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創新這個“第一動力”更強勁(大督查在行動)

——2018年國務院大督查綜述之三

本報記者

2018年09月09日05:5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創新是第一動力,創新決勝未來。近年來,黨中央、國務院出台了一系列促進科技創新的政策措施。這些創新政策能否落地生根?各地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總體情況如何?激發科技創新活力,還有哪些“制度藩籬”?連日來,圍繞推進創新驅動發展,主要是激發科技創新活力、打造“雙創”升級版情況,國務院31個督查組展開了深入督查。

  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深入實施,支撐新舊動能轉換,推動新產業、新模式、新業態不斷涌現

  (鏡頭)在洛陽國家級科技企業孵化器中科科技園,一間300多平方米的納米膜車間,年產值竟在1億元以上!中科院蘇州納米技術與納米仿生研究所博士生導師馬宏偉的納米膜技術,生動詮釋著創新驅動的力量。洛陽近年來以創新政策激發大院大所活力,重點發展先進制造裝備、新材料和電子信息主導產業,積極培育機器人及智能制造、新能源和生物醫藥等新興產業和特色產業,有效推動了產業創新升級。

  督查發現,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在各地深入實施,科技創新對經濟社會發展的支撐引領作用不斷增強。

  在新疆烏魯木齊高新區,負責人向第三十一督查組介紹,烏魯木齊高新區在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宏觀環境下,2018年上半年實現地區生產總值507.6億元,同比增長9.8%﹔實現固定資產投資172.6億元,同比增長36.4%。這主要得益於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實施。高新區大力發展智慧安防產業、積極推動創新藥研發,還拿出“真金白銀”引才留才,對新疆企業科技創新、產業轉型升級發揮了引領作用。

  創新驅動,支撐新舊動能轉換,傳統產業加快改造提升。第十督查組在江蘇發現,江蘇以智能化、綠色化、高端化為方向,引導傳統產業企業加大改造提升力度,高耗能行業投資同比下降9.8%。戰略性新興產業、高新技術產業產值佔規模以上工業比重分別達到32%和43.5%。

  在天津,第二督查組來到位於北辰區的景恆再生合金材料公司暗訪時發現,廠內一片寂靜,沒有絲毫生產跡象。高大的廠房內,煉爐和變壓器還保持著拆卸查封狀態。據介紹,該企業去年7月就已停產。督查組了解到,今年以來,天津精准發力去產能,同時積極幫助中小企業進行轉型升級,明確產業轉型、改造提升、結構調整、載體升級等路徑,累計4000余家企業完成創新轉型。

  創新驅動,推動新產業、新模式、新業態不斷涌現。福建省近年來以促進創新發展為主線,數字經濟總規模已突破1萬億元,佔地區生產總值1/3強。重慶市大力推動大數據智能化產業發展,已初步形成機器人及智能裝備制造等產業集群。今年上半年,全市大數據智能化產業規模達2282億元,同比增長21.7%。

  督查發現,中央有關科技政策得到落實,但預算編制過嚴過細、報銷難等問題依然存在,科技成果轉化仍面臨成果處置難、成果評估難、收益落實難等“三難”

  (鏡頭)“天津有個‘億元教授’!”第二督查組在天津高校、科研院所等走訪時了解到, 中國科學院天津工業生物技術研究所研究員張學禮通過一批技術成果轉讓,成為天津首位“億元教授”。“這些都是得益於國家政策對科研人員創新創業的支持,也感謝所裡創新考核評價的激勵。”張學禮說。為了更好激發科研人員的創新活力,天津不斷加大高校和科研院所績效工資分配自主權、落實科技成果轉化收益分配自主權和橫向項目收入分配自主權,越來越多的科研人員從中獲益。

  “感謝科學的人才評價機制,為‘克隆猴’團隊潛心科研營造了良好的環境。”第九督查組在上海了解到,2018年1月,中科院神經科學研究所“靈長類體細胞克隆猴科研團隊”成功培育出世界首例體細胞克隆猴,取得重大原創成果。督查中發現,中科院神經所在有關人才評價中,不唯“出身”、不唯“帽子”、不唯“學歷”:團隊負責人孫強既無海歸背景,也沒有光鮮“帽子”,神經所根據他的實踐經驗和技術水平,破格由其領導非人靈長類研究平台建設﹔核心成員博士后劉真是中科院土生土長的青年科學家﹔首席獸醫王燕隻有高中學歷……

  近年來,為推動科研管理領域“放管服”改革,消除有礙釋放創新活力的繁文縟節,為科研單位和科研人員鬆綁減負,黨中央、國務院在科研項目和資金管理、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科研人員收入分配、科技評價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改革措施,直擊科研人員長期反映的難點、堵點、痛點,受到了科技界的熱烈歡迎。督查發現,這些改革舉措在地方有些已經得到落實,發揮了積極效果,但仍有部分政策措施在不同地區、不同機構的落地生效上還存在問題。

  在科研項目和資金管理使用方面,部分科研人員反映仍然存在預算編制過嚴過細、報銷難、科研單位自主權沒有得到充分發揮等問題。

  第十七督查組在湖北發現,國家科技重大專項項目預算編制要求過細,驗收流程復雜、耗時長、成本高。以督查組核查的某重大專項預算編制為例,需按照不同資金類型和不同費用類型分別填報設備費、材料費等各約16張、共約64張預算明細表。預算表中各預算科目測算繁雜,如材料費測算需要具體到試管、濾膜等的具體單價、數量,填寫復雜的測算明細表,並要求附有公章的市場報價作為預算依據。課題驗收需要經歷7個環節、約15次左右的小環節,且提交資料繁多。在課題財務驗收時,除審計報告外,還要求提供大量的財務憑証及附件等。

  “我們搞農業科研的,報銷還是很難。”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墾科學院,科研人員向督查組反映,一些需要租賃農民農田或聘用農民工的實驗活動,無法提供票據,但院裡的財務管理辦法又明確規定“所有經費支出必須取得合法的原始憑証並嚴格執行有關財務制度”,導致這些費用很難報銷。督查組認為,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墾科學院對《關於進一步完善中央財政科研項目資金管理等政策的若干意見》等文件精神未全面貫徹到位,應盡快整改,加大改革力度。

  第十督查組在江蘇了解到,盡管有關文件賦予法人單位更多的資金管理自主權,但實際操作中缺乏可參照的實施細則,導致承擔單位的財務管理部門不敢擅自放開,降低了科研人員的獲得感。

  科技成果轉化是科技轉變成現實生產力的重要途徑,督查發現,受多種因素制約,科技成果轉化仍然面臨“成果處置難”“成果評估難”“收益落實難”等“三難”,影響著轉化的速度和成效。第一督查組在首都醫科大學、北京工業大學座談時了解到,從實驗室成果到市場成果的中間階段缺乏有效支持,中試項目、應用類項目很難申請國家項目經費,社會資本又不願投入,造成很多科研成果難以跨越這一階段。科研人員建議,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應進一步加大改革力度,簡化評估審核程序,支持發展專業的中介組織和第三方評估機構等。

  各地積極探索打造“雙創”升級版,但中小企業貸款難、人才激勵評價難到位等問題仍有待破解

  (鏡頭)“我們公司是‘園中園’模式的受益者,今年就能搬進自己的辦公樓了!”在第十督查組的座談會上,誠邁科技相關負責人高興地說。原來,隨著企業的發展壯大,該公司想自己修建辦公樓,卻在具體操作時犯起了愁。針對一批有同樣需求的成長型中小企業,南京軟件谷園區推出了“聯合拿地、統一規劃、聯合建設、分割出讓、統一配套、集中托管”的“園中園”模式。“這種模式至少幫我們節省了一個團隊的人力成本開支,也讓企業能更專注於創新發展。”

  近年來,各地在優化“雙創”政策環境、打造“雙創”升級版等方面進行了積極探索,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第九督查組在上海了解到,上海對標全球創新創業生態體系,加強創新創業主體培育、載體完善、生態營造等,持續提升上海創新創業的“國際化”競爭力。

  “要讓知識產權從‘專利証書’變成‘真金白銀’,從而為企業解決資金缺口和融資難題。”華北知識產權運營中心負責人向督查組介紹,該中心推動成立的知識產權運營基金促進了“專利+技術+資本+產業”的有效融合,2017年至今,有60家企業獲得專利質押貸款90筆,貸款金額41億元。

  但是,督查中也發現,仍有一批制約創新創業的難題有待破解,如政策銜接不順暢、中小企業貸款難、人才激勵評價難到位等問題。

  金融支持不協調、直接融資比重偏低、貸款難是創新型企業普遍反映的難題。“我們這種高科技企業沒有什麼固定資產,銀行要求必須要有抵押物,即使公司的現金流再好、利潤再好也不行。”天津安捷公共設施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龐文魁說。河南的農民創業代表趙俊海也反映:“我帶領大伙創辦農民專業合作社6年了,一分錢貸款都沒獲得。”

  人才激勵評價機制不到位、用人留人難,也是“雙創”中出現的共性問題。“好不容易從北京、上海、深圳挖來人才,但各項配套措施跟不上,最后還是很難留住人才。”河南雲帆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有關負責人說。第十六督查組在河南發現,一些國企的雙創示范基地,受工資總額等因素制約,缺乏人才長效激勵機制,影響了創新主體的活力和動力。

  第十一督查組在與浙江省民營企業座談中了解到,網易公司現有5000余名員工,大部分擁有高學歷,但僅有7名高級工程師。民營企業普遍反映,現行的職稱評價比較看重學歷、論文、專著、專利等成果,難以反映一線工程師的實際能力。督查組建議,相關主管部門應加強調查研究,提出符合民營企業發展特點、科學合理的高工評定標准。

  (記者馮華、謝衛群、任勝利、尹曉宇、扎西、胡仁巴、劉洪超)


  《 人民日報 》( 2018年09月09日 02 版)

(責編: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