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貧攻堅、指導黨建、督導巡察,多地探索用好轉任非領導崗位干部

新的舞台 新的作為(干部狀態新觀察)

本報記者  張  文  楊文明  朱佩嫻  潘俊強

2018年08月29日04:4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這兩天就跑了6個村,腿都累得直打顫。”脫貧攻堅深入推進,四川廣元市昭化區統籌15名轉任非領導崗位干部,組建專項督導組在工作日隨機抽查駐村幫扶工作,參加督導組的周某表示。“核實脫貧指標,還要聯系各幫扶單位督促整改落實。原本以為退出領導崗位,工作會清閑些,哪承想這麼充實啊。”周某笑著說。

  廣元市的做法,只是多地調動轉任非領導崗位干部工作積極性的一個縮影。轉任非領導崗位干部的工作狀態怎樣?如何優化管理,用好這批寶貴的干部資源?記者赴多地調研。

  心態

  “‘轉非’可以解決干部天花板現象,也利於發揮年輕干部的積極性,大多數人都能理性看待”

  西部某省正處級干部張赫(化名)在正式退休前,曾在非領導崗位上干了5年,雖然不再擔任單位一把手,但張赫並未閑著,在多個市級督察組、領導小組工作。

  根據西部某地市組織部門測算,當地因年齡因素轉任非領導崗位的干部,大概佔到全部干部的10%。記者調查發現,因優化調整干部隊伍等原因,西部某省多個地市都有對轉任非領導崗位干部的不成文規定,“轉非”后保留原待遇,收入差別不太大。那麼他們的心態如何呢?

  說起53歲退出領導崗位,原任中部某縣工商局副局長李林(化名)覺得“很正常”,就是“各項工作補貼沒有了,實際上比在崗工資低”。他感慨道:“覺得自己還能干,但你不走,年輕人上不來,也不行。”

  “除去身體等原因,其實大部分退出領導崗位的干部才50多歲,正是單位骨干。”西部某省地市組織部門干部說,“然而在不少部門,因為職位有限,如這些干部退休時再退出領導崗位,就會擠壓其他干部的上升空間。‘轉非’可以解決干部天花板現象,也利於發揮年輕干部的積極性,大多數人都能理性看待。”

  但也有個別轉任非領導崗位干部“腦子轉不過彎”,趁機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工作不在狀態。

  “轉任非領導崗位干部的表現因人而異,有的仍然干勁十足,在單位繼續發揮積極作用﹔有的工作散漫,慢作為或不作為,甚至長期‘失聯’。” 東部某省鄉鎮干部李耐(化名)介紹說。

  據了解,2017年底,四川甘孜州開展“吃空餉”專項治理,僅甘孜州丹巴縣便清理長期病假19人,對31名工作人員違規領取崗位津貼進行停發,開除1名長期不請假外出人員,處理2名長期不在崗人員。這些人員中不乏轉任非領導崗位的干部。

  西部某省某局局長孟良(化名)表示,“我們單位老李退出領導崗位后,我常向他請教問題,他也樂於解答。有些具體工作我忙不開,他也願意搭把手。”孟良認為,“我的原則是尊重轉任非領導崗位干部意願,適度安排一些工作,讓他們保持狀態。”

  探索

  組織部門探索統籌管理使用,大多安排“轉非”干部承擔扶貧攻堅、指導基層黨建等任務

  在四川,不少地區組織人事部門已出台相應制度,為轉任非領導崗位干部提供繼續發揮作用的機會。眉山市青神縣出台了《關於進一步發揮退出領導崗位干部作用的意見》,明確了領導責任、搭建平台、工作目標、激勵措施等一系列管理舉措,由縣委組織部負責成立5個黨建工作督導組,邀請部分轉任非領導崗位干部擔任基層黨建指導員,並由縣委宣傳部組織他們組建了10個理論宣講團,每月定期到學校、基層黨組織開展宣講。

  “為了更好使用轉任非領導崗位干部,有的地方採取了加強考核的方式,但效果一般。”西部某地市組織部門負責人認為,“目前看,相對有效的方式是上一級組織部門統一管理使用,當前脫貧攻堅、巡察督查工作任務不少,可以抽調部分還有干事意願的老同志。”

  在如火如荼的扶貧攻堅工作中,大量轉任非領導崗位干部正被動員投入到一線。四川涼山州雷波縣通過召開退出領導崗位干部座談會,動員全縣轉任非領導崗位干部加入駐村“第一書記”隊伍。“我們縣貧困村數量多,攻堅難度大,很多轉任非領導崗位干部都是從基層一線走出來的,理論水平高、組織協調能力強,有助於扶貧攻堅。”該縣組織人事部門負責人表示。

  “退出領導職位后,照樣能被評為先進個人!”四川青神縣一名退出領導崗位的干部被派往某項工程項目中負責報批,依靠從事過綜合協調、征地等相關工作的豐富經驗,不僅出色地完成了工作任務,還獲得了縣裡嘉獎。他表示,“隻要人還在崗,工作狀態就不能‘掉線’。”

  “來企業發揮余熱,也挺好!”李林3年前退出領導崗位后,按照當地統一安排,到中部某縣龍頭企業任黨委副書記。“當時全國在大力推行非公黨建,但很多企業對黨建工作不知該從何抓起,縣裡就把我們分到各個企業裡,指導他們成立黨支部。”李林指導的企業黨建工作近年來走在全縣的前列,他欣慰地說:“這証明咱還能干點事。”

  中部某縣曾制定了《退二線鄉科級干部管理辦法》,鼓勵退二線領導干部到農村兩委幫助工作,到非公有制企業擔任黨組織書記﹔對繼續在本單位工作的,可分管一定工作,列席班子成員辦公會議等。“其實不少干部跟我一樣,都還有干事能力和動力,關鍵要通過制度設計提供能干事的工作平台。”張赫說,“我們這樣的干部工作經驗比較豐富,如果現任領導來咨詢甚至安排工作,還是願意干活的。”


  《 人民日報 》( 2018年08月29日 11 版)
(責編:袁勃、曹昆)