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探索建立“街鄉吹哨、部門報到”機制(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

在16個區169個街鄉進行試點,破解基層治理難題

2018年12月10日04:2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本報北京12月9日電  (記者朱競若、賀勇、王昊男)告別對酒高歌、高分貝鬧夜,讓什剎海靜下來,再現綠柳垂蔭、碧水藍天、荷香鳥鳴、臨水信步的美景,曾是北京市民的呼聲、首都老城的夢想。然而,“看得見的管不著,管得著的看不見”,沿線產權單位錯綜復雜,管理職能分散在政府的各個部門,什剎海街道覺得改進治理難度真大。

  2017年9月,北京市創新推出“街鄉吹哨、部門報到”機制,並作為2018年全市“1號改革課題”,在16個區169個街鄉進行試點,開啟了新的基層綜合治理模式。什剎海街道作為北京最基層的行政單位,用起“吹哨”賦權,國土、測繪、規劃等部門應聲而至,城管、環保、園林、國土、工商、食藥等職能部門集中下沉到街道“報到”,過去的分散式執法,變為“抱團”治理。

  什剎海街道一聲哨響,違法建設拆了,站在銀錠橋上,又能看見鐘鼓樓了!兩聲哨響,黑車黑導游整治了,亂哄哄的酒吧音樂降下來了!三聲哨響,環湖步道七大堵點全部打通。“安靜了,暢通了,宜居了!”什剎海街道板橋三條的居民洪潤生發自肺腑地說。

  一個人口激增的特大型城市,治理難點很多,醫院、學校門口都是堵點,打通涉及各級各類單位﹔一個四合院,聚居了四面八方人口,違建滿院、處處垃圾﹔回龍觀、天通苑,各有30萬人口聚居,公共服務喊急……一個個難點,正是群眾心中的痛點。

  “吹哨報到”機制源自基層探索,它服務基層,通過職能“補位”,發揮難點“攻堅”作用。它不增加機構人員,卻能啃下硬骨頭,對久治不愈的頑症,產生了特效。魏窯村緊鄰天通苑,戶籍人口500多人,外來人口最多時聚至2萬人。“吹哨報到”機制實施以來,違建逐步拆除,派出所駐村提供服務,村裡有了公共服務大廳、都市化的大超市、刷卡充電的電動車專用車棚,出租房屋用上了人臉識別門禁,村規民約也建立了起來。

  給基層賦權,是“吹哨報到”機制的一個重要創新。通過賦權,基層單位有了臨時指揮調動權,極大地激發了積極性主動性。北京規定,綜合執法、重點工作、應急處置三種情形,基層可以吹哨,部門必須響應。經過探索和總結,“報到”形成四種樣式:一是駐區黨組織和在職黨員雙報到,二是執法力量到基層綜合執法平台報到,三是街道干部任街巷長到基層報到,四是通過“周末衛生大掃除”組織黨員干部到現場報到。

  黨員報到,使“吹哨報到”機制擁有了精神特質和活的靈魂。黨建引領,北京市在實踐中總結出了“社區吹哨、黨員報到”新做法,今年4月底前,全市市屬9175個法人單位黨組織、71.73萬在職黨員全部回屬在(居住地)街鄉、社區(村)報到,黨員們在基層治理中獻計出力,成為充滿活力的富氧細胞。

  北京市各區、各街鄉依托“吹哨報到”機制,發現、處置問題更加及時有效,重點難點工作取得新突破。據介紹,北京將在全市全面推廣這一機制,堅持以黨建引領建立基層治理的應急機制、服務群眾的響應機制、打通抓落實“最后一公裡”的工作機制,使之在攻堅克難中發揮重要作用。

  (相關報道見第九版)


  《 人民日報 》( 2018年12月10日 01 版)

(責編: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