民融進來,一起增收致富奔小康。”

  近3年間,記者多次走進神山村。與前兩年相比,這一年神山村的發展似乎變慢了:有的規劃尚未落實,有的道路仍在建設,有的工程剛起了頭。

  “一開始要做的事很多,變化比較明顯。現在做提升,勁都使在暗處。”在劉曉泉看來,這是神山村必經的階段。“后續發展要靠市場,不然現在搞得漂漂亮亮,沒有市場主體運營維護,難免走向衰落。”

  一系列動作,正悄然展開。向外看,黃洋界、神山村、八角樓連點成線,一條精品旅游線路即將打通。向內看,神山學院規劃設計完成,糍粑小鎮加快推進,民宿改造雛形漸顯。

  那年跟總書記一起打糍粑的李宗吾,剛把客廳的水泥地換成了水磨石,二樓正逐間改造。他還有個計劃:收拾一下存放雜物的倉庫,夫妻倆住過去﹔騰出來的房子,全部做民宿。

  之前,兒子貸款做生意失敗,李宗吾再遇事,堅決不貸款。可看到企業投資的民宿項目進展飛快,他有些坐不住。這天,正巧趕上井岡山農商行來做金融扶貧宣講,他也領了一張票去聽。

  “生活好的過得更好,生活一般的上台階,脫貧致富的果子越結越實。”左香雲也在找資金,想幫村裡修條旅游環形路,沿線增設攤位,讓住得偏的村民也來掙錢。

  離開神山村,陰雨天行將結束。之前被冰凍壓彎的翠竹身姿漸挺,耳畔回響起村民的話:“過段時間你們再來,一定會有新看頭!”

  

  延伸閱讀

  黨的十八大以來,江西省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扶貧工作的重要論述,盡銳出戰、攻堅克難,大力實施十大脫貧攻堅工程等一系列重大舉措,脫貧攻堅取得了決定性進展。聚焦深度貧困村和特殊貧困人口,按照“兩不愁、三保障”標准,加快貧困群眾脫貧致富步伐,改善貧困群眾生產生活條件。推進產業扶貧、易地搬遷扶貧、就業扶貧、教育扶貧、健康扶貧等,下足繡花功夫,層層壓實責任,注重激發貧困群眾內生動力。把提高脫貧質量放在首位,確保脫真貧、真脫貧、不返貧。2018年全年實現42萬貧困人口脫貧、1000個貧困村退出、10個貧困縣達到摘帽條件。通過2018年努力攻堅,江西貧困縣有望減至7個,貧困人口降至50萬以下。


  《 人民日報 》( 2019年01月30日 01 版)
(責編: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